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君子好逑(一)

宇智波佐助今年刚满七岁。村子里的人都说这个孩子长得十分讨喜,乌黑发亮的头发,漆黑如墨的眼睛,衬着本就白色的皮肤更显其乖巧可爱。而且他十分安静,不跟同龄的孩子一般爱闹腾,总是认真完成学堂里夫子的作业,或是坐在家门口大声读几句诗,或是用小小的手执起长长的毛笔在纸上练字。他的记忆力极好,天生聪慧灵敏,夫子新传授的东西他一学就会,夫子每天都会当着所有小朋友的面把他夸赞一遍,村子里的人也都说他是小神童。但是这个孩子听到这些同龄孩子钦佩羡慕的赞美之词时,并未表现出开心或愉悦。

因为跟他那位三岁读唐诗,五岁背宋词,七岁读元曲,十岁熟背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到现在十二岁都能吟诗作对一番的哥哥来说只不过是凤毛麟角。无所谓,佐助心想,反正他比哥哥要小,多得是时间来超越他。

“好啦,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了,”夫子抚摸着花白的胡须,沟壑纵横的一张脸上稍显疲惫,不过依旧慈祥和蔼,“大家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关雎》背诵下来。”

“猿飞老夫子再见!”面孔稚嫩的孩子们整齐的跟夫子道别,脆生生的童音就跟学堂门口那串风铃一般悦耳动听。

“哎呀,猿飞老夫子真讨厌,干嘛天天都要布置作业嘛,”这是唯一一个发出抱怨的孩子,他灿金色的头发在夕阳的映照下灼灼生辉,碧蓝的眼睛此刻却仿佛被乌云遮蔽的晴空,尽是沮丧和烦恼,肉嘟嘟的小脸像个肉包子似的皱成一团。

“白痴,”他抬眼一看,果然是佐助,“学堂里都没什么人了,还不快走。”

“哦,”鸣人收拾收拾东西,也没了心思跟他斗嘴。

两个小孩子一前一后走在小径上,时值夏日,夕阳如火,红艳动人,便是太阳已经快西沉的时刻仍是闷热难耐。老黄牛“哞哞”叫着,放牛娃坐在背上汗流浃背,没了平日轻吹牧笛的悠闲自在。几户人家门口的大黄狗伸出舌头“哼哧”吐气,平日里摇的欢脱的尾巴此刻却耷拉着一动不动。蝉声聒噪,不绝于耳,好在有成群的树荫蔽日。

“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佐助斜着眼睛看着低垂着脑袋,毫无生气的鸣人,表面上装作冷酷随意的问道。

“手被夫子打疼了。”鸣人嘟起粉嫩饱满的嘴唇,蓝眸里写满着灰败和疲倦。他摊开红红的手心,放到佐助面前试图引起他的同情。不过也确实不假,猿飞老夫子的戒尺又厚又硬,在手心敲上一下就火辣辣的疼,更何况是鸣人今天还挨了好几下。

“切,谁叫你这吊车尾的连一首《蒹葭》都背不出来,还尽在课堂上捣乱。”嘴上嫌弃而训斥着,但手早已不听使唤的拿过鸣人的手,放在嘴边哈着气,专注又认真,温柔而细致,小心而谨慎,唯恐把这个白痴的手给弄的更疼了。鸣人看着佐助专心致志的模样,傻乎乎的笑了出来,眼睛的眯成了两弯月牙,“嘻嘻,我就知道佐助最好了。”

闻言,佐助立马放开了鸣人的手,昂起脑袋,下巴高高的抬起,略长的黑发遮住了耳尖那抹淡淡的红,“嘁,还不是因为你这白痴太笨了。”

“哼,干嘛老是说我笨嘛,”鸣人戳戳佐助的手,颇有些撒娇的味道。

佐助顺势将鸣人的手握在掌心,眼睛目视着前方,云淡风轻的说道,“快回家吧。”

“好!”明眸皓齿,眼波澄澈,只要是在佐助面前,这干净温暖的笑容便可以持续一生。

“喂喂喂,佐助,今天的《关雎》你会背了吗?”

“在课堂上就会了。”

“那你可以教我背下来吗?”

“哼,白痴,背书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人教?”

“混蛋佐助,不要再喊我白痴啊,吊车尾了啊,本来很聪明的一个人,被你这么喊要是真的变笨了怎么办啊…”他的声音逐渐细若蚊呐,即使没有低头看他,佐助也能想象出这个吊车尾蠢蠢埋怨的模样。佐助有些忍俊不禁,鸣人看到他的嘴角边轻轻上扬的弧度,就知道佐助定是在取笑自己,“哼,你还笑!再也不理混蛋佐助了!”
“你敢?!”佐助猛的低头狠狠扫他一眼,小小年纪眼神却犀利如锋,鸣人毫不畏惧与他对视,“哼”的一声自以为气场强大。两个小孩说着无意义的话,拌着无意义的嘴,身后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宛如一个整体。

“爹,娘,我回来了,”佐助放下小书包,爹坐在一旁研究着账本,时不时抿口茶水,眉头轻轻蹙起,娘还在厨房忙活着最后一道菜。唯独不见哥哥的身影。

佐助走进厨房帮娘亲端菜出来,美琴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脑袋,“谢谢小佐助啦,今天在学堂辛苦了。”

“不辛苦的,娘。”

三人坐上饭桌,佐助面前一盘红红的番茄,色香俱全,一尝,果然滋味诱人。佐助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问道,“哥哥去哪里了?”

“他去找你止水表哥玩儿去啦。”

“哦,”佐助不高兴的眨眨眼,明明家里有一个弟弟那个家伙还老是去找别人玩儿,哼,还好我有鸣人。

“佐助啊,你哥哥在这个年纪唐诗宋词元曲可就样样精通了,你也要好好努力,不能输给他,”富岳一边慢条斯理的朝嘴里递着菜,一边不忘循循善诱的教导着佐助,“争取以后你们两个都能上京赶考,咱们家出两个状元也说不定。”

“行啦,孩子还这么小,别给他压力。”

“就是要从小开始教导才行。”

“我知道了爹,我会用功读书的。”佐助静静地回答。用完晚餐,佐助跟爹娘说了一声便开心的跑到鸣人家去了。

“干爹,干娘,我来教鸣人背书了,”佐助礼貌的敲开门扉,在水门和玖辛奈面前,佐助永远是这么一副斯斯文文,乖巧懂事的模样,跟他们家那个顽劣调皮,大大咧咧的熊孩子完全不同。

“佐助你来啦,”水门温柔的笑道,“但鸣人现在出去玩儿了。”

“哎,鸣人那臭小鬼,总是贪玩儿,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玖辛奈甩甩火红的头发,插起腰杆认真的说道,“不好意思啊,佐助,害你白跑一趟啦。”

“没关系的,干爹干娘,你们能告诉我他去哪里玩了吗?”

“好像是说和鹿丸,牙,还有小李他们去溪边捉鱼去了吧。”

“知道了。”

转过身,佐助白皙的小脸笼上阴霾,小小身板却大步流星,身姿坚挺,浑身上下透露着“生人勿近”四个字。此时已经傍晚,有几颗碎星飘在夜空,道路上几丝凉风习习,而佐助只管朝溪边大步走去。还未走到跟前,在枝林掩映的缝隙中,就泄出了欢声笑语。

鸣人卷起裤腿,双脚踏在溪水中,和另外几个孩子不亦乐乎的打着水仗,水滴沾在他圆乎乎的脸颊上,流过三条须痕,流过水润的唇边,滴在了他的脖颈处,顺延而下。佐助皱着眉头看他们嘻嘻哈哈的忘我模样,如鬼魅一般走到溪边悠悠说道,“吊车尾的,你不是说要我教你背书的吗?”听的鸣人背脊生寒,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气氛就此中断,笑声戛然而止,佐助走到溪边,一挥胳膊拉起鸣人就走。剩余三人呆愣片刻转而又恢复如常,继续玩闹。

“你拉的我的胳膊好疼啊佐助。”鸣人皱眉,想要从他的掌心挣脱束缚,佐助停下脚步,却并未松手,他直直盯着鸣人,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说道,“我们两个是订了娃娃亲的,以后你不可以跟除了我之外的男孩玩。”

“这……”鸣人无法反驳,木然的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前进,默许了宇智波佐助霸道又任性的行为。有些人生来就是要被他吃的死死的,漩涡鸣人在长大后回想起佐助从小到大的性格时,感叹着。

几只萤火虫飞了出来,莹莹绿光,闪闪烁烁,飘飞在自己和佐助身边,鸣人忍不住用手捉了一只放在手心,“佐助佐助,你看,是不很漂亮啊!”他回眸,萤火虫的微光倒映在他如夜般深沉的眸子里,霎时间,比满天星光还要璀璨细碎。鸣人看的呆呆的,突然耳边就响起了夫子今天课堂上的教的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咦?好像哪里不对劲?哪有什么窈窕淑女?

“切,想什么呢,吊车尾的。”

“嘿嘿,没什么,只是觉得佐助长得真好看。”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夏日的夜晚,像寺庙里的木鱼声,余韵悠长,敲击在佐助的耳边,引得那颗平日里不轻易喜怒的心,怦怦直跳。

“白痴。”他勾起嘴角轻轻微笑,胜过夜空漫天繁星。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佐助也想起了这首诗。我不是什么君子,所以我的好逑,不需要窈窕淑女。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