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君子好逑(楔子)

一,古代架空
二,中长篇不定,可能会坑
三,甜向无虐

                               楔子
    且说火之国某个依山傍水,湖光一色,鸟语花香,四季分明的地方,有一个鲜少为外人所知的小村庄,名唤木叶。村后群山峻岭,云雾缭绕,壮美宏丽,村前小桥流水,溪流涓涓,环佩叮当。村子周围绿树成荫,古木参天,枝繁叶茂。春有百花,夏有凉风,秋有暖阳,冬有白雪。四时光景,各有千秋,美不胜收,叹为观止。

此地民风淳朴,安宁平和,村民们亲如一家。东家宰了头牛,西家杀了只鸡,北家得了块珍宝,南家捡了块虎皮,珍馐美食,一同品尝,奇珍异宝,一同共享,融洽的没有一丝隔阂,亲密的仿佛个个都是血缘至亲。平淡而充实的日子,惬意又宁静,从未发生过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也不会有无聊之人兴风作浪故生事端,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也未尝不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偶尔流传下几段闲时故事,也是几场风花雪月的风流佳话,一段情,一双人,再加个一生一世白头到老的海誓山盟。

    夕阳西下,田家农舍炊烟袅袅,飘香四溢。几个放牛娃坐在大黄牛上吹着破旧的横笛缓缓的行回家中,几个村妇从菜园田地间拿着新鲜蔬菜喜气洋洋的踏着步子,几个壮汉推着牛车从远处的镇上满载而归,口袋中装着今日收获的碎银子,额头挂着豆粒大的汗,嘴角却擒着满足的笑。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在小径上气喘吁吁的奔跑着,黑发在背后松松的用头绳绑着,小小年纪眼睑下方却有两道浅浅的沟纹,真是少年老成,看来日后必定大有担当。可惜也只是四五岁罢了,终是脱不了孩子气的模样。

    “哟,鼬娃子,咋这么急着跑呢?”正在喂猪的山中大叔看见匆匆而过的鼬,忍不住好笑的问着,许是鲜少看见这孩子这么激动狂喜的样子,禁不住好奇心。

    “山中大叔,我有喜事赶紧要回家跟娘亲说!”

    “哟,是什么喜事啊……”山中大叔还欲问上几句,鼬就已经消失在了小路尽头。

“这孩子……”山中大叔笑了笑,望着那瘦小的背影,轻声嘀咕着。

   “娘亲,我回来了,”鼬推开门,手捂住出气不匀的胸口,小小的身板像是累的要摇摇欲坠似的。美琴正在内屋跟佐助喂奶,听到声音就抱着佐助走了出来,瞧见鼬累的气喘吁吁,柔声道:“这是干了什么呀?累成这样子?快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鼬笑了笑,走到近旁伸长脖子看了看娘亲怀里的弟弟,说道:“娘亲!干娘生了!”

“啊?真的啊?玖辛奈生了?”

“是的!”鼬喜不自胜的说着,“我有小弟媳啦!”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呢?”美琴拍了拍他的脑袋,摇摇头,问道:“生的是女孩?”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生了。”

“那你就满口的喊着弟媳啊,你这孩子哟……”

“是你们说要把干娘怀里的孩子跟佐助订娃娃亲的嘛,现在生了我不就是有弟媳了吗?”

“算了,不跟你扯这个了,咱们先去看看他们吧。”

鼬一路上蹦蹦跳跳的跟着娘亲一同到了玖辛奈和水门的家里,晚霞染红了半边天,映着他小小的影子活泼又生动,静谧的黄昏竟变得比黎明更富有朝气。

佐助推开了水门家的大门,木门“嘎吱”的声音清脆的如铃响,“干爹干娘,我和娘亲来看你们啦!”闻声,水门赶忙从屋内走到了门口,刚刚做了父亲的人,好像一瞬间褪去了先前的青涩,变得稳重而成熟太多,温和的笑容让人看了心里一暖。“美琴来啦,”水门招呼着美琴,几个人一同走进了内屋去探望玖辛奈。

“富岳还没回来吗?”水门随意的问道。

“他在镇上办点生意,估计要迟些才会回来,我让他明天再来看看你们。”

屋内弥漫着奶香,淡淡的,玖辛奈抱着鸣人卧躺在床边,一双眼里只有这个怀中的孩子,目光柔柔,春风化雨,温情似水,细腻悠长。

一头长长的红发铺展在床榻上,比屋外的晚霞还要艳丽,脸色有几分苍白,孱弱的模样跟平时那个风风火火的泼辣女子判若两人,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比之前的每一天都要喜悦,她抱着怀中的孩子,抬头冲美琴笑道:“美琴你来啦,快来看看小鸣人。”

金色的头发,蓝色的双眸,像极了父亲,脸颊边着像猫咪一样的须痕胎记,配上粉嘟嘟的像两张个团子似的小脸,真是可爱的直让人想揉进怀里。“是个男孩啊…”美琴笑了笑,摸摸鸣人的脸蛋,又看了看怀中的佐助。

“娘亲,娘亲,干娘,干爹,我也要看小鸣人!”鼬在几个大人之间挤出了一个小脑袋,睁大眼睛盯着玖辛奈怀里的鸣人,两只手小心的抚摸着他,唯恐把这个脆弱的像个瓷娃娃的小婴儿弄疼了,此时鸣人正闭着眼睛睡觉小嘴巴砸吧砸吧发出“啪啪”的声音,身上充满着浓浓的奶香,鼬忍不住往鸣人跟前又近了一些,看了好半天,突然大笑着说道:“小鸣人,你以后就是我弟媳啦!”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呢?”美琴嗔笑着拍了一下鼬的脑袋,“都说了是男孩了,还胡乱喊着什么弟媳啊?!”

     逗得水门和玖辛奈一起哈哈大笑,满屋瞬间盈满了喜悦的氛围,甚至就连空气也仿佛是喜滋滋的味道,鼬嘟着嘴微微吃痛的抱着被娘亲拍过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谁说男孩就不能当我弟媳啦?!男孩就不能和佐助在一起了吗?”

三个大人也只是笑笑,美琴说道:“看来咱们之前的娃娃亲是没用啦,不过,两个男孩也不错,至少还能成拜把兄弟,义结金兰。”

水门和玖辛奈如是赞同,却突然美琴怀里的佐助“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凶猛,眼睛顿时就变得红红的,美琴心疼的哄着他,低声道:“乖宝宝,这是怎么啦?……”

佐助的哭声一下子把沉睡中的鸣人也唤醒了,鸣人也开始放声大哭,小小的屋子里一下子变得吵闹起来,两个孩子像是在暗中较劲,一个比一个大声,其中一个稍微停了会儿,发现另一个还在哭,于是又哭了起来,这样循环往复,怎么也停不下来,直愁的两个娘亲心疼又苦恼,低低的哄着各自的孩子,极尽温柔。

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美琴怀里的佐助伸出了藕节似的小胳膊一个劲儿的往床上玖辛奈怀里的鸣人递着,两个娘亲对视一眼,虽然疑惑,但都把自家的孩子往对方孩子那里递进了一些,两只粉嘟嘟的小手缠到了一起,哭声也在此时戛然而止,安静平和的让人听的见在场每一个人的呼吸声。三个大人惊讶的双目圆睁,不过片刻后都解释为孩童之间的“惺惺相惜”,这个巧合的不同寻常的现象也很快抛到脑后不作他想,只是会在后来的日子里当作笑谈随口提上几句,便以为就此就会普普通通的过着今后的生活。

“我就说吧,佐助和小鸣人就应该在一起!娘亲,我还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止水哥哥,先走啦!”

鼬的一番话,当时直道是童言无忌,没想到多年后,竟然一语成真。两个婴儿的手莫名其妙的交握到了一起,却没想到,这一握,便是一生一世。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