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不回头(车)

一,原著向,接蛇窟重逢

二,短篇一发完

三,略暗黑,涉及弓虽女干情节

手痒了想写肉,且这几天重温火影被鸣宝一口一个“朋友”喊的很烦,所以就想让二少来小小的欺负一下鸣宝。

                                  

   鸣人根本没意识到佐助是如何一瞬间就落到了他旁边。太快了,他想,佐助现在是真的很强了。

     “与其在这里花费时间找我,还不如多花点时间修炼。”

      他用手臂揽着自己的脖子,袖口处的感觉冰冷清洌,说在耳边的话吐出的气息却是温热的,很矛盾。就像鸣人很矛盾自己现在这种因为极不自在的感觉而心跳加速的理由。

      “连朋友都救不出来的人怎么有资格当火影呢?你说是不是,佐助?”这是一句很官方的话,他故意强调了“朋友”两个字,又把自己这种苦苦追逐他,思念他的心思解释为自己是为了当一个更好的火影,他从未仔细深究这内在的理由,也或许是他认为根本没有什么别的理由。

     “上次是我一时高兴才留住你的小命,这次可能又因为一时高兴你会小命不保哦。”

       一时高兴?骗人。鸣人这么想着,这种敷衍扯淡信手拈来的谎话让他这个如此迟钝的人都听的出。不是这样的,在内心深处,佐助一定还是把自己当成好朋友的。他……

 佐助没有给他继续思考下去的时间。他感受到草薙抽出剑鞘的寒芒和凉意,以及佐助身上带着戏谑般的杀意。千鸟的电光在出手后就几乎是压倒性的优势,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佐助,你……”

他的话还没完全说出口,就感觉身体一轻,佐助的手臂箍紧在他的后腰,把自己朝他的方向靠拢,像是一种“带走”的姿势,“你……”鸣人的惊讶在后颈处一阵钻心的疼痛后戛然而止,他陷入了昏暗。昏迷前耳边是小樱,大和队长他们的惊呼声,眼前是佐助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眼睛,就像一个看不到尽头的黑洞,要把自己全部吞噬进去。

醒来的时候,眼睛被什么东西蒙着,全身都被绑的严严实实的。这种陌生的又阴森的感觉让鸣人很快挣扎起来,他开始扑腾着挣脱束缚,却重心不稳的倒在了一边,似乎是一张床上。他急切的滚来滚去,那绳子却没有丝毫松懈的阵势。

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佐助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带到这里呢。佐助人呢?

“佐助!”他开始呼喊起来,与刚进蛇窟寻找佐助的声音不同,这时的呼喊里包含的是不解和惊慌,没有那时的笃定和坚毅。

他听见了石门开的声音,缓缓的,低沉的,像是地狱深处传来的恶魔的低语。“佐助,是你吗?”

     没有回答,鸣人眼前的东西被揭开,的确是佐助。他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没有丝毫开口的意味,这更加让鸣人感到烦躁。

“混蛋佐助!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又绑着我干嘛?”

他看见佐助笑了,轻轻勾着嘴角,一个淡的几乎看不见的弧度,诡异而阴森。鸣人猜不中这笑中的意味,他惊讶的睁大眼睛,心如擂鼓。对未知的惶恐迫使他更加用力的开始挣扎起束缚自己的绳子。

无果。

那个人却不急不躁,保持着沉默。就像是在嗤笑自己的自不量力,又像是在嘲讽着自己不知所措的窘态。混蛋。鸣人咬牙,停止了动作,他对上佐助的眼睛,再次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宇智波佐助?小樱和大和队长他们呢?也被你们抓来了吗?”

“鸣人,”他弯下腰,像刚才在外面那样贴着自己的耳朵边说道,“我恐怕你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吧?”

低沉迷离的声线,不急不缓的诉说,鸣人觉得被他吞吐的气息所触及的皮肤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佐助抬起了头,恢复了刚才俯视的视线,他享受的看着鸣人眼中的讶异和愕然。他想起这个刚才还信誓旦旦胸有成竹的叫嚣着要拯救自己,把自己带回木叶的白痴,此刻眼中却一片涣散。那是属于自己的压迫感,让那张傻笑的脸泛不出一丝笑意,让那张平时夸夸其谈的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只剩下恐慌。

“你到底想干嘛?”

“你不是一直都说想把我带回木叶吗?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

鸣人垂眸,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我现在的能力的确不如你,刚才在外面你就已经能看出来了吧,我不知道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没什么意思。佐助恨恨的想到,心中冷笑着。他只是让这个白痴明白,自己不可能会跟他回木叶,自己随时可以了结他的命,他现在只是因为自己一时高兴而带回来的俘虏而已。

“佐助,回木叶吧。”

又是这句话,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劝说,这种自以为是的作为朋友的善意,这种斩不断又难缠的羁绊。佐助眸中的目光开始变得阴鸷,戾气从自身清冷漠然的气质里开始无声无息的蔓延。

“不可能。”他冷笑着回答。

“你……那你放我走啊!你把我绑在这儿到底是想干嘛?”鸣人瞪大眼睛看着佐助,心底的慌乱被他下意识的转换成了出口的嘶吼。这个混蛋,不回木叶,绑着自己,说什么证明自己有没有能力,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鸣人觉得有些委屈,他只是想帮助自己最好的朋友,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把他从仇恨中解救出来。为什么佐助会这样不领情?分开的这几年他到底被大蛇丸变成了一个怎样的人?

他想起了自己的思念。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独自看星星,还傻乎乎的对着流星许愿的自己。每天都拿起那张合照看一遍,用干净的纸小心的擦拭,尤其是他的那部分。他不想让佐助的模样沾上灰尘,他不想让关于佐助的记忆在自己心中淡薄,他每一天都想着如何更加强大,才能把佐助带回木叶。

事实呢?证明他这几年的努力毫无用处。他已经足够心痛,为什么这个人还要几次重复强调自己的无力呢?

鸣人正陷在对一些回忆中的痛苦里,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冰凉。他抬起头,惊讶的看着把手伸进自己衣服里的佐助。他不明所以,微张着嘴巴,像一个十足的白痴。

“是这里吧,”佐助问道,“上次就是这里被千鸟贯穿胸口的吧。”

终结之谷的千鸟,不仅在他胸口开了洞,也在他们之间劈开了一条深深的鸿沟。他能清楚的看见佐助就站在那边的悬崖上,可自己无论怎么呼喊,尖叫,他都不朝自己望过来。没有填平鸿沟找回他的能力,也没有让他能听见自己,看见自己的能力。他兀自徒劳的拼尽着全力,却仿佛都只是在唱着一场可笑的独角戏。

那人的手掌开始慢慢的在胸膛摸索,探寻。鸣人有点懵。他觉得这种动作很古怪,就算在以前和佐助的相处中,两人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举动,况且是在现在这种敌对的情况下。

“啊……”鸣人感觉胸前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被他的手指捏着。

“混蛋你干什么啊?!”鸣人扭动着身躯,可那手掌却不受任何影响。

“哼,”又是这种阴森诡异的冷笑,佐助增加了手指的力度,鸣人感到疼痛,可更多的还是不可置信的惊讶。“宇智波佐助,你…你变态啊…”

他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鸣人慌乱的气息有了片刻的平静,然而下一秒,佐助的手指却戳进了嘴巴里。

后续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35293747589288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