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毁灭(车)

  一,原著向,接佐助知晓鼬神的真相后

  二,短篇一发完

  三,依旧偏暗黑,虐,没什么逻辑,涉及弓虽女干情节

                                   毁灭

那个男人倒在了血雨中。雨水落在他的脸上,宛如泪滴。鲜血从嘴角,眼角流下,晕染开了脸上的水渍。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他没有挖掉自己的眼睛,而是跟儿时一般,在额头轻点一下,然后笑了,笑的那么悲凉,那么凄惨,又那么……温柔。他说,“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

原谅什么?佐助在那一刻想。算了,反正已经杀死了宇智波鼬,他死前莫名其妙的话和举动已经不值得自己深究了。或是佐助拒绝自己朝更深的方向去想。他已经报仇了。付出了某些或大或小的代价以后,经历了一段不怎么快乐的时光后,把自己深深的埋进仇恨中隔绝外界一切光明后,他成功了。他还来不及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他甚至连一丝快乐,平静,安宁都没有品尝到,就已经踏入了下一个仇恨里。

那个戴着面具的自称为宇智波斑的男人。真相来自于他的口中。呵,所谓的真相。把他曾经的一切,都在宇智波斑轻描淡写的说出了几句话之后,全然覆灭。仿佛成了一个笑话。他不想承认,他嘴上喊着“你在胡说什么?不可能,…”但内心已经开始承认,不然那些可疑的地方,又该怎么解释。灭族那天宇智波鼬的眼泪,宇智波鼬死前的笑容。开始,和终结,他竟然都没察觉到一点异样。他自以为自己一心有着目标,可没想到竟然活在谎言里。

佐助看着面前波澜壮阔的大海,呼啸的海风吹过他的脸,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规律而空灵,他站在那个地方,俯瞰着广阔无垠的海面,就像他此刻堕落到看不到尽头的深渊的心。摧毁木叶。他看着海,说道。妖冶的万花筒在漆黑的眸中鬼魅而森寒,衬着他骇人可怕的眼神,他像一个暗夜修罗,无声宣判着死刑。

直到他看到某个人。某个曾经喋喋不休,不知疲倦的喊着自己回木叶的人。“佐助…”那人的眼中没有了平时笃定坚持不管不顾的喊自己回去的神色,而是有些痛心,似乎还有着一丝同情。很讨厌,这样的眼神。非常以及十分的讨厌。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尤其是来自这个吊车尾的。雨还在下,他金色的头发湿漉漉的,蓝色的眼睛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从那个叫宇智波斑的男人口中,听说了鼬的真相,”

佐助眉梢微动,方才面无表情的脸,开始有了变化。眸中有了几分阴鸷。

鸣人小心翼翼斟酌着措辞,但依旧对视着佐助的眼睛,“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

“是真的。”佐助冷冷的打断了鸣人的话。不出所料,他看到了鸣人诧异的神情。

 “那,那你…”鸣人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他想问佐助,你都已经报完了仇,是不是该回木叶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可以帮到你什么吗?但是这真相,令自己这听起来无力而苍白的慰问,说不出口。

   

    “鸣人,”他听见佐助在叫自己的名字,语气里有几分嘲讽,“还想着把我带回木叶?”

鸣人握了握拳头,低头看着雨水泥泞中自己的倒影,他看不到平时那个元气满满的自己,一张脸上,写满了灰败和无奈。他整理了情绪,复又恢复那副坚定无畏的模样,沉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木叶还是你的家,你可以…”

“家?”佐助轻笑了一声,“我的家,早就被木叶毁了。”

 “那你还想干嘛?佐助,不要再陷入仇恨中了,我不想再看见你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如你所见,我要摧毁木叶。”

猜到了的。但是亲耳听见,又是另一种滋味。“如果你要攻击木叶,那我就不得不同你作战。”鸣人说,声音带着几不可闻的颤抖,低沉迟缓的诉说里不知包含着多少沉重的痛苦,“把你的仇恨都冲着我来吧,都发泄到我身上吧。”不能劝服你,不能拯救里,不能帮助你,那就只能陪你一起去死了。鸣人想,跟过去那个只知道满口喊佐助回去的自己,已经不同了。

他没看清楚佐助眼中的情绪,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只看到千鸟的电光,还有自己手中的螺旋丸与之碰撞上去的一刹那。那一年千鸟贯穿在胸口的钝痛,再次涌现。无心战斗,鸣人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他感觉胸口在流血。会死吗?鸣人笑了,看见站在面前俯视自己的佐助,他想到了年少时的初遇,第七班的美好时光,那个少年温柔而别扭的模样。那人眼中有微微的惊讶,似乎在迟疑着该拿自己怎么办。而后,意识陷入了昏迷。

佐助没有杀掉自己。鸣人艰难的撑起身子,他竟然有些愉悦的想着。他习惯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或是他根本理解不了佐助复杂的心思,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后获得了新生,他便以为就是佐助心中还残留着对木叶,对自己的情。这是一个幽闭的房间,只有火把立在墙头燃着昏暗的光。佐助站在那火光旁边,一半阴影,一半光明,若隐若现的面孔,让鸣人揣测不透其中的意味。“佐助,你没有杀我。”鸣人说着,他尽量用着轻快的语调。

没有回答。佐助走到自己面前,鸣人试着站起来,可是有些困难。他看清了佐助的脸,并不是从仇恨中脱离出来的模样,也不像是想清楚了那些纠葛恩怨后眼底一派清明的模样。没有表情,像是一望无际的虚空,捉摸不定的可怕。鸣人看着他漆黑的眸,不自知的滚动着喉结。

“所以?你认为我会放下仇恨?停止摧毁木叶?”佐助反问道,鸣人一瞬间被噎住,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吗?那些方才愉悦了片刻的情绪,马上就被压抑和苦痛占领,“我说了,都宣泄到我身上来。”

“哼,”佐助冷笑着,幽冥似的火光映衬在他的眼眸里,鬼魅而阴森,“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吊车尾的,你觉得,你能承受住我的憎恨?”

鸣人觉得胸口的伤口的疼痛在加剧,他现在没有一点力气与佐助对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很自以为是。“我……”

“要感受一下我的恨意吗?”佐助轻声问着,鸣人惊讶的看着他,睁大的蓝眸里有着疑惑和戒备。

后续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36637606430121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