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痛歌(一)

一,现代架空
二,采用倒叙和插叙,中篇,剧情比较平淡,偏现实向
三,绝对HE
下章才会开始慢慢描写以前相识相遇相爱的过程,没什么庞大的世界观或者复杂的逻辑线,就是两个青年相爱勇敢冲破社会,家庭和一系列困难的平凡故事。

                                           痛歌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与你相遇的每一天,我都愿意用最真心的歌声歌颂这个世界的温柔。

                                 (一)
窗外鸟鸣清脆悦耳,草叶上露珠饱满晶莹,暖阳透过窗棂倾泻下一缕铺洒在鸣人身上,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呼吸着外面的清新空气。转过身,佐助还在睡着,鸣人揉揉尚在发酸的腰部,有些嗔怒的嘟起了嘴巴,哼,可恶的佐助混蛋,说什么工作太累需要自己好好安慰,从昨晚的行为,哪里看出来他累了嘛?

贴上他的鼻尖,轻轻感受着他鼻腔传来的均匀呼吸声,安稳而舒适。好吧,可能是有些累吧,鸣人想。他用手指小心的爱抚着佐助的面庞,俊逸的五官,刀削般的轮廓,即使是在睡着,还是下意识的把一双细眉紧蹙着,一如初识时那个拒人千里之外,高高在上的冷酷之人。呐,不管佐助曾经在心底堆砌的城墙有多深,自己还是钻了进去。想起此时此刻他安静的躺在自己身旁,安心的好像全世界都在自己怀中安眠。

佐助睁开了眼睛,顺着这个白痴逼近的脸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早。”他终于舒展开了眉尖,轻轻笑着。

“早安,混蛋佐助。”

这是一个普通不过的清晨,睁开眼,最爱的人就在眼前,空气中洋溢着甜滋滋的味道,温馨而美好,幸福这两个字可以如此简单的就在触及到对方眉眼的一瞬间,轻易的感受到。

“佐助,”鸣人一边嚼着早餐一边说着,他时不时的偷瞄着专心致志吃早餐的佐助,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用最轻松的语气说出即将出口的话,“我昨天晚上看到新闻说,美国同性恋合法了耶!”

果不其然,那人慢条斯理的动作停滞了一秒,鸣人赶紧接着说,“嘿嘿嘿,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啦,没什么别的意思嘛。”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鸣人在心底暗骂着自己的笨拙。可是另一方面,又是只能埋藏在心底无法言说的委屈和对未来无限的担忧。明明说好暂时不要想这些事情的,要学会知足啊。漩涡鸣人,你无父无母毫无牵挂,可是佐助跟你不同,他还有家庭,有被父母所寄托的希望。

真的要这样瞒一辈子吗?鸣人心里暗自发苦,那种不见天日,东躲西藏的感觉,那种用谎言来敷衍的关系,真的很累。明明只是在做一件这个世界上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就像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一样。隐藏在阴影中的爱情,会不会有一天因为长久失去阳光的照射而失去活力呢?

他看着一些同自己跟佐助一样的人,勇敢的说出了自己的事情,向家人,向朋友。而后,众叛亲离,老死不相往来,为了爱情,似乎就抛下了身后所有的一切,这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他不敢向佐助多要求什么,这几年来,他从一个有话直说,莽莽撞撞,不管不顾的热血青年,也逐渐学会了隐忍和退让。他知道佐助身后的东西还有很多,他不想硬生生的逼迫他做出选择,落一个无论如何都不会快乐的结局。

“喂,吊车尾的,”佐助在鸣人解释完低下头后,就没有再吃东西了,他观察着那个白痴傻乎乎嚼着食物,两腮鼓鼓的,像一个肉球。他不禁哑然失笑,阖下眼帘,眼底的笑意温润如玉,而后又是泛着一股悲凉的苦笑,他深呼吸了一口,终于说道,“我今天晚上就去跟我爸妈说。”

“啊?”鸣人睁大眼睛,嘴巴张开的足以撑下一个鸡蛋,他完全没想到佐助会这么说,或者说,在佐助说完这句话的几秒钟里,他的脑袋是空白的,“说……说什么?”

“白痴,当然是说我们的事啊。”佐助无奈的摇摇头,抬起手,用指尖戳了戳他的额头。

“佐助,你…”鸣人的蓝色眼睛里变得亮晶晶的,蕴满了太多的东西,感动,惊讶,以及那铺天盖地席卷在心中的幸福感,“你爸爸妈妈会同意吗?”

佐助皱皱眉,低下头思考了几秒,然后如释重负极尽温柔的说,“这就不是你需要操心的事了。”

“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爸的性格,我怕你去了会受委屈,”顿了顿,他又说道,“那今天晚上我就不回来吃晚饭了。”

“好。”

佐助打好领带,整整齐齐的穿好西装,镜子里的他还是那副冷酷的模样,英挺的身姿没有被任何生活里的不尽人意打压出一点点曲折,相反的,时光将他的棱角越磨越利,在看惯了一些是是非非之后,心里移除了一些东西,又住进了一些东西,唯一不变的,只有漩涡鸣人四个字,。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他抬头仰望外面刺眼的阳光,眯起眼睛享受着日光之下放空的状态,他的模样并不轻松,反而有着深深的忧虑和犹疑。无论如何,是时候了。他宇智波佐助一生何时做过这么畏畏缩缩的事情,他欠鸣人一个解释,他也欠当年那个目空一切,年少轻狂的自己一个解释。

傍晚,鸣人没有心思吃晚饭。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想跟佐助打电话,但又怕妨碍到他。进展的顺利吗?他的爸爸妈妈一定很难同意吧,佐助会不会怎么样呢?肚子饿的咕咕叫也无暇顾及,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原来没有佐助在,这个地方是如此的冷清。天空逐渐升起了几颗碎星,他听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脚步声,听着时不时传来的机车轰鸣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等到那个回来的人。

“咚咚咚,”门终于响了,鸣人一个箭步就冲到门口,打开门,佐助的身影疲惫而悲伤。

他的左脸有一道掌印,黑发有些凌乱,临走时一丝不苟的衣服,此时衣袖和裤腿处,有明显的破碎,看起来很狼狈。不知道除了脸上的掌印,身上还有没有伤。

“佐助!”鸣人震惊的不知道做什么好,愣了几秒,他才一把揽过佐助,然而触及到他胳膊的时候,他看到了佐助吃痛的神色。他匆忙从房间里拿出了创可贴,纱布,消毒水,棉签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张开嘴冲佐助的脸颊吹着气,又脱下佐助的外套,撩起他的衣袖。那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的地方,五颜六色的刺进鸣人的眼中,他突然感觉眼睛有些酸涩和涨疼。

他很笨,从来不怎么会照顾人,记得有一次佐助发烧了,他傻兮兮的用传统的方法在他额头敷冰块,然后熬了一锅糊了的粥。后来佐助烧的更厉害了,记得屋子里有退烧药却怎么也找不到,早就应该乖乖把佐助送进医院却自以为是的以为能够照顾好佐助。

就像现在一样,他一会儿掉了棉签,一会儿掉了消毒水,手忙脚乱的处理伤口,却让佐助疼的“嘶嘶”叫。

“哭什么啊,你这个白痴。”佐助用手为鸣人抹眼泪,听到佐助的话后,鸣人才意识到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嘴里的确是有点咸咸的味道。“好啦,只是一点外伤,不要紧。”

“什么不要紧啊?!明明看起来这么严重!”鸣人的眼泪在佐助这句近似安慰的话后开始夺眶而出,他哽咽着声音,恼怒自己的自私,憎恨自己的无能,“对不起,佐助,都是因为我今天提了这件事情,你才会…”

“不关你的事,”佐助一把将鸣人揽在怀里,鸣人像只小猫一样在他怀中抽抽搭搭,不一会儿就把他胸口的衣襟沾湿了,“早就应该说的,即使你今天不说这个新闻,我也会说。”他一边说,一边更加用力的箍紧鸣人,他贪婪的嗅着他金发中阳光清新的味道,像是今天一整天的疲倦都被洗去了,他们借着对方的温度,汲取着暖意,他们拥抱在一起,像两个孤独的灵魂终于找到另一半而互相救赎。

“佐助,我真的没想到,你爸爸他们…会打你,早知道这样,我一定会跟你一起去,我一定会好好护着你,不让你挨打的…”

“白痴。”噗嗤一声,佐助忍不住笑了。谁需要这个吊车尾的护着了,所有的一切,都应该由他承担,是他选择一开始的隐瞒,那么公之于众的人,也应该是他。

“我准备明天再去一趟,”佐助说。

“那我和你一起!”鸣人的眼眶还弥漫着几滴残泪,但眼眸深处的光芒却异常坚毅,“这次说什么你都不许抛下我!”

“好。”他看着他瞳眸里熠熠生辉的光,就如同第一次对这个白痴心动时的模样。时光荏苒,岁月匆匆,他们在彼此的眼中,还是当初的模样。在相爱逐渐成了一种习惯,当那些风花雪月,嬉笑打闹,你侬我侬,已经不再是日常,当那些沉重的现实开始一脚横亘在他们之间,疲惫,麻木,烦恼,争吵,释然,像是一个个固定的程序,来来回回的在枯燥无味的生活中穿插。

每当我差点忘记爱你的感觉时,只要看到你清澈的眸光还是初遇时的璀璨,我就会想起来,遇见你是这个世界给予我最大的温柔。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