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幸福时光(车)

这可以算作是以前我在贴吧发过的一篇文的番外,有兴趣的亲可以戳这里去看看https://tieba.baidu.com/p/4958734530?pid=103210649375&cid=0#103210649375,当然没兴趣也不要紧,可以当做独立的短篇看,其实本来是想承接前两篇的《不回头》和《毁灭》来随便撸(防和谐)一个肉(防和谐)文短篇,可不知不觉竟然写了这么多

注意:原著向,叔佐鸣,佐鸣二人领养了两个孩子(原文里的设定),由于取名无能害怕大家犯尴尬症所以就没取2333333333,有肉,一发完

下面放正文

 

   自从当了火影以后,鸣人每天的状态都是一副累瘫了的样子。眼睛下面重重的黑眼圈,走个路无精打采,弯腰驼背,哈欠连天。有时候下班了走在路上眼睛都睁不开,遇到一些人冲他打招呼也只能虚虚的回应几句,害得不少人以为他们的火影大人变得高冷了。

 

“天哪,不会是受了佐助大人的影响吧!”

 

“有可能有可能,都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火影大人既然早就是佐助大人的人了,变成他那个样子自然不奇怪!”

 

“哎哎哎!你别说,也许火影大人不是故意高冷的,我看他的样子累的很,好像肾虚似的!”

 

“哈哈哈,肯定是佐助大人天天欲(防和谐)求不满,加上火影大人的工作又这么累。哎哟喂你还别说,也许那个佐助大人外表看起来一副高冷禁欲的模样,内里说不定是个闷骚腹黑的鬼畜霸道病娇………”

 

鸣人就不明白了,那些人是眼睛瞎了还是怎么样,干嘛偏偏等他走到跟前就开始说呢?他漩涡鸣人又不是聋子。鸣人额头上冒出了几条无形的黑线,他匆匆从那群女孩子后面走过,不想再继续听下去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后面依稀还有什么鞭打滴蜡,捆绑play,角色扮演等等一系列辣耳朵的话。

 

佐助哪有那么变态?!鸣人忿忿的想,事实上,他们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做过爱了……呸呸呸!我漩涡鸣人可没有想念这种事情!

 

“我回来啦!”

 

“老妈终于回来啦!”两个小屁孩一拥而上,鸣人一手拖一个,瞧着儿子这古灵精怪的模样,再瞧着女儿这水灵秀气的神态,心情大好。这两个奶孩子笑的真甜,看的鸣人心里也是暖烘烘的。这就是家的感觉了吧,鸣人心想。有人乖乖的等你回来,有人因为你的归来而喜悦高兴,回家后不会是黑灯瞎火的冷清寂寥,而是一盏亮堂堂的灯和一张张阳光灿烂的笑脸。不管每天有多累,只要走到离家只有几步之遥的小巷里,看到家里的窗子亮着光,一身的疲惫和烦恼都可以清洗的干干净净。

 

“喂,两个臭小鬼,我说了多少次喊我老爸!”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你就是老妈!老爸出门在外还没回来!”女儿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头发甩的飘逸无比,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都给遮住了,鸣人用手拨开女儿的头发,轻轻的弹了弹她的额头,“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耍赖皮啦?是不是跟你哥哥学的?”

 

“才没有,老妈你别随便诬陷人,”儿子昂起脑袋,下巴撅的老高,这副唯我独尊屌炸天傲娇又欠扁的模样真是像极了某人,鸣人忍不住叹气,“书上说了,如果两个男性在一起生活并且有了孩子的话,那么睡觉时喊的最大声的就是老妈!”

 

     鸣人“噗嗤”一声,不禁感叹现在的孩子怎么这么早熟,接着又想到,难道每次和佐助那啥的时候他们都听见动静了?不会吧,鸣人不禁老脸一红,然后又想到,什么书上会有这种东西?书上?肯定是佐井那家伙乱说的!鸣人的脸红了又黑,起伏变化的面部表情夸张又可爱,逗的两个孩子咯咯笑。

 

     “跟你们说啊,以后佐井叔叔说的话少听知道吗?”

 

      “哦!”回答的谨慎乖巧,可还不是左耳进右耳出。

 

    晚上吃饭,三碗拉面摆上桌,“滋遛滋遛”的声音整齐又一致,拿筷子的动作和埋头吃面的神色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简直活生生的一家人。“啊…老爸怎么还不回来啊…”儿子停止了吃面,抬起头重重叹了口气,一张小脸尽是思念的苦楚。

 

     “这么想他啊臭小鬼?”鸣人笑笑。

 

      “那样就不用天天吃拉面了!”

 

     “哈?!”鸣人不可置信的惊叹道,“拉面是这世上最好吃东西的说!”说完又望向女儿,瓷娃娃般的嫩脸也摆出了和哥哥一样的表情。“好啦好啦!保证明天不吃拉面了!”哎,同情这两个傻孩子,居然欣赏不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真可怜。“哎?可是我看你们刚才吃的也挺开心的嘛!”

 

     “那是因为饿……”两个孩子瘪起嘴巴,肉嘟嘟的嘴唇和粉扑扑的脸蛋看的鸣人心疼极了,连忙自责的拍了拍脑袋,“抱歉啦都是老妈的错!我忙糊涂了…”虽然佐助很久才回来一次,而且呆的时间也很短,但至少他在的那几天,从来不会出现孩子们挨饿的现象,这就是佐助特殊的温柔吧,不易察觉却又无处不在。想着,鸣人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亮晶晶的蓝色眼睛里像是倒映着屋外的星星,金色的发丝在灯光的下也越显得暖融融的,跟平时那个大大咧咧的像个孩子似的人完全不同。“老妈在想老爸了吧!”

 

     “哈哈是呀,说起来,你们老爸好几个月没回来了呢。”

 

       两个孩子诡异的对视一笑,活像两个鬼精灵。

 

      第二天鸣人上班去的路上,有几个女孩拦住了他的去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火影大人!请收下我们的礼物!”几个女孩捧出了一个大盒子,鸣人大笑着接过来,开心的说道,“谢谢你们啊!”鸣人掂了掂盒子的重量,猜不出里面是什么,“这是送的什么呀?”

 

     “您拆开了就知道啦!”几个女孩笑的甜甜的,以至于傻兮兮的火影大人完全没察觉出女孩们那清纯可爱的眼神里所隐藏的贼亮贼亮的光,“祝您和佐助大人永远幸福!最后请火影大人记住哦,我们是木叶佐鸣亲卫队第一小队!”

 

     “那是什么……?佐鸣亲卫队?”鸣人刚想询问,那几个女孩就已经一溜烟的跑不见了。难道是自己火影当久了连时下的年轻人喜欢什么都不清楚了吗?难怪那俩熊孩子也不爱吃拉面了。鸣人决定了,一定要抽时间给自己放个假,花点时间好好了解一下潮流的新东西。嘿嘿,他作为木叶的火影总得了解到木叶的大家喜欢的是什么吧。哎,我真是一个亲民又负责的好火影的说!快三十岁的大叔鸣人却笑的一脸稚嫩,行走在路上也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眼球,这个火影大人真是太可爱了啊!当然她们也只有看看的份,因为全忍界都知道木叶的火影大人属于一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家伙。一个现在提起来,对他的印象,浮现的第一个词仍然是“可怕”的家伙。

 

      这个家伙虽然已经老老实实了很多年,但不能保证他那体内的反社会因子已经全部消失,也许只是差一个导火索,所以大家对宇智波佐助尚且存有芥蒂,而这个人的占有欲也是有目共睹,自然是安安稳稳的离他的吊车尾的远远的,不然一不小心把他弄生气了,他一怒之下又要摧毁世界怎么办?额……某种情况说来,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对佐助的印象当然最深的还是他日天日地桀骜不驯中二病态的那些年,后来这个人的改变,也是那么的低调。用自己的方式,沉默的履行守护木叶的职责。

 

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到这点,而那少数几个了解到的人,没有一个知道,其实宇智波佐助,只是单纯的为了漩涡鸣人而已。佐助依旧是个有些自私的人,只不过他现在能保证他的自私不伤害到任何人。这几年,保护木叶也逐渐成了一种习惯,那内里的原因也不再重要,只要每次回来的时候,能看到吊车尾的傻笑的开心的模样,一切都值得了。

 

到了火影塔,坐进办公室里,堆的快到天花板的白花花的几沓文件,正安安静静的摆放在办公桌上等待着火影大人过目。鸣人觉得头晕。还没开始工作他就要不行了。好奇心驱使他坐下来之后就拆开了路上那几个女孩送给自己的礼物,如果现在不看的话,估计忙一天了又会累的没时间看。

 

打开的一瞬间鸣人就傻了眼。

 

皮鞭?手铐?项圈?润(防和谐)滑剂?女仆装?护士服?S(防和谐)M装?黑丝?还有一根高仿的……男性(防和谐)生(防和谐)殖器官???还有一盒番茄味的避孕(防和谐)套……???!!!鸣人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用几张文件掩盖了一下,盒子底部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祝火影大人和佐助大人性(防和谐)福生活!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望笑纳,有助于你们提升情趣哦!希望喜欢!”

 

搞什么?!怎么可能会喜欢啊啊啊啊啊?那几个女孩子看着那么可爱清纯,羞涩淳朴,怎么会这么豪放粗犷放浪形骸啊!鸣人的一张老脸真是红的像火烧云,那手都不敢仔细的触碰那些东西,好像轻轻挨一下就是犯罪似的。他活了快三十年还是第一次同时看到这么多性(防和谐)爱装备…也算是大开眼界。

 

天呐!难道这就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东西吗?单纯傻气的火影大人急得心慌意乱,不行不行,他得赶紧想想办法,颁布一条有关未成年人接触色(防和谐)情淫(防和谐)秽思想的法则。真是可怕。

 

“鸣人,这里还有一点东西需要你过目一下。”

 

“啊啊啊!鹿丸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啊啊?!”鸣人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慌忙乱拿了几张纸七手八脚的盖住了桌子上的东西。

 

“你难道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这么紧张干嘛?”

 

糟了糟了…鹿丸这么聪明他不会猜到什么吧,刚才的东西他不会也看见了吧,啊呀啊呀,该怎么解释啊啊…

 

“啧,真是麻烦死了,我把文件放你桌上了,你记得看啊。”聪明的鹿丸军师并没有表现出对这件事情的兴趣,鸣人舒了口气,把这个盒子重新装好,放到了一边。然后就投入到了漫无止境的工作里。说起来,他一个堂堂的火影,居然连一点点休息的时间都没办法自作主张,也真是够憋屈了。

 

太阳东升又西沉,暮色四合,晚霞绚烂。黄昏的木叶仿佛披上了一层金纱,静谧祥和又美丽动人。当几颗繁星悄悄地点缀在夜空时,一个清冷孤寂的身影风一般的落到了火影办公室的窗台上。他斜靠在窗台边,看着这个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吊车尾,身旁映衬着繁星点点,眼中倒映着款款情深,温柔的笑意比晚间的夜风还要清凉。黑色的披风,黑色的发,与身后黑色的夜融为一体,只有那双黑色的眼睛,因为注视心爱之人发出的柔光而格外的明亮。

 

“嘿嘿,佐助,我就知道是你。”鸣人从臂弯里探出脑袋,笑的眯弯了一双眼睛,无言的对视中,思念之情早已传递到彼此心中。

 

“哼,我就说你这个吊车尾的防备性不会这么差,”佐助跳了下来,很自然的靠在了桌子边,用手抚摸鸣人的脑袋,把那现在已经成了板寸的扎手金发轻轻揉弄着,然后移到了脸庞,鸣人伸出手放在佐助抚摸自己脸庞的手上,一冷一热的温度,触碰在一起,透过掌心,传递到心中,无声又细腻,“你看起来很累。”

 

“我是火影嘛!当然要管很多事情呀!倒是你哦,还知道回来啦!哈哈哈一定是想我了吧!”

 

“没有。”

 

“承认一下会死啊你这个混(防和谐)蛋!”

 

佐助捧起鸣人的脸,低下头,堵上了这张话很多的嘴。

后续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41036982583766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