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番茄猫咪与拉面男孩(一)

一,现代架空,猫佐×人类鸣
二,短篇
三,温馨无虐向,HE
   鸣人是在自来也去世后一个星期的早晨在家门口看到那只猫的。那天早晨下了点雨,时值深秋,冷风扑面,刮在脸上有些微的寒意,鸣人没有撑伞,因为只剩下一点零零碎碎的雨丝,空气中泛着迷蒙的薄雾,阴沉而灰败的视线里是一片片被雨打湿的枯叶,有几片被风吹到半空,打着旋儿落进了湿润浑浊的泥土中。

     在这样一片黑白灰交替萦绕的空间中,那只纯黑色的猫很快就吸引了鸣人的视线。它身上的毛湿湿的,但却并没有因为雨打风吹而瑟瑟发抖,它靠在墙角,悠闲的舔着爪子,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姿态高傲而优雅。鸣人走到它跟前,蹲下身,才发现这只猫连眼睛都是黑色的,黑黝黝的眼珠却分外明亮,像两扇迷你的镜面,清晰的倒映出了鸣人棱角分明的脸。“小家伙,你迷路了吗?”鸣人把猫抱进怀里,令他惊讶的是,这只猫不仅没有一点点抗拒,反而还十分享受的缩进了他的胸膛。

     鸣人愣了一下,然后便温柔的用手抚摸着他,黑猫翘起长长的尾巴,得意舒适的发出轻轻的“喵”声。那好吧,就把这只小猫收养起来吧。鸣人转身进屋,把小猫放在沙发上,在厨房里看了一圈,又打开冰箱瞅了瞅,竟然连泡面也没有了。只剩下一盒牛奶。鸣人把牛奶用一个大碗装好,放在黑猫,面前。“这可是我家里最后一点东西了的说,你不许嫌弃啊。”

黑猫低下头用舌头舔了舔,又用爪子挠了挠嘴巴,似乎是在回味,这骄矜嫌弃又慢吞吞的模样让鸣人不禁苦下了一张脸,“嘁,你这只大黑猫,竟然还敢嫌弃我的牛奶,”黑猫就像是听懂了鸣人的话似的,昂起头用黑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鸣人,鸣人不自觉吞咽了一下口水,这只猫的眼神好犀利,看的他的心里直打颤。“喵~”只听这只猫不怎么友善的喊了一声,然后便跳回了沙发的角落里,蜷起尾巴一动不动了。

    鸣人睁大了眼睛,莫非这只猫听得懂人话?“算啦算啦,你爱喝不喝,”鸣人背起包,拿起钥匙,朝外面走去,“我现在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的别乱跑知道不?”就算是当这只猫真的听得懂他说的话吧,又或许是真的太想说话了吧,鸣人就像在告别家人一样叮嘱着。末了走出门外又取笑起自己的傻,当细如牛毛的雨丝如一颗颗细小的针尖砸在皮肤上时,那种彻寒入骨的凉意才再一次延续了早晨出门时的沉重心情。他今天出门是要去墓地探望自来也。

鸣人不知道的是,在他关上门后的那一瞬间,屋里那只黑猫横空变成了一个人。一个黑发黑瞳,表情冷漠的英俊少年。颀长的四肢比例完美,肤色白皙却并不文弱,肌理交错,骨骼分明,他端正的靠在沙发上,鼻翼里发出了不屑的哼声,“愚蠢的人类,”他朝屋子里张望了一圈,看见了放在书柜上的照片。满面笑容的自来也站在日光下,双手抱拳挺直着身板。“你的心愿还真是棘手啊。”对着那照片里的人,由猫变成人的少年自顾自说着。

转了几趟公交,终于来到了郊区的墓地。冷冷清清的,只与三两个人擦身而过,都是一张张写满了悲伤的面容,萧瑟凄凉的雨伴随着深秋枯萎的叶,把这片墓地渲染的如同刑场。鸣人买了一束百合放在了墓前,他看着墓碑上那人爽朗的笑容,也跟着一同笑了起来,他想,回来探望的人,肯定是这里埋葬着对他们很重要的人,既然是很重要的人,一定不愿意看见他们伤心的样子的。

鸣人的笑成了这块墓地里此时此刻唯一的亮点,他轻眨蓝色的眼睛,嘴边的笑容扩展到了脸颊边的须痕处,他故意把嘴巴张的很大,腮边的肌肉都变得僵硬了,然而这挤出来的笑容还是疼痛的。“呐,好色仙人,我这几天过得很好,”鸣人清了清嗓子,响亮健气的声音清脆的回响在荒凉的土地上,“就是有时候吃东西总是忘记看保质期,拉了几次肚子,然后就是,你知道的嘿嘿,我学习一向很差嘛,不过这次我从倒数第一进步成倒数第二啦!”

“哈哈你问倒数第一成了谁啊,当然是牙那个笨蛋啦,他这段时间老是在想怎么追雏田,连学习都不管了。你放心,我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壮,体育成绩依然很棒的说,我也没有跟别人打架了。我这几天在认认真真的学习做饭,虽然真的很难吃,但我知道如果一直吃泡面你一定会不高兴的。好色仙人好色仙人,我告诉你哦,一乐拉面新推出了一种口味,老板总是跟我吹嘘说比味增叉烧味的还好吃,我才不信他呢哈哈哈,我在想着什么时候去试吃一次,如果你能跟我一起就好了的说……”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声音慢慢变得微弱,语气有些哽咽,昂扬的脑袋渐渐的低垂,直到眼睛里只有雨水泥泞的地面,金色的发丝湿漉漉的搭在额头,也顾不上去搭理,“我很想你…”他还是忍不住了,豆大的泪滴一颗一颗砸在了地面,在地下的小水坑里荡开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压抑了已久的悲伤,终究是在最亲的人面前爆发了出来。他此刻就像一个受伤无措的孩子,需要一个温暖厚实的怀抱和亲切体贴的话语。但是无论怎么期望,现在这里的,只有在雨中独自怅然的自己和这片冰冷荒凉的墓地。鸣人终于懂得了那句在很多地方都看见过的话,拥有了再失去比从来未曾拥有过,更加痛苦。

这几天他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他无数次的想着如果没有遇见好色仙人的话,那么现在这种悲伤的情绪,这种仿佛被遗弃在黑暗的角落里孤立无援的巨大恐惧,会不会就不存在呢?但也许他还会遇见另外一些人。

    回到家,鸣人知道里面并没有人,但他还是习惯性的整理好心情,用笑脸进入了家里。而后他的笑容定格在脸上化为了一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是谁?!”鸣人吓得靠在门上,他紧张的四处张望有没有可以防身的东西,家里怎么会进来人?他明明记得走的时候锁门了啊!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变态的裸男?!那个人一脸镇静,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放在茶几上,左腿压在右腿上面,姿态优雅而闲适,冷漠的表情里隐隐藏着嘲讽,微勾的嘴角更是让鄙夷昭露在脸上。

    “我不是强盗,”那个人说道,“我也不是小偷。”

    “那你是怎么进到我家里的?!”鸣人依然与他保持着距离,做着防御的姿势。

    “我就是那只猫。”

    “……”鸣人手里的东西“哐啷”一声掉在地上,完了,不是小偷不是强盗,来了个疯子……他是不是应该打120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那人皱眉,黑色的眼睛像是幽幽泛着火光,片刻间,他又变回了那只猫,然后,又变成了人,这整个过程花费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而鸣人却以为自己做了一个世纪般长久的梦。在他寻找那只黑猫无果,而后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人的外貌特征后,终于开始尝试着相信,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的的确确是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那个……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吗?”鸣人坐到了他对面,犹豫了半天才问出这么一句话。那个人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鸣人,挑挑眉,就变了一身衣服出来。鸣人再次咂舌。“所以…你是一只猫妖?”

“哼,别把我跟那种低劣丑陋的品种相提并论,”那个人抬起下巴,傲慢的神情里满满都是鄙夷与厌恶,“我是替死人完成心愿来增长自身灵力的阴阳猫仙。”

“哈?”鸣人听他说着死人,阴阳这些神乎其神,玄妙离奇的词语,不禁感到这空旷的屋子里有着阴森的感觉,鸡皮疙瘩泛了起来,心脏扑通扑通的猛跳,不知道接下来该问什么,只睁大眼睛张大嘴巴呆呆的等着他的下文。

“白痴,”这痴傻的模样让这只自诩为阴阳猫仙的尊贵物种忍不住连连嫌弃,“这次要完成的,是你的亲人,自来也的心愿。”

鸣人的灵动的眼眸僵硬在了扩大的瞳孔中,“他…他的心愿是什么?”

“要我好好照顾你,直到你能快快乐乐的独自一人走下去。”

鸣人的脸庞放松了下来,毛茸茸的金发服帖的搭在脑门上,他笑了出来,笑意一直延伸到了脸颊上的须痕处,“其实,我现在也很快乐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说,你不用……”

“抱歉,我只负责完成他的心愿,并不接受你的任何指令。”他机械化的吐出字句打断鸣人的话,一双眼睛平静无波,看的鸣人遍体生寒。

“那你怎么才能判断出他的心愿完成了呢?!我自己快不快乐,我需不需要人照顾,当然是我自己最清楚了的说!”这个阴阳猫仙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说是替好色仙人来完成心愿,但根本就像一个来讨债的阎王。

“如果心愿达成,我的灵力会自动增加,我会有感知。”

鸣人无话可说,一方面由于自来也的原因内心温暖的如沐春风,另一方面这个不讨喜的家伙又实在让他觉得很麻烦,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阵子,终是鸣人先败下阵来,“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宇智波佐助。”

“佐助你好!我叫漩涡……”

“我知道你的名字。”冷声打断,鸣人的笑容干涩的滞留在脸上,凝固了几秒才恢复了正常的神态。

后来一整天,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话,鸣人做着自己往常的事情,家里多了一个人的感觉应当是很好的,但必须取决于是一个怎样的人。

鸣人觉得做什么都不自在,他本身就是一个多话的人,面对这种尴尬的情景他自然想到的也是用说话来缓解,但是佐助并不给他这个面子。无论他说什么,那个人最多回几个单音节的“嗯”,“啊”,“哦,”或是“不是,”“对”这种简简单单的回答疑问的话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甚至到后来,鸣人的聒噪终于换来了佐助一句主动的话,但是内容并没那么生动,“你可以闭嘴吗?”

鸣人发誓,再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的跟这个奇怪的猫仙说话。但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低声诽谤埋怨的鸣人哪里会知道,这位阴阳猫仙,也是在苦恼着该如何履行自来也的心愿。照顾人?从来没有过。或者说,从来没有过这种抽象化的心愿。他遇到过垂暮之年老死的人,心愿是儿女大富大贵,平安健康,也遇到过因为意外死去的男男女女的心愿是希望自己活着的恋人忘掉自己,重新开始。这些人的目的大概都是希望自己遗留在世的亲人或爱人能够,幸福,快乐。但他们都会具体的说出如何能使他们快乐,但这个自来也,却没有告诉自己,鸣人的快乐究竟是什么?

“你晚上想吃拉面吗?”鸣人走出了房间,冲客厅里那个冷寂的背影询问道。

“我不吃人类的食物。”

“切,”想吃也不给你吃。鸣人去厨房里煮面吃,不一会儿面汤里的香味就传到了佐助的鼻尖,但是对他来说并没有吸引之处,直到他看见鸣人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只番茄。他走到鸣人跟前,拿过他手里的番茄,“我要吃这个。”

“哎?刚才你不是说不吃人类的食物吗?”

“除了这个。”

原来,这是一只爱吃番茄的猫。

这是神奇的一天,鸣人躺在床上睡下的时候想。也许是因为房间里多了一个活生生“人”来陪伴,他竟然出奇般的睡得很好。所以,他当然没有察觉,佐助推开门进入他的房间里,通过那双在黑夜里畅通无阻的眼睛,看了他很久很久。事实上,这只猫很喜欢早晨被鸣人抱进怀里的感觉,他的身上暖烘烘的,跟个大火炉一样,说话吐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他从来没有被如此温暖的胸膛怀抱过,短短的一点温存,就已经有了贪恋和延续的欲望。

他变成了猫咪的形态,跳上了鸣人的床,那个家伙睡衣撩到了胸口,露出了麦色的皮肤。那个人似乎感觉到了胸膛痒痒的感觉,开始无意识用手去挥了挥,佐助被他的爪子碰的很不开心,他决定还是变成人更方便一些。

人类形态的他轻而易举的就压制住了鸣人乱动的胳膊,但接下来,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方式躺着总是很奇怪的,他可不是那种喜欢粘人喜欢撒娇的宠物猫,于是,他干脆就把这个暖烘烘的火炉搂进了自己怀里。用拥有的方式来获得这种温暖,简单而又粗暴。

很舒服。佐助闭上眼睛。目前来看,他知道了鸣人的快乐之一就是拉面,那么也许跟他煮拉面,自己就能收获到灵力了也说不定。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