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番茄猫咪与拉面男孩(二)

 
鸣人在后半夜的时候,总觉得睡梦中有一只手臂勒着他的脖子,弄的他呼吸不畅,神经紧张,本该是一场好眠的夜却被这股莫名其妙压迫感破坏的荡然无存。以至于他早晨醒来时眼睛都是猛的一睁开,刚刚对焦的睡眼入目便是一整张胸膛,白皙的皮肤下掩藏着喷薄欲发,张力十足的肌肉,铁钳一般的手臂箍的他完全动弹不得。

他努力的转了转脑袋,刺刺的带着清香的黑发就扫在了他的脸上,那这个抱着他的人肯定就是那只猫了。怎么回事?睡得时候只有一个人啊,这只猫怎么这样不打招呼就爬到自己床上啊…想着,鸣人的脸色有些红,而且正值青春期的精力旺盛的男孩,被他的怀抱连带着在他的大腿处磨蹭了的下体好像隐约有抬头的感觉……

太丢人了!鸣人用力的推着佐助,他很快就被一大早就到处乱动的动静吵醒了,刀削般的细眉狠狠皱紧,薄唇抿成了一条坚毅的直线,即使没有睁眼鸣人也能想象那双犀利尖锐的眼睛深处蠢蠢欲动的怒火。“你很吵。”声音里带着刚醒之人略微沙哑的感觉,加上他嗓音本身的磁性,这三个字简短而有力仿佛带有回音般的立刻就使鸣人一动不动了。

“我知道吵醒你睡觉是我不对,但是我真的想上厕所了啊!!”闻言,佐助那双舍不得睁开的眼睛才终于眯开了一条缝,满是露骨的嫌弃与不悦,他松开手,随口说道,“滚吧。”搞什么?鸣人气呼呼的走到卫生间里,这里是他的家啊,怎么好像自己才是那个擅闯民宅蹭吃蹭喝的人一样?!

早晨这只猫的食物依然是番茄,而让鸣人受宠若惊的是,他居然主动走进厨房里帮自己煮拉面。佐助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僵硬而机械,冷冰冰的脸更是让鸣人怀疑他会不会在里面下毒。但,这个臭着一张脸动作又僵硬的猫,却能做出一碗超级好吃的拉面。几大口下肚,拉面“呲溜呲溜”全部吃完,最后鸣人索性把碗举起来连汤都喝的一干二净。真是太好吃了!

“佐助佐助,你怎么可以把拉面煮的这么好吃啊?你是不是以前有过经验啊?你可以教我吗?”佐助看着鸣人嘴角边残留的一点汤汁,不禁嫌弃的别过眼睛,扔了纸巾给他。鸣人嘿嘿笑着擦干净了嘴巴。

“因为我是一只猫仙,”佐助回答道,侧面意思就是,他无所不能,“而且,我没兴趣教一个吊车尾煮拉面。”

“你说什么?!谁是吊车尾啊!”

“根据我的调查,你的成绩在学校全部都是倒数,这难道还不是吊车尾?”

“胡说!我体育成绩明明就很棒的说!”

“我指的是头脑方面的成绩。”

“……”鸣人气极,容易炸毛的性格使得他的面部表情生动又丰富,佐助饶有兴趣的观赏着这张可笑又白痴的脸,嘴角边扯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像是在积力压制才没有笑出声来。鸣人当然看见了,他背起书包就要出门,“我去上学了!”

“我和你一起。”佐助紧随其后,他的拉面作战计划宣告失败,灵力方面没有任何的感知,现在只能跟着他进一步思考接下来如何做了?如果不快点把这个麻烦解决,他就无法替其他死人完成心愿,耗时又耗力,而且又阻碍他灵力的增长。

“你跟我一起去上学?!”

“没错。”

鸣人虽然有很多疑惑,但还是没再坚持。既然佐助是猫仙,他一定有办法解决任何问题的说。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鸣人东张西望的极不自在,而佐助挺直了身板朝前走,平视前方,面无表情,像是没有受到任何情绪的影响。因为仰起脑袋才能看清楚那人的眼睛,鸣人这才意识到他比佐助要矮至少半个脑袋,这让鸣人觉得很挫败,他决定以后一定要多喝牛奶快快长高。

“你穿这么点儿不冷吗我说?”这是秋天,而佐助变在身上的衣服却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衣,看的鸣人都觉得冷的瑟瑟发抖。

“我是猫仙,不会冷。”

“切,那是谁昨天晚上搂我搂的那么紧的睡觉的啊?!”

意外的,那个一向一针见血,一语中的的毒舌猫仙,竟然没有回话。鸣人没有看见他被黑发遮盖的耳尖,微微红了。

“哟,鸣人,早啊,”一个打着哈欠,扎着头发的男孩远远的跟鸣人打着招呼。

“鹿丸!”鸣人快步跑到他面前,一旁的佐助加快了步伐紧随其后。

“这是?”

鹿丸用手指向佐助。“他……”鸣人反应迟缓的脑袋瓜还不知道该怎么编个谎言胡诌过去。“宇智波佐助,”佐助自行回答了,“他的远房亲戚。”

“啊…对,我的远房亲戚…”IQ高达几百的鹿丸当然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是怕麻烦的他并不打算追究这件事,况且还是鸣人刚刚失去最亲的人的时候。后来又遇见了牙,小李,还有丁次。他们一个接一个高声表达自己的疑问,“什么时候听说你这个小子有什么姓宇智波的远房亲戚了?!”

鸣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佐助的脸色丝毫不给予任何情面的直接的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悦,他冷冷的扫视着鸣人这几个狐朋狗友,正欲开口,鹿丸便说道,“你们不觉得问来问去麻烦死了吗?我们还是快点上课去吧。”

之所以能成为鸣人的狐朋狗友,一定也不是什么吃软怕硬的家伙,宇智波佐助这拽的二五八万的表情看的他们牙齿咯咯响,但都看在鸣人的面子上以及鹿丸的调节下并没有发作。走进校园里,鸣人发现他们这群人的回头率出奇的变高了。正在洋洋自得的感叹着是不是自己的魅力增长了的鸣人,很快就察觉到那些花痴饥渴的视线都是朝着佐助的。切,反正你们再喜欢他也不可能和你们再一起。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让他很不爽,他哼哧着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走进教师之前,鸣人问道,“那你现在…?”

     “你安心上课,我在这里走走。”

    走廊上的窗户和门框边,挤满了一个个暗送秋波,芳心暗许的少女们的脑袋,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和偶尔几声高亢的尖叫对佐助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噪音。他见多了。他熟悉人类对皮相的追求以及见色忘义的个性,他在这个世界呆了太久,不想跟这样一群无论怎么轮回转世都改变不了本性的低俗人类有任何的联系。

所以毫无疑问,漩涡鸣人的确是他在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他需要好好想办法去相处的人。想让一个人快乐很简单,虽然这个表面上神经大条蠢蠢笨笨的家伙看似一点点事情都能让他开怀大笑,但佐助知道这都还不够。

他跳上了鸣人教室的窗户边的树上,枯叶落在他的发梢和肩膀,他安静注视的模样如同一个树中的精灵,清冷的眼神隔绝了世间一切芜杂纷繁,既像不食人间烟火的遗世独立之人,又像一个看破红尘的世外高人。鸣人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口水流满了整张桌子,老师像是早已习惯,连他那不绝于耳的鼾声都不再理会下课的时候他的几个朋友会叫醒他,他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显得很没精神,他拒绝了他们一起去打球的提议,而是选择在教室里待着。

但是他并没有接着睡觉。而是坐在座位上发呆,似乎很不开心。佐助看见他的朋友眼中丝丝缕缕的担忧,但鸣人却用一张无敌阳光灿烂的笑容堵住了他们即将说出口的安慰。还是因为自来也吗?一定是的。难道让他快乐的办法是让自来也活过来?这完全不可能。第一他没有这个能力,第二他本身就是替死人完成心愿,如果自来也活了,就会违背他的准则,而灵力自然也不可能增长,所有的一切不就是白忙活了一场?

最后一节体育课上,佐助坐在操场的角落里静静观察着活泼的鸣人。他和那群狐朋狗友们奋力的踢着球,热情洋溢的笑脸,活泼灵动的身姿,以及那顺着麦色的皮肤顺流而下的汗水,这样的鸣人就像一颗太阳,即使佐助一边嗤笑着人类糟糕的体力,但另一边,他不得不承认,他被鸣人吸引了视线。除开那偶尔独自一人的忧伤,这个家伙像是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佐助觉得自己死水一般的内心,好像投进了一颗石子,激荡起透明的水花,发出哗啦悦耳的声音,荡漾开一圈圈温柔的涟漪。

他没想到第一次尝试着跟一个人类相处,竟然就会带来这样意想不到的效果。或许他以前的偏见太重了。

然而很快佐助就觉得自己的偏见并不严重,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鸣人这样有趣的人,还有很多没事找事的自以为是的人。

一颗球砸到了佐助背上,他皱起眉回过脸,是一个浑身戾气的不良少年,以及他后面三两个乌合之众。“喂,那边的小白脸,帮老子把球踢过来。”

“……”佐助站了起来,高挑颀长的身形和压迫感十足的气势让不良少年腿软了一下,但他还是十分硬气的嚣张道,“你难道不知道老子是这学校的老大吗?!”

“那你知不知道,你惹错了人?”漆黑的双瞳蓦地深沉,如同深不见底的黑洞,那冷漠的神情里所迸射出的怒火,足以把他们吸引到这个深邃的黑洞里,不得超生。

鸣人放学后在学校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佐助的身影,他让鹿丸他们先走了,一个人在各种角落旮沓里找着,而那个人突然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背,吓得鸣人叽哇乱叫,“你……你…你这个混蛋跑到哪里去了嘛?!”

“活动了一下筋骨。”

“嗯?”鸣人眨着眼睛不明所以。

“回去吧。”

某处,传来了一个不良少年撕心裂肺的喊叫,凄惨的声音回荡在校园里此起彼伏,鸣人诧异的朝声音的来源望去,佐助默默扳回了他的脑袋,正色道,“快点回家。”

“哦。”鸣人的目光显得很平和,秋日的太阳下山很快,天色已经略显昏暗,不知为什么,他的蓝色眼睛在这样晦暗不明,朦胧模糊的环境里,格外湛蓝和清澈,像是万里无云的碧空,只有一片无垠的开阔和洒脱。

“你为什么叫自来也好色仙人?”

“啊?”没有任何铺垫的问话使得鸣人下意识的表达了疑问,而一向不愿意重复问话的佐助也只是静静看着他,鸣人想了想,才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道,“哈哈你问这个呀!是因为好色仙人他原本是个专门写色情小说的作家,他笔名叫蛤蟆仙人,但是我觉得他既好色又猥琐,所以我就叫他好色仙人啦!”鸣人轻快的语调像是在唱着一首歌似的,佐助不禁弯起了嘴角,不带有任何嘲讽和讥笑的纯粹的笑。

“哎,我说,你这只混蛋猫仙笑起来还挺好看嘛!”鸣人笑的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洁白的牙齿炫亮夺目,脸颊上的须痕乖巧可爱的上下耸动着。他觉得待在佐助的身边,好像莫名就能放松下来,或许是因为好色仙人的缘故,或许是在他面前不用强颜欢笑,或许是他没有参与过自己之前的人生,所以太多的东西,就算暴露出来,也没关系。

佐助迎上鸣人快活的视线,又一次笑了。傍晚的风冰凉入骨,他却能感受到鸣人身上传来的巨大热量,他真的不怕冷,但却在享受过鸣人怀中的温暖后,开始厌恶起寒冷的感觉。他应该是快乐的吧,至少现在这一刻。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