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番茄猫咪与拉面男孩(三)


“我希望你能帮我好好照顾鸣人,直到他能快快乐乐的一个人走下去。”

每每回想起自来也那时候说的话,佐助都在后悔和懊恼着这个帮他完成心愿的决定。每个阴阳猫仙不是任何死人的心愿都理会的,得看这个人跟自己有没有缘分。所谓的缘分就是,当这个人死去时灵魂脱离躯壳的那一刻,正好某个阴阳猫仙就在近旁,然后猫仙的尾巴会随着这个人灵魂的薄弱程度散发着与之相当的光芒。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不管这个人的心愿是什么,就必须帮他实现,否则无法进行下一个。这种被动绑定的缘分大概是作为阴阳猫仙的唯一一个束缚。

这么一想,他好像也没有后悔的份。“啧,”佐助一边啃着番茄,一边看着厨房里那个忙活着煮拉面的笨蛋,眉头皱的更紧了。“哇哈哈!香喷喷的拉面出锅咯!”鸣人视若珍宝的捧着大碗一屁股坐到了佐助对面。

“你天天吃拉面,难道就不会腻?”佐助对鸣人大口吃面的饕餮之态已经习惯,他淡淡的问出了这个问题,鸣人抬起头来胡乱用手抹了一把嘴巴,蓝眼睛被热汤的的水汽沾染的湿湿的,他歪起脑袋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一脸真诚的说道,“当然不会腻的说!拉面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你不也天天吃番茄嘛!也没见你腻过啊!”我吃番茄的频率可没你吃拉面的频率多。佐助心想。

“我想听你和自来也的故事,”佐助正色道,这个跟鸣人关系如此密切而且能牵连出他诸多情绪的人,也许会让他想到解决的办法。

“你说我和好色仙人啊,”鸣人好像没了什么吃拉面的兴致,干笑了几声,像是极不自在似的,然后匆匆扒完了碗里的面,随便用纸巾擦擦嘴巴,低垂的眼眸看起来无辜又惹人怜爱,他的视线开始失焦,佐助透过那空洞的眼瞳,仿佛看见了那个笑嘻嘻又热情四溢的老头的身影,就在鸣人的空荡荡的眼中。

那眼中被各种情绪充斥着,有喜悦,有失落,有遗憾,有怅然,但更多的还是珍视。那是一段宝贵,真实的记忆,佐助头一次看到如此安静的鸣人,意外的乖巧和可爱,微张的嘴唇红润又饱满,每吐出一个字,都让他忍不住用最全神贯注的精神去听,他承认,这样的鸣人有些吸引他,或许还是因为好奇吧,傲娇的猫仙这么想着,他实在是迫不及待的想了解到这个整天只会傻笑的白痴会有什么引人入胜惊天动地的故事。

“我是个孤儿,”开头就是沉重但狗血的身世介绍,但鸣人似乎不为所动,就像孤儿这两个字已经是他生命里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好色仙人收养了我,在我八岁的时候,然后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年,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给过我家的人。前段时间出车祸死了。”

在佐助并不关心的地方,这个白痴可以叽哩哇啦的聒噪一整天,但是在佐助想要了解的地方,他却只用寥寥几句一带而过。佐助知道鸣人省略了很多部分,那些温馨的,痛苦的,都随着自来也的离去变成了口中淡淡描述的回忆。这不是一个开心的话题,屋子里静悄悄的,佐助沉默的看着他,而鸣人已经没有打算说下去了,他挠挠脑袋,本就炸而乱的头发挠的更乱了,就像头上顶了个金色的鸡窝。

“嘛!我说了我的故事,这下该轮到你了吧我说!”鸣人的眼睛里好像有光在闪烁,他充满期待的模样让佐助看不出究竟是为了转移话题的卖力表演,还是真情流露的想要一探究竟。

“我没什么故事可说,”佐助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鸣人的表情就像被噎住了一般,一时无语。

佐助确实没有说谎,他虽然在很久很久以前有过父母,但那都是已经遥远到模糊而生锈的记忆了,他甚至都已经忘了他们的样子,更别提失去他们时的心痛,早就在时光一遍一遍的冲刷里逐渐淡漠,然后变为虚无。所以对鸣人这种失去亲人而表现出的伤心情绪,佐助是不屑的,他知道迟早时间会带走一切。只是眼下他必须找出一个能使他快点走出来的办法。

他还没强大到让时间流逝的快一点。他甚至连自己的快乐都不清楚是什么,却还要费尽心思的去想鸣人的快乐。

  “对你来说,现在什么事情是最开心的?”不知道这种开门见山的方法有没有效果。

  “啊?这个啊…”鸣人有点意外的张大了眼睛,他摸了摸鼻子,眼神变得很温润,本就充满着阳光的一张脸此刻更是柔和的不像话,“只要天天有拉面吃我就很开心了的说!”

    佐助扶住额头,叹了口气,然后他说,“睡觉去吧。”
     
    星月生辉,夜风轻拂。落叶漱漱的在尘土之中飞扬,在银辉透亮的夜色里,如同一颗颗孤寂的无处安放的心灵。来去随风,入土化泥。等春天到了以后,它们曾经贪恋的大树会长出新的绿叶,它们便默默守护在深不见底的根里,只因大树曾经给予它们一个安身之所。

    “佐助,你为什么老是喜欢抱着我睡啊?”鸣人从他怀里探出脑袋歪着头问道。

    “因为我想,没有为什么。”

    真是糟糕的回答。鸣人瘪瘪嘴,但他并未因此试图挣脱佐助的臂弯,因为他也意外的很喜欢窝在他怀里的感觉。靠在他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安心的长眠在他脚下,尤其是在如此星辰如此夜的情景下,属于白昼的喧嚣和热闹可以静静退场,他不用担心夜晚的孤寂会过分的出现,因为他有了一个厚实宽阔的怀抱。

     其实很多事情,佐助都是知道为什么的,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那些脑残而肉麻的回答会让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七情六欲贪得无厌的人类。他做事情从来都是随心所欲,理由原因或动机思考了再多也没有意义,因为他知道这些感觉迟早会消失。

    鸣人只是他帮人完成心愿的一个部分,而他来到鸣人身边也只是为了获得灵力而已。他从没想过会发生其他的什么。只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他不想因为这么一个人打破他原有的生活方式。

    “我愚蠢的弟弟哦~,”午夜风声敲打着窗棂,一个黑影跳到了窗台上,他的黑长头发在夜色里轻轻抚动,嘴边的清浅笑意像过去无数次一般带着几不可闻的嘲讽,佐助幻化成猫的形态跳了出去,然后在触及到那人的掌心时又很快的变回了人。

“我说这段时间怎么一直找不到你,原来竟然是被一个心愿困住了。”

“你有事?”佐助对上他同样黑色的眼睛,冷冰冰的问道。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很好奇是怎样一个心愿会让你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少管闲事,鼬。”

“看来,跟这个孩子有关啊。”鼬透过玻璃看着沉沉睡去的鸣人,眼里充满着审视和好奇,“不妨说说看,也许我能帮到你。”

佐助冷峻戒备的眉眼有了一瞬间的松弛,这个几十年都见不到一面的哥哥虽说感情方面没什么深厚可言,但是内心深处对他的信任和敬佩还是不变的。他侧过脸也看向了鸣人,那个人灼热的气息仿佛近在鼻息,凑上去就是阳光的新鲜味道,抵上他的鼻尖,那种热度就能传遍全身。目光有些凝滞,他回过神来直视鼬的眼睛,喉咙突然有些干哑,出口的声音都是干涩的,他淡淡的说道,故意泯灭了所有可能表露出来的感情,“只要能让这个家伙真心的快乐,我的心愿就算达成了。”

鼬的眼睛里有着一闪而逝的惊讶,随后便化为了兴致盎然的微笑。蠢弟弟碰上了一个更蠢的白痴,真是太有趣了。鼬在心里暗自好笑,看着佐助这幅不好意思开口的模样,更加让他觉得这件事情他必须得来好好的帮个忙了。

超字数了……但是觉得质量并不高……谢谢每一个为我点爱心的妹子( ๑ŏ ﹏ ŏ๑ )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