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宇智波佐助我要为你生猴子!”
“滚,老子有鸣人了!”
(¬_¬)有老婆了不起吗你!
佐鸣不拆不逆不互攻,绝对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番茄猫咪与拉面男孩(四)

       这一天早晨,鸣人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人了。这是第一次佐助比他先起床,也不用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这个起床气超级大的猫仙了。穿好衣服,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很明显是有人在里面倒弄着什么,这种清脆熟悉的声音如同曾经每一个平凡普通的日常,自来也会在他起床前,就把香喷喷的拉面煮好。也许是早晨刚醒的头脑还不太清醒,也许是这种感觉让鸣人思念至深的缘故,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轻飘飘的一场梦。他拖鞋都顾不得穿好,急急忙忙赶到厨房门口,短短几步路既撞到了门框又磕到了桌角,心脏像是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他深呼吸一口,定定神,看清楚里面那人的身影后,失望只是一瞬间的事,紧接着便是难以言喻的惊喜与快乐。

       不是好色仙人,是那只说话很毒舌性格很恶劣的态度很冷漠的阴阳猫仙宇智波佐助。

     “拉面好了,”他冷清的声音没有一丝温情,从轻微皱着的眉头里似乎还能看见隐隐的不耐,但是鸣人却被渐渐在心口膨胀的幸福自动屏蔽了这些细节,“借过。”佐助斜睨着结结实实堵在门口的鸣人,提醒道。

      “哦。”如梦初醒,但现实似乎也不错。

    “佐助,你煮的拉面真好吃!”鸣人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脸颊上须痕也弯弯曲曲的扭动着,可爱极了。

   “从今天起,我负责你的一日三餐。”

       鸣人惊讶的抬起头,佐助的脸色严肃而认真。“天天吃拉面,没营养。”他看见鸣人大睁着眼睛不可置信的模样,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谢谢你佐助!”愣了几秒后,鸣人重又展开了笑颜,佐助在他纯真无邪的笑容里,冷漠的脸庞有了一丝动容,那是来自心底的,虽然薄弱却能因为鸣人的笑而突然涌动的愧疚。也只有一瞬间而已,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他告诉自己,这本就是一场各取所得的生意。

       何必要把他们说的那么高尚和善良呢?帮死人完成未了的心愿,听起来像是洪福济世,普度苍生的大罗神仙,但如果不是为了灵力,他根本不会理会任何一个枉死的冤魂,天妒英才的早逝生命,或是意外而亡遗憾无数的苦命人。

  

“你说,他的心愿就是让这个孩子快乐?”鼬挂在一颗枝叶枯败的大树上,长发彷如镀上了一层银辉,铺展在背上,夜风轻拂而过,发丝飘扬如涓涓流苏。月光下的他,清雅绝尘而遗世独立,佐助站在树对面的屋顶上,冷冷的俯视着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的兄长,细眉紧蹙,刀削般的侧脸俊逸非凡,却在那双细长的眼睛里看出了深深的冷漠与隔绝。

       他实在是讨厌鼬这样一副洞察世事,胸有成竹的模样,好像他跟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在了解真相之后故意的戏弄。

     “对。”

     “他从小就孤独一人,最缺的当然是爱,”鼬似笑非笑的看着佐助,佐助在听到这个字后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自来也收养了他,给了他家,给了他温暖,给了他爱,现在他失去了自来也,那种小时候的感觉会比曾经更强烈,这就是所谓的,从来不曾拥有比拥有了再失去,要好一万倍。”

       他每说一句话,就故意停顿一下,佐助的表情越发冷漠,几乎快要沉没到身后那片漆黑的夜里去了,“所以,你只要让他感受到被爱且不再是孤单一人就可以了。”

     “我该怎么做?”佐助硬邦邦的问道。

     “我愚蠢的弟弟啊,你是在明知故问吗?当然是竭尽所能的爱他,对他好啊。”

       说完,鼬便倾身向前一跃化为了猫的形态,灵巧的四肢轻盈的踏步在屋檐墙角之上,快要消失不见时,鼬往后看了一眼,长长的尾巴翘成了一条弯曲的弧,通透的眼睛在月光里显得别有深意,佐助不语,只是默默握紧了拳头,看着鼬消失在了月光里。

       让他爱一个人,对一个人好?还不如杀了他来的容易。他就像是一块被厚而坚硬的铠甲而包裹的冰,里面是冷,外面也是冷。佐助靠在窗台上看着房间里那个入眠的人,他感到了一股空前的烦躁和无奈。

     只要为他做一些让他开心的事情就行了吧,或是以后少骂他白痴,在他提出什么要求的时候,态度能柔和一些。佐助闭了闭眼,似乎也不难。反正那个白痴是个那么容易满足的家伙,佐助恶劣的想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催眠着自己一切只是为了灵力而已。这根本就不算是欺骗感情,而自己离开后那个家伙会不会伤心也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

   

      鸣人今年读高三,正是学习紧张外加长身体的关键时刻,以前他和好色仙人一同生活的时候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他经常在假期时间去做一些兼职和打一些零工,赚写基本的生活费。好色仙人除了在一些隐蔽的报刊杂志发表色情小说外,也干一些七七八八的体力劳动活儿,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卑微但却快乐的活着。

        鸣人曾经问过自来也,为什么一直不寻找另一半,他笑嘻嘻的打趣道,“好色仙人好色仙人,其实仔细看你也是长得挺帅嘛!毕竟一把年纪了,这个样子也还是不错啊,怎么一直不找老婆呢?我可不信没人会看得上你啊!”

    “你这小鬼,竟然还会夸我帅哈哈哈!”自来也大笑着,皱纹爬了满脸,他用厚实粗糙的大手用力的揉弄鸣人的金发,颇有几分感叹的说道,“说了你也不懂啊,你爷爷我可是一个痴情之人啊,”笑着笑着,他的眼睛蓦地黯淡了下来,鸣人也随着他的表情一同沉默着,“我爱的人在我年轻的时候去世了,本来想就那样将就的过一辈子的,可是人越老,却越怕孤单,所以我就收养了你这个小鬼啦!”

       那是鸣人第一次从自来也的口中听说他过去的故事,也是他最后一次开口向自来也询问。后来,他从另外一些人口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原来自来也曾经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年轻的时候满腔热血,胸怀抱负,可最后因为丧失了爱人,所有的激情与梦想都伴随着她一同逝去了。现在随便写些色情小说,既是对曾经的才华最后的祭奠,也是某种形态上的自甘堕落。

       自来也去世后,鸣人也会这样安慰自己,那个老头子一定是很开心的去寻找他的爱人了。他才不担心他在另一个世界会孤孤单单的没人要呢。

        那么自己呢?也会遇到一个深深爱着的,让自己此生都不会孤独的人吗?

        如今自来也死了,鸣人的生活条件也更拮据了。鹿丸他们已经好几次对自己慷慨解囊了,再去找他们帮忙,也实在是愧对为他们的朋友。反正学习成绩也是一塌糊涂,干脆退学算了。这样决定的鸣人很快就在学校把相关事宜办好了,跟几个好朋友道了别,校园生活也算是就此结束了。

        没有任何一种青年即将步入社会的忐忑不安,迷惘彷徨,童年流浪的时光,早就让他认识到了世界的黑暗与残忍。他不怕前方任何未知的阻碍,他只怕累的时候偶尔放松,背后,却没有一个支撑陪伴他的人。孤独的痛苦,他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体会。

       所以在佐助这一天为鸣人做好早餐后,他疑惑的发现鸣人没有丝毫动身上学去的意思,不禁问道,“你今天不上学?”

     “啊,你说这个啊,我已经退学啦。”鸣人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口齿不清的回答着,而佐助并没有如同往常那样被他的滑稽神态所逗笑,他严肃的问道,“为什么?你不喜欢上学?”他分明就看的到鸣人去学校里和他那些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是难得的开心的时刻,他应当是喜欢大家的陪伴的。

   “不是不喜欢啦,只是我没钱读书啊。”鸣人的笑牵强又生硬,看的佐助觉得很碍眼,他其实早就想告诉这个白痴,你没必要在任何时候都强颜欢笑,比如你现在这个样子,笑的就比哭还难看。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他不习惯管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你接着去上学,我帮你出学费。”

      睁的圆圆的眼睛像一颗蓝宝石,闪烁着圣洁而澄澈的光,佐助透过那双眼睛,看见的是一颗单纯无暇的心。“你……你有钱?”

   “哼,吊车尾的别忘了,我可是一只阴阳猫仙。”他的模样还是那么神气又傲慢,拽拽的又装酷的性格一直都是鸣人最讨厌的了,可是此刻,他只觉得面前这个人,是在用一种别扭的方式来表达出这个人特殊的温柔。

       而佐助从来不认为帮助一个人类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看见鸣人眼中的惊羡和意外后,他却有了一种空前的得意,那是比找到机会取笑宇智波鼬的时候,还要更深的满足。佐助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总之这个白痴的反应。让他很受用。

      “佐助,你对我真好。”鸣人笑的像一颗太阳,那笑容中绽放的光芒灿烂的刺痛了佐助清冷漆黑的眸眼。他真诚的话语和真挚的笑容,只会让自己倍感可笑与难堪。他在短暂的恍神之后,很快便恢复如常,“嘁,只是为了完成自来也的心愿而已。”

  “我知道,不过还是很谢谢你!”

      佐助的眼睛移向了别处,他镇定冷漠的表面下是一颗狂跳如麻的心,他在鸣人看不见的地方将指甲嵌进了掌心,唯有这种轻微的自虐般的疼痛才能微弱的抑制住他沉闷压抑的心情,喉咙像是被什么很苦的东西堵住了一样,干涩的发疼。他看着鸣人碧蓝的眼睛,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

        他明明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他低垂着眼帘,努力清空了方才脑中所有的杂乱思绪,黑眸变得深沉无光,长长的刘海微微遮掩住了低垂的神色,鸣人看着沉默不语的他,忍不住悄声问道,“佐助……你…你怎么了?”

     “没事。”他冷冷的回答,鸣人有一种瞬间如临冰窖的沁入骨髓般的寒意,难道刚才的温柔,都是自己臆想出的错觉?他尴尬的笑笑,“哦,嘿嘿,没事就好啊,突然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必须快点行事了,佐助暗暗的想到,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不能离这个叫做漩涡鸣人的家伙太近,不然他会把自己变的很奇怪。可这该死的灵力还是没有任何显示,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圆满结束?对他好?爱他?佐助想着这些啼笑皆非的话,那不就是逼迫自己不断的去接近他吗?

        这真是一个矛盾而复杂又太难搞定的心愿。佐助头一次在冗长的岁月长河里,感到了被淹没般的窒息感。难道,是他的劫数到了吗?
    



我真的太啰嗦了……大概下章就会是一些甜的日常了吧…中间也会有一点点虐夹杂,不过最终一定还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٩(๑´∀`๑)ง*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