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疯子与傻子(一)


一,未来现代半架空向(无科幻元素)
二,短篇,正剧向
说是正剧向但其实大家就当乐子看吧23333333,bug请原谅,可能也没什么逻辑,不喜勿喷( •̥́ ˍ •̀ू )
标题绝对没有黑角色的意思,都是爱称都是爱称,我爱佐鸣我爱佐鸣我爱佐鸣!

x元3737年,曾经驰骋整个世界几百年的忍者制度早已不复存亡,强大的科技与革新日新月异的统领着不断前进的现代社会,平等这一观念愈发深入人心,和平这一主题越发成为全世界的信仰。人们不再需要一个生逢乱世的英雄拯救苍生,也不需要复杂繁琐的忍术自我保护。

忍者这一概念早已成为漫漫历史长河中的模糊概念,只有在市中心的博物馆里,还摆放着几件忍者时期的物件。锈迹斑斑,无人问津,它们孤单的躺在透明的玻璃箱里,供人赏玩。但不幸的是,人们对此并不感兴趣,除了小孩子经过时会好奇的凑上前去看一看,但很快就被大人牵走。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并不是一段值得歌颂的年代,狼烟四起,战乱频繁,虽然的确有过鼎盛时期的和平无忧,但“影”和一国一村的这种制度,遭到了不少后人的诟病,缺乏公正性以及绝对的公开性,背后的黑幕太多,也在那时逼的一些人被仇恨所驱使,堕入黑暗,造成了一系列的麻烦。还有就是,忍术这个东西太过强大神秘以及残忍,它的毁灭性不可估量,因此早在那时就已经出现渐渐出现了反对的人。

时过境迁,科技进步,反对的呼声越发强大,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场战争后,忍者终于消失殆尽。

在史书的记载上,却只有寥寥几笔的简介,对那个时代的描述和褒贬,也只有少的可怜的几页。但是,有人在的地方就有传承,还是有不少的故事流传了下来,或真或假无法考究,更多的人把它称之为传说。

中村佳子是x报新闻社的社长,据说她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曾经是一名忍者,所以她们家族留下了不少关于忍者那个时期的故事。从小就与众不同的她对忍者,忍术这些东西有着浓厚的兴趣,上大学毅然而然选择了历史学这一专业,毕业后经过自己的努力开了一家报社,专门刊登记载有关忍者时期的史事,虽然受众不广,但由于出色的制作和良心的报道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

中村佳子在大学时查找了不少忍者时期的史书文献,还游历了一些地方询问了几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在那些支离破碎的记载和一些老人的描述,以及自己家族流传的故事,中村佳子是为数不多的在历史学方面对忍者时期有一整套完整体系的人。但她仍在不断地探索,因为她觉得,那些东西,不应该被遗忘,无论好坏,每个时代都是有其存在的意义的。

尤其是这一段时间,她了解到了带领了忍者时期的火之国最繁荣和平的年代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她翻遍了书籍,走遍了各地的图书馆,博物馆,也只找寻到了一张模糊粗略的画像。依稀能辨认出金色的头发,还有脸颊上有着奇特的猫须胎记。其他的眉眼,轮廓,颧骨,都被晕染在了发黄腐朽的图纸上,佳子甚至无法辨认,这个人是什么表情。

而之所以对他产生挖掘探究的兴趣,是因为史书上那段稀少粗略却耐人寻味的话:漩涡鸣人,生卒年不详。忍者时期火之国七代目火影,父亲为四代目火影,为拯救村子出生时父母便双亡。体内被封印一名为九尾妖狐的尾兽,蕴藏巨大力量,从小遭村人误解,身世凄惨,童年酸楚。但不计前嫌,坚强努力,多次拯救火之国,乃至整个忍界于水深火热之中,年少有为,当世英才,年纪轻轻成为火影,是个当之无愧的英雄。与妻子结婚后育有一儿一女。有一挚友,名为宇智波佐助。

妻子,儿女,父母,都没有名字。而一个挚友,却属上了姓名。这不合理的现象勾起了佳子无穷的兴趣,这应该是个很有趣的故事。

泛黄的书页掩盖不了尘封在时间里的动魄惊心,寥寥的话语掩饰不了背后的惊天动地。一定不简单,她隐隐能感觉到,这一定是一个值得人考究探寻的故事,一定有很多未知的东西等着破土而出。

而令佳子非常高兴的是,考古小队在s国的一个有名的博物馆里,发现了一件忍者时期的护额。馆长以及相关人员说,那是他们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于八十多年前出土的棺木尸骨旁被人发觉,而他们非常确信那具尸骨是火之国的七代目火影。应该是没有错的,据考究,s国所在的位置正好是曾经的火之国的领土。佳子风尘仆仆的赶往了那里,她和团队打过照面,又和馆长打过招呼后,终于看见了那快护额。

护额上的带子已经腐蚀的七七八八,唯有中间的金属还大致完好。不过仍旧是锈迹斑斑,残损不堪。很明显这是火之国的护额,那标志佳子是熟悉的,护额金属上还有一道横向的划痕,刺目而显眼。“为什么会有一道划痕?”佳子忍不住问道。

须发皆白的馆长摇摇头,他表示这么多年来他们也无从得知。“可以允许我带回n国拿去研究一下吗?”

“抱歉,不行。”

佳子想了想,又说到,“那我可以每天来看看吗?”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确保你不会把东西带出馆外就可以。”

“我不会的,谢谢馆长。”

为了探查出这个护额的故事,准确说是七代目的故事,佳子带来了大量的仪器,以及文献,书籍,她甚至不惜在博物馆打起了地铺,日日夜夜守着这块护额。在一系列的探查中,佳子侦测到这块护额上的划痕并非被石头或匕首等钝器利物所致,具体原因尚需进一步观察,但是佳子推测,这应该是当时的忍术所导致的创伤。可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必定是忍术极强,力量数一数二的人物,又有谁能伤到他的护额?如果是较早时期就有了这个划痕,那他为什么不换一个护额呢?这说明,这个护额一定对他意义非凡。

或许,跟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人有关也说不定。

很多的结论都来自推测,真正通过考察得出的切实的证据却寥寥无几。这些天以来,佳子可谓是一无所获,她感到身心俱疲。

这一天晚上博物馆人格外稀少,外面下着滂沱大雨,这个佳子用来研究护额的房间本就不允许非工作人员进出,此时更是只有她一人。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护额上的这道划痕,凹陷进去的这浅薄的一点点,却在一次一次的触碰里,变得深邃而沉重。她打了个哈欠,眼皮开始发重,长时间的工作使得她脑袋昏昏沉沉,外面的雨声像是催眠曲一般,她不停的打着瞌睡,终于还是没有防备的沉入了梦乡,手中还捏着那个护额。

佳子感觉自己在做梦,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薄雾,周围的一切朦胧而氤氲,像是被水打湿的水墨画,在她的眼中不断晕染成模糊的一片。脚底下踏着的却是真切的土地,好奇心驱使着她慢慢走进雾里,而当她感觉已经快要穿过这片雾时,尽头深处,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穿着黑色的披风,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半边脸,另一只可见的眼睛是如墨的黑,他面无表情的迈步而来,连带着一股冷清冰寒的风,佳子哆嗦了一下,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并不会伤害自己。

他渐渐走进,佳子发现,这是一个十分俊美的男人。虽然就像一块冰一样生硬而寒冷,但是依然冻不住他雕塑般精致的容颜。

“那块护额是我的。”

“哎?”佳子惊讶的睁大眼睛,虽然画像不甚清晰,但她能分辨出这个人和七代目火影完全不是一个人。如果不是七代目的,那难道那块尸骨也不是七代目的?

“我叫宇智波佐助。”

这个名字一出,佳子是惊讶而欣喜的,但是她同时又疑惑着,难道那八十多年以前挖出的尸骨也是宇智波佐助的?

“尸骨是他的尸骨,但护额的确是我的护额。”

佳子感觉,这个人在提到“他”这个字时,目光变得柔和了几分。

“你的护额为什么会在他的尸骨旁边?”

“你不害怕我一个死了几百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吗?”他没有正面回答佳子的问题,而是冷冷的反问着。

“我不怕。”

宇智波佐助不说话,佳子看见他的手中拿着那块护额,什么时候到了他手里的?护额也跟着自己一同进入了梦中吗?佳子选择忽视这些实际性很强的问题,能够在梦中见到宇智波佐助,本就是一场她想都不敢想的梦。哪里还需要想那么多问题。看来注定她是要解开谜底,了解真相的人,佳子感到很兴奋。

“我为什么会梦到你?或者说,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梦中?”宇智波佐助把护额捧放到了他淡薄的唇边,他闭上了眼睛,而后又睁开。这是一个虔诚而真挚的吻,那双看起来冰凉的薄唇吻住了本就冰凉的护额, 而那个人放松的神情,舒缓的眉目,又仿佛在昭示着这个吻里饱含了多少温度。

“不是我出现在了你的梦中,而是你进入了我的意识里。”

“你的意识里?”

“对,我的灵魂与记忆,都在这个护额中。”

“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宇智波佐助的态度很冷淡,佳子不确定自己出现在他面前是否是他乐意的。所以她也不敢冒冒失失的一下子问出太多问题。但是她向来是不信鬼神之说的,即使她的工作经常是跟一些死尸打交道。

“你是,漩涡鸣人的挚友?”

“挚友?谁告诉你的?”佳子发现宇智波佐助在听到这两个字时的眼神,冷厉的如同刀锋和针尖,只要再近一点,就会被他眼中的寒意刺伤。

“是书上这么写的。”

“哦,书上啊。”他自嘲的笑了,那短短的一笑里,有太多悲凉和哀恸,以及无奈,“愚蠢的木叶,愚蠢的吊车尾。”

“那你们……?”那就一定不是挚友了。

“他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那个男人淡淡的说着,而本最应该让佳子愕然的话,却意外的让她很快便接受了。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更加合理的解释吗?

     “你想知道我们之间的故事?”

      佳子点头。

      “太长了,我直接给你看吧。”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