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疯子与傻子 (番外 鸣人视角)

瞎几把撸了个番外233333333,有点不知所云的感觉,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心中sn带给我的感受表达给大家。希望不是画蛇添足吧233333333333

鸣人婚礼那一天,是阴天。灰蒙蒙的云漂浮在天际,黑色的身影淹没在远方,化成了他眼睛中的一个点,像是洗涤不掉的污渍,又像是牢牢笼罩的阴霾。佐助没有来,明明他的不辞而别是自己造成的,为什么还自私的期待着他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只是鸣人很讨厌佐助的不辞而别。这会让他想起多年前佐助初次离开木叶的情景。这实在是一段不怎么愉悦的记忆。那之后,他费尽千辛万苦,用尽前所未有的勇气,下定着一个又一个残酷的决心,才好不容易把他带回来。

     佐助不会离开的,鸣人安慰着自己。

      鸣人是一个爱笑的人,更何况今天还是一个值得他高兴的日子。所以没有人怀疑他的笑容是真是假,也没有人会仔细看进他眸眼深处那愈发渐浓的哀伤与失落,从小到大,漩涡鸣人在很多人心中,就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会烦恼,只知道张着嘴大笑的笨蛋。有谁会在乎一个笨蛋的笑容是虚伪还是真实的呢?他努力把嘴角咧开,腮帮都扩展的酸疼,渐渐地,笑容也不再需要努力才能做出来了。他剃的短短的金发让他显得精神而成熟,他似乎不再是那个从前咋咋呼呼,大大咧咧的少年了。

     以至于,在佐助亲吻他之后,他都能压抑住心底强烈的悸动和激动的狂喜选择装傻。漩涡鸣人一向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他从不会故弄玄虚或是班门弄斧,他做的很多事情看起来又愚蠢又好笑甚至没什么逻辑,但是他从来都遵从内心的想法,即身体与心的本能。

      可他偏偏在最应该坦诚相对,遵从本心的事情上,选择了违背。不是因为他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后,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平常人的那一套。

      只是单纯的因为,不得已。

      早在佐助亲吻他以前,他就已经下定了和雏田结婚的决心。所以,那个人做出这件事情的早迟与否,并不影响这件事情所带来的结果,无非就是,让他的纠结更多一些。

      木叶高层对佐助的由于惧怕而衍生出的猜疑,强制性的压迫,他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去辩解,帮助。他知道佐助对此是不屑一顾的,所以他不会喊他一起来,而由于某些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原因,他也不想让佐助知道这些事情。

     还有关于宁次的愧疚,日向家在木叶的影响力以及背后蠢蠢欲动的势力,还有雏田对自己那青涩柔软到不知该如何拒绝的恋慕。就像是一根一根无形的银针,时不时扎在他烦忧重重的心田,有时候他在想,自己当这个火影有什么意义?太多的事情他束手无策,被迫选择退让妥协。他的确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而这个实现梦想的过程,他也从未后悔过付出和坚持,但他从没想到过,梦想实现以后,还会连带着承担千斤重担般的责任。

     不论如何,他要为他的梦想负责,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初心。

      有时候他也会设想,如果自己和佐助在一起的话,他会不会幸福呢?无法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吧,而拥有家人,获得和平常人一样的幸福,是他们共同的心愿。所以,即使他和佐助有什么可能,日后也会有很多遗憾的。

     他不断的催眠着自己,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佐助,我告诉你哦,我要和雏田结婚了,说起来,你这家伙也一把年纪了,也该考虑成家立业的事情了吧!我看小樱就挺不错的啊!”他夸张的笑着,努力把那个傍晚的亲吻屏蔽在脑后,努力把那丝强颜欢笑的尴尬隐藏的更深一些。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感到很紧张。因为被自己搂着的这个人,沉默不语。

      他半低着头,鸣人只能看到他抿紧的薄唇,侧脸的完美轮廓越发僵硬和刚直,以及那微微颤抖的身体。佐助会干什么呢?鸣人的心狂跳着,他以为这个家伙会给自己一拳然后说出什么表白之类的酸话,或是直接的表现出他的抗拒和反对。

      然而在长久的沉默后,鸣人感觉他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了下来,他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眼睛,鸣人遮遮掩掩的闪烁着这灼热的目光。“这样你会快乐吗?”

      “…哈哈……这…这还用说吗?结婚嘛,当然会快乐啊!”

       接着他背过了身,不再说出一个字。两三步的距离,两厘米的身高差,鸣人却觉得在此刻,他们之间隔了万水千山。他终究还是把背影留给了自己。只不过他不会再冲动的离开不再回头,自己也再也没有了奋不顾身抛下所有去追逐他的立场和精力。

     鸣人知道佐助是心痛的。然而他除了跟小时候一样连带着一起痛苦之外,找不出任何安慰他的办法,因为这一次促成的,就是他自己。

      鸣人永远会记得婚礼那天灰霾的云,阴沉的天,盘旋展翅的鹰,漱漱飘落的叶,还有那个人,最终消失不见的背影。而新娘的美丽妆容,宾客的盈盈笑意,嘈杂鼎沸的婚礼现场,都跟一阵转瞬即逝的烟尘一般,风一吹,就消散了,淡薄的找不出一点痕迹,仿佛从来不曾出现于他的记忆里。

      佐助没有跟以前那样寄信回来,石沉大海,音讯全无。而自己想了又想,斟酌再三的才寄出去的信件,也从来没有得到回复。鸣人焦心的等待着他,然而木叶的事情不容许他分心,更不容许他出去找他。

      佐助一定是生气了。鸣人站在宇智波老宅门口,轻轻抚摸着团扇标志。他将额头印在印有团扇标志的墙上,想象着这是那人的肩膀,胸膛。

     我很想你啊,混蛋佐助。你能感受到我的思念吗?如果说以前的你因为仇恨塞满了心中而听不到我的呼唤,那么这一次我的思念是不是已经在那随风飘远的绿叶里传达到了你的身边呢?

      鸣人没有刻意的去记下时间的流逝,直到在过生日的时候,他才猛然想起来,那个人已经十年没有回来了。他自己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但是,思念从来没有因为繁琐的生活细节埋没,也没有被繁重的火影工作遗忘和淡薄。反倒越发强烈,迅猛,不管是夜深人静时的辗转反侧,还是沉睡也进入了全部都是他的梦境。

      再等等吧,等他把最后一点事情解决了,他一定要出去找佐助。

      接到死讯的那天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暗部将佐助的护额递到了自己手里。他用力的抓着这个护额,仿佛还想抓住最后一点濒临灭绝的希望。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一滚就出来,一发不可收拾。雨丝从窗外扑打进来,寒冷刺骨的触感,像针扎一般。那些年关于那个人的所有记忆,潮水一般涌入了脑海。这时才猛然发觉,他的人生里,宇智波佐助这个人不知道占了多少重要的部分,哪个地方失去了他,漩涡鸣人的的生活轨迹就像是偏离了正轨,朝某个未知的方向偏离。

     从生离,到死别,不过弹指一挥间。他们好好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想来想去,除了十二岁时的第七班,再也找不出另一个值得怀念的时候了。不是争吵,就是厮打,他们好像从未合拍,但是却密不可分。

     以至于鸣人在意识到佐助死了这个事实以后,才发现自己也已经变得不完整了。

     如果当时他能好好的跟佐助解释,佐助是不是就不会一直不回来呢?他追逐了那么多年的人,最终却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让自己永远失去了追逐的机会。

      这个世界还是照常运转。有人因为他的死悲痛欲绝,有人因为他的死沾沾自喜,有人因为他的死畅快淋漓,活着的人怎样都无所谓了。死去的人什么都不用在乎了。

     也许是日积月累工作上的疲累,也许是失去挚爱之人的痛彻心扉,鸣人的身体不怎么好了。他用尽自己的全力把那些埋藏在黑暗深处的阴影驱逐,退散,他想让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和平公正的木叶做到真正的和平公正。他不想看见这个世界上还会出现另一些像他和佐助那样的人。

       佐助走了不过十几年,就轮到他了。他听见儿女的哭泣和呼喊,他看见周围的一切渐渐模糊,他的眼皮沉重,脑袋昏沉,孱弱着死去的模样难堪又狼狈。

     但是他的身体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佐助…”他轻轻的呼喊着,也许那个混蛋会来接自己也说不定。

     “吊车尾的,我一直都在这儿呢。”他侧头,看见他温柔的脸,他握住自己的手,将自己的脑袋枕进他的胸口。鸣人笑了,耳边的哭泣变成了缥缈的歌声,眼前模糊的景象变成了虚幻如画的繁华梦境。

     他还欠佐助一个吻,一句喜欢,一个爱字。遗憾的一生就这样猛然结束,他的手边攥紧着护额,那上面有他残留的温度,还有自己留下的痕迹,那是唯一一件,印证着他们的结合的物件。

     时间会风干过去的记忆,岁月的浪潮足以汹涌到淹没一个时代,也许若干年后还会有人知道他,也许他也会被荏苒的光阴淘汰的不见踪迹。但是,只要一想到,可以和佐助去到同一个地方,他就对那些未知的方向,充满了无尽的期待。

     这是一个并不美好的时代,这是一段平淡而无趣故事,没有长相厮守,岁月静好,故事中的主角,好像都落了个不得善终,将之称为爱情都是干涩而无力的。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他们相爱过,除了那离开以后在另一个地方重聚的他们,感觉彼此的灵魂交汇在一起之后一切仿佛全部复苏的那一刻。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