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赌约(一)

   一,新坑预热
   二,古代架空,带点神话色彩,有前世今生梗
   三,我真的是想等到想出更多情节以后再来操刀,可是…忍不住
                                       (一)
     妙木山,烟涛微茫,高耸入云,宛如一块登天的云梯横亘在神州大地。此山也的确称为仙山,如同神话传说中的蓬莱岛一样。它静静地矗立在这片土地之上,不知已有多少年岁,许多名人志士,风流骚客,欲图登临此山一览乾坤,拜访那寄居在山顶的神仙,可往往刚入丛山峻岭之间就迷失了方向。它像桃花源一样神秘莫测,渐渐的,关于妙木山的传言也越发神乎其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真真假假,都被世人那忍俊不禁的揣测玷染的失却了一部分美感。

     晴空万里时,暖阳透过层层云雾在山峦之间折射下丝丝缕缕的金光,雨水沐浴后,整座山透露着清新湿润的草香,翠绿幽深。山的对面,有一山谷,名曰终结之谷,,谷间有一瀑布流淌,奔流不息,壮阔雄伟。瀑布脚下的河流边,有一颗大松树,枝繁叶茂,树干粗壮,宛如一个巨大的斗篷,足以遮风挡雨。

      鸣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来到松树旁的瀑布底下,玩水嬉戏。那松树枝丫间寄居着一只松鼠精,鸣人为他取名木叶丸。这是鸣人在妙木山众多精灵神怪玩伴中的其中一个,木叶丸尚只有百余年的修为,化成人形时还只是孩童形态,因此他称呼鸣人为鸣人哥哥。

     “木叶丸!”这天风和日丽,鸣人从师父那里偷跑出来,步履匆忙,被师父一直逮着修炼法术的鸣人终于找到了逃遁的机会出门玩耍,整个人都显得生动活泼,神采奕奕,“我来啦!”

      小小的松鼠精从树丫腾地窜了下来,猛的扑到鸣人身上好一阵乱蹭,“鸣人哥哥,你师父最近教了你什么法术啊?我想看看。”

      闻言,鸣人便一边摆手一边走到水边叹气道,“怎么一见面就提这些,太没劲了!”正欲赤足踏入水中玩耍,突然发现一块石头上趴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敏锐的嗅觉让鸣人和木叶丸都闻到了浓厚的血腥味,定睛一看,那人的背上插着一支箭,暗红的血已经染红了身体周围的水源。

      “鸣人哥哥,他…他是人类吗?”木叶丸诧异的发问,鸣人已经大步踏足到那人身边翻过了他的身体,苍白的面孔毫无血色,眉间紧蹙,薄唇紧抿,带着一股不甘和愤恨。这是一个长相十分俊美的人类,即使衣衫褴褛,血污连连,神色孱弱,双目紧闭,但依然收敛不住那凌厉肆意的英俊。尤其是那头乌黑的发,让鸣人觉得既惊艳又好奇。

     定了定神,鸣人抽出了那人背后的箭,一只手止血,一只手施展仙法为他处理伤口。金色的仙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愈合着伤口,可那人却依旧未曾转醒。鸣人开始恼怒起为何平时自己不好好跟着师父学习各种法术,这会儿连最基本的救人的仙法都使的不足。

     眼看鸣人已经把那人背到了背上,木叶丸赶紧跳过来说到,“鸣人哥哥,你师父不是说过我们不能跟人类有任何的关联吗?而且这个人太可疑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我们……”

     “木叶丸,见死不救这种事我可做不出来的说!不管啦,我要先把他带回去!”

      这个人类…还真不轻……鸣人脸上的表情可谓苦不堪言。

      “好色仙人好色仙人!!!!”鸣人风风火火的跑到了半山腰他和师父居住的木屋旁,前一刻还愤怒难当的好色仙人在看清鸣人背后的人时,却转为了惊慌愕然的神态。

      “鸣人,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瀑布底下看见了他,他好像受伤挺严重的,我……我就把他带回来了…好色仙人你不要生气啊我说…”

     自来也未言其他,接过鸣人背后的人,将之安置到了房间里。

     鸣人在房里照顾着那个人,而自来也站在木屋门口一脸忧愁。他走到崖边,俯瞰着云雾缭绕的山川,一只苍鹰突然尖啸着划破了深山的宁静,它铺展着遒劲有力的翅膀,纵身飞跃在山巅之上。

      不可能会有凡人找得到这里来…除非是他。自来也深深望一眼屋内,心中仿佛被千斤巨石沉沉压住,那越发汹涌的惆怅之情堵塞的胸口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窒闷。这种安宁无忧,与世无争的日子,是否要就此终结了呢。

      鸣人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双瞳与他的发色一般,是深沉的黑。那个人皱皱眉头,双眼还暂时处于一种失焦的状态,等到定过神来,终于防备的冷声询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喂喂喂,你这家伙,你是谁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吧我说!是你擅自闯入了妙木山啊,我还救了你呢。”

     他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鸣人吃惊的看着那人虽然表情变化不大的一张脸上,却是溢满着深深的戾气和阴鸷,这个人仿佛背负着太多沉重的东西,那幽深的眼瞳深处,似乎掩埋着太多秘密。鸣人对人类不曾有过了解,却直觉他们是复杂的。而这一点在这个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金色的发,蓝色的瞳,脸颊上像猫一样的须痕,那人一寸也不放过的扫视着鸣人的身体,鸣人被他的强烈的注视弄的极不自然。双颊在无形之中染上了些许羞窘的红,“喂,我说你这家伙不要老是这么盯着我看啊,你还没告诉我……”

     “你是狐妖?”在看到鸣人身后的尾巴后,这个人冷冷的打断了鸣人嘀咕的话。
    
      “哇,你你这么说很失礼啊我说,我才不是什么妖怪呢,我是狐仙!”鸣人得意的抬起了下巴,神色之间有几丝倨傲和自大。而在对面这个人类来说,只是一个蠢透了的表情而已。 狐妖?狐仙?都不重要。那个人在心中冷笑道。他总算是找到他想要的了,不管这中途究竟付出了多少代价,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今天化为一个值得。而他将会把他所承受的所有东西,全数还给那些人。

      “我叫宇智波佐助。”

      “你终于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啊我说!嘿嘿,我叫漩涡鸣人!”

       佐助被这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笑容震住了一瞬,微微扩大的瞳孔里倒映着那张干净灿烂的笑颜,仿佛狂风暴雨过后的阴霾天空驾起了一道彩虹,令他被灰暗和阴郁所填满的心中有了片刻的洗礼和安宁。

      然而也只是一瞬而已,那背后的痛太过沉重,那流过的血太过猩红,那入骨的恨意太过猖獗,那做过的一个个噩梦太过真实,他不可能因为一个笑容就忘掉所有的过去。他很快便收敛起了那丝惊羡,低垂的眼眸深处,翻涌着波澜壮阔的思绪,紧握的双拳在破烂的衣衫下由于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许久,嘴角划起了一道冷笑的弧,像是地狱深处的恶魔终于寻觅到猎物之前的最后讥讽。

     鸣人晃了晃脑袋,他觉得刚才看到的应该是错觉。“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呀?我把师父喊进来给你看看!”

      “好色仙人好色仙人!他醒啦!”

       自来也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鸣人没有发觉师父的任何异常,他开心的走到师父旁边,大声说道,“好色仙人,这个人叫做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自来也心中一颤。刚才的巨石化为了一块一块破碎的石子,用尖利的口子艰涩的凌迟着自来也惶恐不安的心。

       佐助和自来也对视了片刻。前者眼中那深沉的黑掩埋住了他的所有情绪,他像是一个无欲无求的隐忍之人,而太过隐忍和冷漠的背后,却是足以刺痛双目的血腥和黑暗。

      “鸣人,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哦好!”走了两步又回头冲佐助说道,“佐助你好好休息哦!我马上就回来找你玩儿!”

     佐助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而这已经足以让鸣人喜悦。不清楚人类的他,看不出伪装,看不出敷衍,只知笑就是喜,哭就是悲,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泾渭分明,不掺一味。

       木屋外景色如常,鸟啼猿鸣,秀绝绮丽,云雾围绕着神秘莫测的妙木山,将之掩映在碧空之下,黄土之上,天地之间,大而广阔,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它身在何方。远方的乌云似乎开始被风吹了过来,太阳不知何时钻进了云层深处。不多时,已然风云变色,暴雨将至。
         “鸣人,你知道凡人一般是不可能找到这个地方的吧。”自来也看了一眼屋内,转而又将视线安放到了遥不可及的远方。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