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我的霸道王子

一个傻白甜的无良脑洞23333333333,有肉有肉!

                              (一)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宇智波二王子要纳妃啦!”尖锐的声音高亢的划破了木叶村的宁静,白花花的报纸铺天盖地如雪花一般倾洒在了大街小巷,千鸟国一众少女的心哐啷碎成了玻璃渣。可是接下来一句话顿时又让她们死灰复燃,欣喜若狂。“无论平民贵族,无论男女,只要年龄在十六到十八岁之间,且身体健康,心智正常,都可前往王宫进行竞选!”

“啊啊啊啊啊!有机会啦!!”海潮一般汹涌整齐的嘶吼在平静的木叶村掀起了一波又一波回音,树林间的鸟儿扑棱着翅膀惶恐上天,田地间的兔子缩进窝里探头探脑的向外张望,甚至猫狗,甚至鸡鸭,甚至牛羊…这足以震的天地变色,地动山摇的尖叫无一不昭示着那位宇智波二王子的魅力究竟是何等的大。梦中情人,遥不可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犹记得那年国王王后带领两位王子屈尊驾临木叶村,整条街都被围的水泄不通,保安们奋进全力,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足以抵挡住几乎发疯的万千少女。鲜红的玫瑰花被每一个少女捧在手心,她们虔诚的把花用一个递进的姿势隔空传送给马车里的二王子,不顾少女的矜持与婉约,大胆放肆的表达自己的爱意与倾慕。推挤间,不少玫瑰花束上的花瓣掉落了下来,偶尔刮来一阵风,扬起漫天艳红花瓣,将整条街渲染的芳香扑鼻,美艳绝丽,幸好有不少有心人适时的拿出相机捕捉到了这一奇景,才会使得今天也把那个日子仍旧为人所津津乐道。

不过从始至终,那位神秘莫测的二王子都没有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国王,王后,以及大王子,都礼节性的拉开轿帘朝外微笑,除了二王子。这更加使二王子的魅力无限的膨胀。大家见过照片上的他,画像上的他,不单单是俊美的外表为人惊艳,更是那高冷的气质使得更多人容易想入非非。

可是,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一句特别重要的话,在那个“纳妃”的新闻里…“无论男女…”沉浸在狂喜中的万千少女实在无暇顾及这点微不足道的可疑地方。她们只知道自己多了一个成为王妃的可能。最重要的是,二王子竟然连相貌的要求都没有说……哇,真是一位有内涵有主见的成熟男性。少女们眼中的粉红桃心闪烁的更厉害了。

正在山坡下的草坪上躺着小憩的鸣人就是被这些狂轰乱炸般的刺耳声音猛然吵醒的…一旁的黄牛哞哞眸的叫,似乎连它都被村子那边的燥乱吓坏了。鸣人的草帽往下盖住了脸,嘴里衔着一颗狗尾巴草,正闭着眼睛悠哉的午睡,就这么突然被吵醒了。他“呸”的一下把嘴里的狗尾巴草吐了出来,然后把自己的草帽扶正,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眯着眼睛看向村子里。“这是发生了什么啊我说?”

耀眼的午后阳光投射在鸣人的脸上,将他耀眼的金发渲染的愈加璀璨,明亮清澈的眼睛彷如此时的天空一般瓦蓝瓦蓝的,他沐浴在阳光中,像是把整片天空都藏进了他无垠的眼波里。疑惑眼神加上抓头发的俏皮动作,以及两边脸颊上的猫须胎记又使得他在这种广阔的美好之中多了一分清新单纯的可爱。

正疑惑着,一张海报就被风吹了过来正好盖住了他的整张脸,他从脸上拿开海报,看着上面显眼刺目的文字以及图画。“宇智波二王子宇智波佐助已到适婚年龄,有心觅得一佳偶成百年好合,无论平民贵族,无论男女,只要年龄在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且身体健康,心智正常,就可以前往王宫进行王妃竞选。”

“卧槽?这啥啊?这么草率就纳妃?这可是传说中的宇智波二王子的说啊!…无论男女是什么鬼…?”鸣人嘴角抽了抽,眼皮跳了跳,突然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海报一旁印着宇智波王族的团扇族徽,以及千鸟国标志的雷电图案,还有鲜红的圆形印章。看来的的确确是货真价实经过官方验证的“纳妃”海报了。不过,关他漩涡鸣人啥事?鸣人撇撇嘴,这位宇智波二王子几乎是整个千鸟国所有少男们从小到大嫉妒的对象,按理说他如今要纳妃了,作为嫉妒的人中的一员里的漩涡鸣人来说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他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喜悦和兴奋。他随手把海报扔到了一旁,吹着口哨牵着大黄牛回了家。

“哈哈走啦九喇嘛(牛的名字叫九喇嘛2333333333)!回家啦!”

刚到村口,鹿丸还有牙,以及小李,丁次就乐呵呵的围上了鸣人,甚至连一贯懒散,与世无争的鹿丸都难得的显现出了开心的模样。“鸣人鸣人!你小子肯定听说了吧!宇智波二王子宇智波佐助要纳妃啦!哈哈哈咱们的头号最大情敌终于要脱单啦:以后木叶村的漂亮姑娘们就任我们挑啦!”

众人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劲头,随时准备在下一秒就去用尽洪荒之力追到心仪的女孩。他们当然是知道海报里无论平民贵族的规定,但是就算如此,纳妃也只会纳一个,不管怎么说,他们这些屌丝的春天要来啦!

“切,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我说?就算他不纳妃,我漩涡鸣人还是找得到女孩子当老婆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发出了一阵齐刷刷的哄笑声,“鸣人,你这自大的性格还是没改啊,可是我们觉得,你的情况应该是,就算宇智波佐助纳了妃,你也不一定会讨得到老婆哈哈哈哈哈哈!”

鸣人咬牙气极,蓝眸瞪得浑圆浑圆,牵着大黄牛的手的手背青筋暴起,没错,他家里是穷,他的确是现在整个村子唯一一个放牛娃,可这不代表他就会低人一等,注定受人嘲讽。“可恶!”鸣人抬腿踢了牙一脚,大步流星的往家走。等着瞧吧,他漩涡鸣人一定会娶到一个全世界最好看的老婆。到时候你们就乖乖的留着口水好好羡慕吧。哼!

 回家的路上,街道上的服装店,化妆品店人山人海,一个个店家老板们乐不可支,喜不自胜,大着嗓门推销着商品,咧开夸张恶心的笑容招呼着那些几近疯魔的少女们。鸣人不禁咂舌,太恐怖了,他抬脚加快了步伐,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淹没在口水中或是被踩死在推搡的脚步里。

回家后,鸣人把牛牵到了后院的牛棚里,然后推开正门入目就是老妈那头鲜艳的红发,“小鸣你可算回来啦!”玖辛奈把鸣人紧紧的拥入怀中,鸣人气都差点喘不过来。“老妈你干嘛呀!”

“走走走,小鸣人,妈妈带你上街买新衣裳!”

“啊?为啥呀?”

“呃…玖辛奈,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水门很无语的问道,一边感叹自家妻子说风就是雨的快捷行动力,一边又无奈着她从不按牌理出牌的风风火火的性格。“当然啦!咱们家小鸣这么可爱,一定有可能会被选上的!”

“什么呀?老爸老妈,你们在说什么呢?”鸣人睁着大大的蓝眼睛无辜的问着。

“小鸣,你肯定知道宇智波二王子要纳妃了吧,妈妈决定让你也去试试看!”

“啥?!”鸣人惊恐的从老妈的怀中跳了出来,“可可可可…可我是男的啊老妈!”

“哎呀,你忘了海报上面写着无论男女吗?”玖辛奈眨了眨眼睛。

“啊?!可是干嘛我非得去啊?!”

“鸣人,你听妈妈说,其实我当然知道你肯定不会被选上的,妈妈只想让你去王宫里去玩一玩儿,毕竟咱们家这段时间实在拮据的很,如果你进了王宫,随便拿几个什么酒杯项链,或是珠宝的,就够咱们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啦!”

“其实我觉得…”

“水门你给我闭嘴!”

“好吧…”鸣人垂下头,在经过一番小小的内心挣扎后终于还是妥协了。

                                    (二)

宇智波王宫内,国王坐在王座上低眸怒视着站立于一旁面无表情的佐助,手中捏着的琉璃杯盏咯咯作响,风从窗棂外倾泻进来吹开了虚掩的天鹅绒窗帘,连带着装潢精致的天花板上悬挂的水晶吊灯也在左右摇晃。古老的立式挂钟正好敲响整点,悠然绵长的声音余音绕梁,将噤若寒蝉的大厅衬托的愈加可怕。

鼬站在另一边极力憋笑,国王侧过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鼬连忙定神严肃状。

“纳妃海报是你拟的?”富岳冲佐助问道。

“正是儿臣。”

    

     “简直荒谬!”手中的琉璃杯盏终于咔嚓破碎,茶水倾洒在了大理石地板上,顺着王座脚下一直流到了大堂中央,看到如此动静的众位士兵大臣们连忙惶恐下跪,鼬上前一步鞠躬说道,“父王请息怒,此事也有我参与的一份,如果父王要责罚,请连带儿臣一同责罚吧。且这份海报确实是经过我和佐助一同细细商议的,绝无半点玩笑嬉闹之意。”

      “你…你们…算了!”国王一摆手,从王座上站起来,眼中全是无奈的挫败之意,“由着你们去吧,以后怕不是要把我这千鸟国整垮了!”说完便离开了大厅,一众仆从侍卫井然有序的在后面跟了上去。很快,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只剩下佐助和鼬二人。

     “我愚蠢的弟弟哟~”鼬掩嘴轻笑,佐助额角冒出细细的黑线,“无论男女这种话都亏你说的出来啊,算你赢算你赢,等会儿我就去向父王请示,与邻国联姻这一任务,我就勉为其难的包下了。”

     “哼。”佐助冷笑,眉眼之间尽是收敛不住的得意与傲慢。

      “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为什么要加上“无论男女”这四个字的?莫非你真的喜欢男人?”

      “与你无关。”佐助冷冷回绝到,鼬挑挑眉,自觉无趣的径自离开了,所以他便错过了自家弟弟那冷酷表情下,微微发红的耳尖,还有嘴角那抹极不自然的弧度。

     事情是这样的,富岳意图与邻国进行政治联姻,正好对方也正有此意,在一番斟酌之下富岳至今尚未决定究竟由哪位儿子迎娶邻国公主,两位王子自然都是不情愿的。私下聚到一起互相推让,不过鼬毕竟是兄长,他首先作出了让步,“如果你能在三天之内找到心仪之人并且马上结婚我就去向父王主动请缨迎娶邻国公主。”

     佐助胸有成竹的勾起嘴角冷笑着说,“一言为定。”爽快的应答让鼬微微的惊讶了片刻,像是自家弟弟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似的。不过他也很笃定,以佐助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草率的随便选一个人就完成终身大事的。且这几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王宫里,根本没有机会结识更多的女性。没想到佐助竟然惊为天人的搞出了这么一个竞选…算了,鼬决定让让这个任性的弟弟。这么兴师动众的,他都不好意思不认输了。所以不管结果如何吧,鼬视死如归的把联姻这一伟大任务揽在了自己身上。

     两日后,选妃大典终于隆重开启。王宫外面长长的排满了几条街的队伍,五颜六色的衣裳和头饰使得整个宫墙都被眼花缭乱的色彩包裹着。鸣人被挤在队伍里面,一张脸羞愤的近乎滴血,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啊啊啊!!为毛只有他一个男的啊!!不过好在这些少女们都在为即将见到宇智波佐助而兴奋焦躁着,没有人愿意分出时间来讥笑他一个男的还真的来竞选,不过她们也更宁愿相信他们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宇智波佐助魅力大到足以吸引同性。

     鸣人扭捏的伸展着四肢,这套很绅士,很贵族,很上流的服装带给他的只有强烈的不适和夸张的视觉效果。这是一套很老土的装束,很明显就是那些装腔作势,附庸风雅的土老帽用来的伪装上流人士的可笑手段。

      鸣人叹了口气,更令他脸红的就是前方女性的臀和后方女性的胸都在这壮大拥挤的队伍中无意识的挤弄到了他的身上。刺鼻的香水味萦绕在鼻尖,女性绵软的身躯贴的他呼吸急促,虽然青春期的漩涡鸣人也做过不少旖旎美好的春梦,但他此刻只想快点从中抽身出去。太过猛烈的靠近反倒会使他无所适从。他只能默默地期待这个啥竞选快点结束好在王宫里捞点什么东西回家向妈妈交代。

    露天的花园里,佐助坐在地势较高的圆台之上,旁边的巨大樟树伸展出嫩绿的枝叶为他投下凉爽的绿荫,父王,母后,以及鼬都坐在身后几十米远的长廊下,花园四周围满着侍卫和仆从。佐助位于的圆台上是正抵王宫大门笔直而来的,所以加上他良好的视力不需要等对方走到他跟前来他就能决定pass还是淘汰。夏日的蝉鸣噪声不绝,池塘里的莲花争妍斗艳,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侍女在佐助身后不敢停歇的扇着巨大的扇子,杯中一刻也不停滞的随时换上冰块。丝毫也不敢怠慢这位一向挑剔,冷酷,可怕的二王子。

      佐助的手肘撑在桌子上,手掌支着下巴,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选妃大典正式开始啦!”随着王宫门口一个高亢的声音的宣布,沉寂了许久的氛围终于空前的狂躁起来。尖叫声此起彼伏的在王宫四周响起,划破天际,直达云霄。佐助用手捂了捂耳朵。

       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位粉色头发的少女,虽然在看清楚发色的时候佐助眼中就已全然失去兴趣,但是毕竟是第一个佐助还是决定给她点面子。于是就等到她走到面前来做完了自我介绍以后,才用没有一丝起伏的清冷语调说道,“下一个。”

      “那…那我…”粉发少女试图用柔情攻略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娇羞欲滴的样子来作出最后的挣扎,而她根本不知道宇智波二王子完全不吃这套。“你被淘汰了。”

     樱唇咬紧,翠绿的双眸泫然欲泣,但她还是捂住脸哭着跑开了。

     接下来的每一个,佐助的耐心越耗越少,一时间只听得到呜呜的哭声萦绕在花园里,佐助皱皱眉头,“吵死了。”而后面的国王,王后都感叹着佐助到底还是不够成熟的举动,连连摆头叹气。只有鼬饶有兴趣的耐心等候着佐助究竟要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再哭的话,要么滚出去,要么我就找人封住你们的嘴。”冷厉的眼神狠狠的扫过那一排排已经被淘汰但仍然舍不得离开的少女们,少女们心下一颤,都被这刀子般锋利的神色震的纹丝不动,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后来有几个控制不住的女孩在被宣布淘汰后直接扑了上去,佐助嫌恶的推开她们,可那嫌弃的目光非但没有让她们知难而退,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往佐助身上蹭。一旁的侍卫连忙上前拉开了她们,佐助拍了拍身上被她们碰到的地方,眼神愈发的寒冷。炎热的天气也使得他的心情更加烦躁。

     宇智波二王子的眼光真的比天还高啊。哪怕是倾国倾城之色,闭月羞花之容,都不足以让他驻足留恋。没有一分多余的停留,看不尽他深邃的眸光深处究竟隐藏着什么,也无法揣测出他的想法或喜好,因为不管什么类型的,他都只有“下一个”三个字。像是捉摸不定的风,如影随形却又触碰不到。

       午饭时间到了,一上午的光阴被全部耗费。佐助的额角被汗水沾湿了一块,冷淡的眉眼却依旧像是冬天的一块冰。宫门负责进出的人正欲宣布暂停,好让国王王后王子们吃午餐,但是佐助却说道,“继续。”

       “给他们上餐就行了,我不饿。”

                                 (三)

选妃照常进行着。依旧无果,佐助的眼神在那些一个个离去的背影里也渐渐浮现出了失望。他会来吗?原本那颗笃定异常的心此时也在动摇着,冥冥之中牵引着他那个人一定会出现的某种感觉在此刻也被他怀疑成自己的臆想。冰封的心在好不容易融化之后,似乎又呈现出了逐渐冻结的趋势。

已经黄昏,夕阳西下,灿金色的光从西方投射出了万丈光芒,艳丽绯红的晚霞把云彩漂染成了瑰丽多姿的色彩,温度依然很高,这猛烈漫长的夏日可不会因为白昼与黑夜的交替而有丝毫的停滞。身后的国王和王后已经靠在了坐垫上昏昏欲睡,鼬撑着下巴也打了好几个哈欠。佐助却一直紧绷着神经,眼神不敢有片刻的放松。因为那种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了,他觉得那个人,可能在下一秒,就会出现。

他看见了宫门的负责人惊讶又好笑的神色。他看见了一个颓丧又疲累的身影慢慢从宫门口踱步而来。耀眼的金发瞬间压过了夕阳的璀璨,湛蓝低垂的眸眼就像是某处最蓝的天,圆圆的脸蛋上分别有着猫须胎记,像极了一只肥嘟嘟的小猫。他穿着蹩脚又不合身的服装差点让佐助忍俊不禁。在他慢慢抬起头后,佐助微笑的嘴角不偏不倚的映入了那人因惊讶而圆睁的眼睛里。

“这个人,真好看…”这是鸣人在等候了一天之后,苦不堪言,筋疲力尽的身躯里装载着的那颗同样累的心中传来的第一个想法。

然后,鸣人看见那个人从圆台上跳了下来。身形矫健,身材高挑,颀长的四肢比例协调,英俊的长相比照片画像里的更好看,白皙的皮肤让鸣人自愧不如,他脚底生风的款步而来,嘴角擒着一抹得意的笑。鸣人的心怦怦直跳,为什么对方明明是一个男的却还是难以抑制的有心动的感觉呢?眉眼之间有几分熟悉的神色,好像很久以前曾经在哪里看见过。又或许,是那一场场毫无根据的梦里看见过的脸。

他伸出了修长的手臂,搂住了自己的腰,四目以想不到的距离贴近而相对,胸膛紧贴处,心跳声都似乎融为了一体,搂腰的力度执拗而蛮横,像是认定以后再也不会放手的那种坚持。“你就是我的王妃了。”

“……”

四周,传来了不可置信的惊呼。仆从侍卫惊讶的神色,国王王后眉头紧皱的愤懑,还有鼬忍笑的模样。以及,还徘徊在花园四周想要亲眼见识一下最终会打败她们的究竟会是何方神圣的少女们。

空气仿佛凝滞了,时间宛如静止了。太阳已经完全隐没了,黑夜即将吞噬夕阳的最后一点余辉,然而佐助的眼中,却彷如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就像他夜一般的眸子里突然亮开了一颗耀眼的启明星。

“啥?!”被宇智波佐助的美丽外表所短暂迷惑的漩涡鸣人终于在听到这句话后,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清醒过来,他连忙跳开佐助的怀抱,一脸惊恐的说道,“你你你…你刚才说啥?!”

“你不愿意?”佐助很肯定这个家伙是一定听到了的。那人恐慌怀疑的表情让他很不满意,愉悦的心情转瞬即逝,变脸比翻书还快的二王子马上就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骇人模样。

“我…我是男的呀我说,你…你疯了吧你…”

“把他捆到我的房里来。”佐助寒声宣布道,长臂一挥就离开了花园。仆从连忙照做。而后不忘再向外面宣告一声,“王妃已经选好,请还没有进来的姑娘们请回吧!”

怨声载道,不绝于耳,但是宫门已经轰的一声紧紧关闭。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佐助看着被绑成粽子一样但仍然在苦苦挣扎的鸣人冷声问道。

“我怎么可能见过你嘛!你可是王子啊!我只不过是一个放牛娃,我…”

“三年前,山坡草坪,漂亮姑娘。”佐助说出了几个关键字,果然不出所料的看见了鸣人眼中的惊异。

“是…是…是你…你不是女的吗?!”

“我可没说自己是女的,是你自作主张就把我当成女的的。”

“卧槽你有病啊!”鸣人大吼道,“穿成那样谁会把你认成男的啊!长得又这么…”

“长得怎么?”佐助眸光一凛,鸣人赶紧调转话锋道,“这么好看…”

  让我们把事情倒回三年前…就是玫瑰花瓣飘散在木叶街头的那一年…为什么当时二王子就连礼节性的探头也不肯做出呢?因为他当时根本不在马车上。

长久的王宫生活令他疲累不堪,无聊又无趣。好不容易逮到一次可以出去游玩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还会牺牲在和无聊的父母兄长一同出行的痛苦之下呢?而且他真是厌烦了父王那永远不够信任不够肯定的模样,好像失去了宇智波这三个字的庇护,他就真的一无是处。他才不会永远都活在自己的兄长的强大所笼罩的阴影之下,他要用自己的能力开拓出一片天地。

出逃那天为了掩人耳目,佐助拿了件侍女的衣服套到了身上,又把头发稍稍的弄乱了一下,一来二去,凭着对地势的足够了解,他还是成功的在去往木叶村的路上逃走了。后来却迷了路,行走一夜之后又累又饿,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清晨他就躺在了不知什么地方的草坡上,在迷迷糊糊之间却听到了一个爽朗健气的声音,“姑娘,姑娘…你还好吧我说…”

他睁开眼,皱眉,哪里有什么姑娘?只见一张怯生生的小麦色面孔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蓝色的双眸清澈如同涓涓清流,仿佛再近一点,就能溢出水来。清晨的暖阳衬着他金色的发丝镀上了一层银晃晃的光,这个人的身上充满了清新的青草香和干燥的阳光的味道。很舒服,佐助直起了腰板,还未开口说话,那人又接着说道,“你没事吧我说?我在附近没看见过你,你是不是迷路了呀?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姑娘?”

灿烂的笑容透露着一股质朴的傻气,脸颊上的猫须胎记很是少见,破损的草帽滑稽的盖在头顶,衣衫褴褛,手中牵着一根缰绳,往后一望,原来是一个放牛娃。听到他叫自己姑娘佐助固然是生气的,但对着这么一张脸却只有逗弄的心情,他故意不说话,面无表情的直视着鸣人。

鸣人被这么漂亮的异性注视很快脸颊上就绯红无比,佐助强忍着笑意低下头不再看他,鸣人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你不能说话吗?”他圆圆的眼睛里带着温柔的试探,小心翼翼的神情可爱的让人想狠狠欺负他。

佐助点头。

鸣人会意,坐到了他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饼干,笑着递给了佐助,“这是我老妈做的,可好吃了!”

佐助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但面对鸣人诚挚的笑容和大方的给予他竟然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松松脆脆的,甜味在舌尖弥散,伴随着幼稚的奶香。佐助不喜欢甜的,因为他觉得太腻了,但他在鸣人期待的目光中吃完了。点点头,示意还不错。

两个人并排躺在了草地上,鸣人时不时侧过脸看一眼佐助,而后终于深呼吸后问道,“看你的样子像是离家出走了吧…”

佐助不置可否。

“是不是,你的父母逼你嫁给很老很丑但很有钱的人啊?”这种事情在木叶村还是比较常见的,家庭贫穷且女儿身有残疾,如果相貌不错的话就将之嫁给一些色眯眯的地主来换钱…这种行为大概等同于卖女儿,鸣人很是鄙视。

佐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额头上冒出无语的青筋,但同时又很想笑,他紧绷着的身躯而又忍不住微微抽动让鸣人误以为他在哭,于是便更加笃定自己刚才的想法了。“哎,你别哭啊我说!”鸣人在口袋里掏了掏,纸巾或是手绢之类的东西什么都没有。他显得有些无措,慌忙之中,随口就说到,“你…你要是不愿意嫁给那个人,我…我愿意娶你!虽然我很穷,但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佐助终于忍不住狂笑了出来,但又不能发出声音他只好尽力的憋住,导致整个身体起伏的动作越发的夸张。鸣人一时间也分辨不出他到底是哭还是笑,显得手足无措,脸蛋也涨的通红无比。

佐助笑好了抬起了头,对上了鸣人澄澈的双眸,那红扑扑的脸庞就像他曾经看过的晚霞一般瑰丽,像树上成熟的苹果一般可口,佐助伸出手去捏住了他的脸,触感比想象中更好,肉肉的像个团子,鸣人没想到这个姑娘竟然手劲这么大,他被捏疼了,龇牙咧嘴的哎哟直叫。

佐助不情不愿的松开了手,他静静的看着鸣人,想到,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傻这么蠢这么笨的人?鸣人又一次被他的注视羞窘的移开了目光。佐助随手拿来一块石块,掸了掸几颗地面的杂草,在泥地上用石块写到,“我等着你来娶我。”鸣人大剌剌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念完后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佐助,而对方只是拍拍衣服上的泥土,站起来远离了自己的视线。

这个姑娘……好高啊…鸣人有些惊讶。但是,他好喜欢哦。活了十五年的漩涡鸣人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一见钟情的滋味,情窦初开的荷尔蒙浓烈的充斥在清晨的空气里,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有节奏的在胸腔里不可抑制的狂跳着。

哎呀,我还没问人家的名字呢!哎,漩涡鸣人你真是个大笨蛋!

                      (四)

鸣人窘迫的说不出一个字,他涨红了脸,大声吼道,“你这个骗子!混蛋!竟敢玩弄我的感情!”鸣人委屈的蓝眼睛里都要澄出水来了。

“切,是你自己太笨认不出我是个男的,”佐助咬牙切齿不甘示弱,“你没发现我有喉结吗?!你没发现一般的女的哪有我那么高?!最重要的是,你没发现我没胸吗?”

接连着三个问句把鸣人震的一愣一愣的,他傻乎乎的瞪圆着眼睛,想说出什么反驳佐助,但嘴巴张了张,实在无话可说,好吧,的确是他太笨了。但是,也不能这个样子吧。

鸣人撅起嘴,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的佐助于心不忍,他捧起鸣人的脸,一本正经的问道,“我是个男的你就不喜欢我了吗?”也许是这个眼神太温柔了,也许是长得帅就是太犯规了,鸣人原本应该回答“你是男的我当然不会喜欢”的话也梗在了喉咙,他扭捏着,迟缓的说着,“也不是不喜欢啦…”

“那不就行了…”佐助挑眉,吻住了这张很吸引人的唇。

后续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52672502625523

(五)

“啊啊啊啊啊!混蛋啊!”鸣人杀猪一样的嚎叫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进来后发出。整座王宫都震着回音。

“切,白痴,是你自己说要娶我的。”

“我是说了要娶你,但我没想到我会被你上啊啊啊!”

佐助无话可说,然后鸣人忍住动一下就要疼死的疼痛猛的坐到了佐助身上,恶狠狠的说道,“不行,我…我也要上了你啊啊啊!”

结果自然是用骑乘的方式又被做了一次。直到正午,两人才从房间里出来。

国王和王后只是叹气,在听到佐助说什么早已私定终生,彼此相爱的扯淡之语后,终于无奈的同意了让一个身为男性的放牛娃成为宇智波二王子的王妃。

而后水门和玖辛奈张大眼睛看着那华丽的马车和两旁长长的队伍浩浩汤汤的来到了自己家门口。鸣人从那辆豪华的马车上一骨碌跳了下来,身上穿着王子一样的服装,丝毫看不出来这是那个平时土里土气的放牛娃。

“老爸老妈!我回来啦!”鸣人看起来很开心,喜气洋洋的。

“岳父岳母好。”佐助紧随其后,客气又礼貌的朝水门和玖辛奈各鞠了一躬。

“……”

“小鸣啊,你以前不是一直和我们念叨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你以后一定要娶她的吗?”餐桌之上,玖辛奈略显焦虑的问着儿子。

“哎呀,老妈,其实那个女孩子,就是佐助啦!”

“啊?!”夫妻两个同时大吃一惊。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等会儿跟你们讲。”

佐助悠悠然挑起一筷子番茄放进嘴巴里,倨傲的挑起下巴,唇边勾着得意的浅笑,呵,不管怎么样,你们的儿子都是我的人。

全村的少男们都齐刷刷的上门向鸣人道谢以及贺喜,谢谢他没有牺牲一个女孩子资源的情况下为他们收下了这个全宇宙最大的情敌。那几个人与鸣人亲昵的模样让佐助很不爽,他直挺的立到他们之间,直率的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

他们也只好陪笑道歉,赶快离鸣人离得远远的,谁惹得起这位二王子啊?

不行,还是要把鸣人养在城堡里,这样才不会有任何人觊觎。霸道的王子如是想着,他牵着这双温暖的手回了城堡,把他固执的留在自己身边,用自己别扭的温柔把这个傻乎乎的白痴绑的紧紧的。

谁娶谁,已经不重要了,都是男的,也不重要了。总之,霸道王子和他的白痴王妃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没有会魔法的巫婆,没有篡位的巫师,没有战争,没有离别。只有他们彼此,相伴一生,白头到老。
                                                        (END)

评论(36)

热度(137)

  1. 宇智波晓娜可爱卷卷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