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天生一对(一)

   一,五十度灰梗,雷者请绕道,不喜勿喷谢谢

   二,会尽量把电影里一些狗血成分去掉,但由于原著电影和小说本就是在狗血的基调下孕育的,所以可能观看时还是不免有狗血的既视感,请多包涵吧(另外,没看过原著小说,只看过电影。)

   三,肉肯定会有,不是很了解sm,尚在研究中,所以肉写出来可能也不会特别得心应手,尽量会让大家吃的香香的

四,计划五到六章完结,HE


一切OK那么GO


                                       (一)

   “你带好要提的问题了吗?”在沙发上伸着懒腰的人揉了揉眼睛,后脑勺上的非主流式的朝天短辫发型竟然没有一点影响,也许是深知主人怕麻烦的个性所以索性就十分贴心的帮主人把梳头这一事情也省下了。死鱼眼半阖着,毫无精气神的盯着对面这个精神抖擞的家伙。


    “带啦带啦!”鸣人把文件夹放在胳肢窝下,得意的往鹿丸面前挥了一下。


     “你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吗?”


     “知道啦!”


     “你知道自己要去干嘛吗?”


      “你当我是白痴吗奈良鹿丸?!这些话小樱刚才已经打电话来提醒过我一遍了!”


    鹿丸只是默默看着他,眼神里透露出一种难道你不是吗的反问。作为好基友多年的鸣人自然是看得懂鹿丸眼中得深意,不过他也只狠狠瞥了他一眼,然后拍拍衣服,活动了一下四肢,还不忘整理一下他脑门前飞扬的金色刘海,“我就出门啦!等着我的好消息哦!”


    “最后一个问题,你确定穿成这样合适吗?”


      鸣人把脑袋晃了一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橘色为主,黑色为辅的休闲外套,下身是蓝色的破洞牛仔裤,配上简易至极的运动鞋。“有什么问题吗?”


     鹿丸皱皱眉,怎么说呢,的确看起来是青春朝气生机勃勃,甚至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还要小几岁,他也确实很适合这种装扮,但是对于一个即将去采访宇智波集团的年轻总裁宇智波佐助的记者来说,的确是很不正式。不过就算跟鸣人说了他也不会听,太麻烦的事情他也不愿意想…“算了,你快去吧。”


“好嘞!”


其实本来今天应该是小樱负责去采访这位大名鼎鼎的宇智波总裁,可由于她重感冒瘫倒在床上无法动弹,刚才早上打来的电话也是哑着嗓子痛苦的说着,这个一向女汉子一样的人物居然在总算等到一个会见男神且亲自采访他的机会后,因为感冒这样的理由而与之失之交臂。


据说这位宇智波总裁是不轻易接受报社采访的,但是好像社长好色仙人跟他的一位导师卡卡西是旧识,中间通过卡卡西好一番劝说才同意采访,这难得的机会报社也很是重视,但好色仙人却十分固执的在小樱宣布无法去之后就交给了鸣人。一个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各方面经验都十分缺乏的新人,对此,好色仙人给出的理由是,鸣人是一个意外性no.1的人,像宇智波佐助那种神秘莫测的人物,就是应该让他来搞定,也许说不定会带来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


有没有化学反应这都是后话,不过一向自诩为脸皮厚不怕丑的漩涡鸣人却头一次感到了紧张。


这是一个雨天,堵车堵的他很烦躁,一直未开车窗更是让人觉得憋闷,到了以后他立刻就打开车门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高耸的摩天大楼使他再一次打起了精神。大楼的主色调是深蓝,低调而深沉,“宇智波”这三个大字也是低沉的灰色,灰霾的云层在上方笼罩着这栋大楼,鸣人做了一个深呼吸,走了进去。


“请问你是春野……?”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红头发女人冲鸣人走来,她显得十分惊讶,而后又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鸣人,她穿着一份十分得体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干练精神,但在西装的包裹下也同时凸显了她丰腴的女性曲线,虽然长得不是算特别漂亮啦,但气质还是明显融入了这栋大楼里的一砖一瓦。


鸣人挠挠脑袋,笑的露出了两排白牙,“那个,我叫漩涡鸣人,是小樱的同事,她今天生病了来不了,由我代替她来。”


女人疑惑的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随即说道,“哦,那请跟我来。”幸好不是一夜之间就变了性整了容,女人在心里天马行空的吐槽。不过这个打扮这个感觉,恐怕等会儿对着宇智波总裁会很吃亏就是了。



坐上电梯,鸣人做了个深呼吸,显示到达三十七楼,鸣人走出电梯,又做了个深呼吸。也许是这个人物的采访对他所在的报社来说的确很重要,也许是不想辜负好色仙人对他的期望,但鸣人知道还是这栋大楼里的氛围,这个公司里的环境,让他感到不适应。


太井然有序,整齐划一了,严肃深沉的工作人员,西装革履,正装出行,不苟言笑,这与他一向喜闹好动的个性截然相反,他们报社里的气氛也是每个人都亲如一家,大家说说笑笑,而这个宇智波公司里的人,全然只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罢了。


这么想着,也就对那位宇智波总裁即将的采访更多了几分不确定性。他直觉这个人应该是他不好应对的那种类型。


带领鸣人来的红发女人在办公室门外的电话里说了一句,“总裁,自来也先生报社负责采访您的人到了。”


语毕,女人为鸣人指了一下大门所在的位置,然后便离开了。鸣人定定神,一开大门就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就这样,拉开了与这位宇智波总裁初次见面的序幕。这可实在,是个不怎么好的开场。鸣人哀怨的站了起来,酝酿了一个干笑的表情,甫一对上,就是那张沉静无声,又俊美无暇到令人窒息的脸。


鸣人在照片上看过他的样子。虽然作为一个男人,他很不想承认这个家伙确实是真他妈帅。但是他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被惊艳到了,五官,脸型,比例轮廓,可以都说是完美的无可挑剔。但是这面瘫脸他就是看着不舒服。阴阴沉沉的,好像镜头前站着他的杀父仇人似的。


真容与照片上的差异却使他愣住。活生生的面容没有了照片上的死气沉沉,细眉紧蹙,凤眸微抬,高挺的鼻梁,削薄的嘴唇,白皙的皮肤,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而恰恰是由于面对面的交锋,他周身上下所散发的气场更是来势汹汹的笼罩住了这间宽敞的办公室。


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将他整个人透露出一种商业精英的干练和禁欲感,但他也确实是一位行事干练的商业精英,至于外表所给出的禁欲感,我们尚不能做出准确的定论。深蓝色的领带和宇智波公司大楼的颜色有些相似,漆黑锃亮的皮鞋踩在高档的棕色木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吱吱”声,他的身后是一片巨大的透明挡风玻璃,映衬着外面灰霾的雨天,他整个人就像处在一片阴翳的暗影里。


鸣人莫名觉得发慌,他从未害怕过一个人,但在对上这个人深邃,墨黑,且明显带着几分薄怒的瞳眸时,却有一种“咯噔”一下的感受。他咳嗽了一下,拍拍衣服,刚准备用自己招牌式的大笑开场打招呼时,对面这个看起来很不高兴的人却先开口了。


“据我所知,采访我的应该是一位女性。”掷地有声,在空旷静谧的空间里好似回荡着回音。饱含磁性,足以把人吸引沦陷。以及,他长期身为领导者的自然而然的霸道气息。一切的一切都让鸣人觉得不舒服。


“哦,那个不好意思,小樱她今天生病了,所以临时让我代替她来,我叫漩涡鸣人。没有提前告诉您真是不好意思啦嘿嘿。”


“那么请坐。”下巴微抬,示意鸣人坐到的他对面的真皮沙发上。


“好的谢谢!”鸣人一屁股就坐了上去,柔软的质地让他整个人都几乎要陷进这个沙发里,也让他一直悬着的心同样的得到了一点外部条件下的舒缓。


佐助上前几步背靠在了鸣人对面的茶几上,双臂抱胸,一只脚叠放在另一只脚上,微微上抬的西裤露出了他品味姣好的袜子,相比较鸣人一直坐在沙发上变换着位置,这位宇智波总裁显然更放松,准确来说,他根本与平时没什么不同。而他脸上的表情却是严肃而深沉的,这正好与那位内心紧张,但表面上装出轻轻松松的年轻记者正好相反。


“我只有十分钟,请尽快。”


 “哦哦,好的,那么,第一个问题是…那个…”鸣人手忙脚乱的翻着手上的文件夹,紧张使他的手心出汗,指尖湿滑,翻开纸张的动作显得笨拙而缓慢,这很大程度上已经使宇智波总裁双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请问你以27岁如此年轻的年纪就建立了宇智波集团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你……”


“我成功的秘诀?”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可算的上是老生常谈,熟悉的开场白,烂熟于心的陈词滥调,翻来覆去的重复问题,他早就已经轻车熟路的摸索出了一套如何用最短的时间来打发那些记者的方法。


“嗯,是的!”


然而今天佐助并不想跟往常一样那么回答。因为这个人,跟以前那些采访的记者不一样。他自然也要用不一样的方法回答,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显得不太理性,甚至会引出浪费时间等等之类的问题,但他依然选择了,回答,


“我成功的秘诀,就是在面对蠢货时,依旧能保持住惯有的沉着冷静。”


“哦哦。”鸣人马不停蹄的想拿笔记载,尴尬的是手边没有笔,而宇智波总裁非常贴心绅士为他递了一支钢笔。鸣人接过来连说谢谢,写了几个字却停下了,不对劲啊,他怎么觉得…这个蠢货…是在指他。


他抬起头,看向宇智波佐助,而那人微勾的唇角和冷笑的哼声已经全然把他这种没来由的直觉印下了正确不过的印章。反射弧缓慢的漩涡记者终于皱起他金色的眉毛半眯着双眼,略显怨怼的看着宇智波佐助。


忍,这是大客户,这是大总裁,必须忍。这个混蛋,他漩涡鸣人哪里招他了?蠢货,你丫才蠢货呢。泄愤般的重重的写下了那个问题的答案,几乎要把纸张捅破。


“第二个问题,众所周知您的家族所有人几乎都选择了从商,但您却没有选择继承您家族的产业,而另谋出路自行创立,请问您这样做的原因是否真的如外界传闻那样是与您的兄长不合呢?”妈的,这个问题真长…鸣人却只能一板一眼的用最礼貌最清晰的口吻对一个刚刚还隐晦的骂了自己是蠢货的人说这么多话。这很让人郁闷。


“并没有不合,”宇智波总裁的声音十分的沉静,透露着几分冷漠,“但我选择这样,的确与他有关。”


鸣人点点头,记录了下来,然后他睁着一双眼睛等着后文,以为还会透露处更多外界非常想了解的宇智波家族的恩怨情仇的漩涡记者却只得到了一个蹙眉和一双冷漠的眼神。


“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漩涡先生。”


“这…你就回答完了?”


“需要我把你的问题再重复一遍吗?”


“不用!”妈的,这问题没问好,很容易就让他给糊弄过去。顿了顿,鸣人还是决定跟他说一下关于他的称呼问题,虽然这位总裁已经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但是他怎么称呼他不管怎么样会感到舒服或不舒服的还是自己。


“不用叫我漩涡先生,叫我鸣人就好啦。”


   总裁偏过脑袋双眼微眯的审视了他几秒。一本正经看着文件夹的漩涡记者并没有察觉到这个促狭而个中意味却十分耐人寻味的目光。


“第三个问题,请问你是gay吗?”噗…咋咋呼呼的问出口的漩涡记者慢半拍的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是有多么的私人以及不合时宜…小樱到底在干嘛…这种羞耻私人问题怎么也写上了…虽然,的确,是真的,真的很感兴趣啦。


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报社或杂志的记者或狗仔捕捉到他与任何女眷同框的镜头。这个人就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禁欲,却又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到底在他看似不近女色的外表下。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鸣人尴尬的扶额,抬起脑袋咧嘴一笑,“那个,不好意思…”


迎来的却并不是愤怒或受到不尊重对待的表情。了然的哼笑了一声,尽管还是带刺的语调,但至少可以证明自己不会被他赶出去。


“准确来说,我选择伴侣的原因与性别无关。之所以在外界眼中一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风声,是因为无论男女,还没有谁能入得了我的法眼。”倨傲的面孔就像俯视在世界之巅上的王者,冷笑的嘴角又是那么的自信飞扬。


这臭屁的样子真的是很讨厌啊。但鸣人不得不承认,在他还未反应过来这句话是那种自己很讨厌的臭屁语气的前几秒时,他的的确确是被惊艳的愣怔住了。而在那愣住的短短几秒里,那双独一无二的蓝色眼睛里纯粹的炙热和渴慕,却像一束光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投射进来了对面那位总裁漆黑的双目里。


很美的眼睛,宇智波总裁在心里想着。


“下一个问题……”


“时间已经到了。”


“啊?!可是我还没问完啊,我……”鸣人连忙翻着文件夹,还有很多的问题啊,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结束,而且这位总裁还没有答应自己同意报社对他拍摄一套写真的要求呢。


“如果你能提出一个价值比重等同于我的宝贵时间的问题,那么我可以答应你继续。”宇智波总裁看了看左手腕上的银色手表,又看向了焦急的漩涡记者。


鸣人快速翻看着文件上的问题…妈呀…可以说,没有一个问题是真正称得上有价值的,几乎全部都是本着八卦,噱头,上头条的初衷所提出的。抓耳挠腮一番,鸣人为难的看向了宇智波总裁,蓬松的金色脑袋被他揉捏的略显杂乱,本就炸炸的头发更是显现出凌乱的样子,不过配上他焦急的面容和这对清澈又少见的蓝色眼睛,倒是意外的有几分局促的可爱。


“这样吧,让我们来谈谈我感兴趣的东西,之后我会考虑看看是否继续回答你的问题。”


“好啊好啊,你有什么感兴趣的啊?”鸣人关上了文件夹,脸上一副重获曙光的振奋和喜悦,甚至连刚才那个人还骂了他蠢货的事实都开心的忽略不计了。这很得宇智波总裁的意。佐助哼笑,轻轻开阖的嘴唇里吐出了一个简单易懂的单音节字:



“你。”


“哎?”意想不到的回答让脑回路十分简单的漩涡记者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因惊讶而睁大的蓝瞳像两颗玻璃弹珠一样明亮透澈,那里面倒映着佐助成竹在胸的面容,和不容置喙的拒绝。


“总裁,下一个会议两分钟后就开始了。”红头发的戴着黑框眼镜的疑似是佐助秘书的女人推门而入,细心的做着行程提醒。而总裁头也不抬的摆手示意,“会议延迟。”


“是。”关门离开,办公室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人。


“好吧,你想知道关于我的什么呢?”鸣人好像又回复到了一开始进入这个空间里的状态,紧张无措,对面男人的神情无时无刻不压迫着他极不稳定的情绪。


按照某些烂俗小说里的套路。我们的宇智波总裁此时应该霸气侧露的回答一句,“你的所有。”然而现实是不会这么的狗血的,宇智波总裁只是一只手撑着下巴,一边微微侧头打量着鸣人,这像观看某种自身的附属品一样的赤裸神色让鸣人十分的不舒服,他撇撇嘴,鼻子里哼哼几声,很是直接的表达出了对总裁眼神的不满。


“恕我直言,我非常想知道,你是如何有勇气穿着这样一身来采访我的?”


“抱歉,我并不觉得我的衣服有什么不合适的!”鸣人粗声粗气的回答,“我穿不惯西装,我就想舒舒服服的来采访你,身上穿的舒服了我的状态才会很好。”


“你是学生吗?”


    “我今年大学毕业。”鸣人非常不喜欢别人把他说的小,这里面往往带着一种轻视和鄙夷,就像在暗暗的嗤笑他的幼稚和不知天高地厚。


   “你学的什么专业?”


“日语文学。”


“哼,”这声不明目的的哼笑终于是激怒了鸣人,这位总裁眼神中并不明显的戏弄早已让他咬牙切齿。


“你笑什么啊我说?我看起来不像吗?!”


“你不适合当记者,”鸣人微怔,佐助收起打趣的姿态一本正经道,“准确来说,你不适合当一个采访像我这类人的记者。”



蓝眸里的疑惑渐渐扩大,那张冷漠的面孔在静谧的空间里变得讳莫如深,他眼中纯粹干净的蓝渐渐被他眼中深沉浓重的暗潮水一般的淹没,屋外的天空越发阴沉,乌压压的云层像一块巨大的灰色幕布遮盖住了他眼前的世界。雨还在下,透明的雨丝顺着办公室上的巨大挡风玻璃蜿蜒而下,像一道道美丽的透明珠帘。



评论(1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