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天生一对(二)

“所以,你去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就问了三个问题?”鹿丸手里拿着文件夹翻着白眼问。


“这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他只给我十分钟的时间啊?”


鹿丸抓抓头发,似乎是很担心鸣人这个白痴会不会被小樱的铁拳揍的不省人事,但又想到小樱现在卧床不起,鸣人应该还可以暂时保着自己的小命一阵子。


“这个蠢货是指的你吗?”随意翻开文件夹,看到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鹿丸有些想笑。


“你闭嘴好吗?”漩涡记者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智商被这么多人诟病和取笑的,虽然白痴笨蛋吊车尾这样的词汇从小到大听了不少。按理说一个成熟理智的人应当可以一笑置之不再理会,可是偏偏这种话每次都能让鸣人炸毛。或许这也是之后宇智波总裁总喜欢称呼鸣人为笨蛋白痴吊车尾之类的词的原因吧。


炸毛的鸣人很可爱。蓬松的金发似乎真的有一种向外炸开的感觉,这会使他很想揉上一把,而咬牙切齿而瘪起的嘴会使他很想吻上去。脸颊上特殊到万里挑一的猫须胎记会跟施展了魔法一样飞扬着。


“啊,第二个问题应当是很具有爆点的啊,”鹿丸说道,“可惜就这么让他狡猾的钻空子糊弄过去了。”鸣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在看到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时,一向对任何事物都表现出云淡风轻不愿过问的态度的高智商天才奈良鹿丸竟然难得的表露出了震惊和芸芸众生的俗人一般八卦而探究的目光。


“双性恋?你确定?”


“切,不然还会是什么呢?是他自己说选择伴侣的原因与性别无关啊,那不就是双性恋吗?”他不想把那个人臭屁到不行却帅气到不行的言论复述出来,因此与原者说出那番话潇洒而又令人钦佩的感觉不同,这个由黑色的钢笔字迹所记录在纸张上的“双性恋”三个字,只会引诱人到一些猥琐和不可描述的方面想去。


“好吧。”鹿丸合上文件夹,对那位传说中神圣一般的人物多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说起来,他有答应让报社为他拍摄一套写真吗?”


“这个当然是答应啦。”鸣人夺过鹿丸手中的东西,想起了才过不久的那片狭小空间之中的对峙。压迫而令人窒息的感受,以及当他走出那幢摩天大楼之后,第一次那么感谢外面依旧有如此清新开阔的空气。雨丝刮在他脸上,他重重的舒了口气,在脱离那个人气息之外的空间里,他才回复到自己一贯的状态。


“我可以答应拍摄写真,”男人用指尖敲了敲身后的茶几,细眉轻轻上挑,似乎是极其期待着鸣人接下来的反应,“不过作为交换你得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


“哎?我的联系方式?”鸣人用指尖指着自己的鼻子,为什么要用这种一点不划算的东西来交换呢?这位总裁如果真的想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自然是易如反掌,这种玩笑似的话语就像某种拙劣而幼稚的搭讪方式,让他在疑惑之余又有着难以平息的震惊。


总裁很快便恢复了冷漠面瘫的表情,似乎刚才那几秒钟的小表情只是鸣人在长久的窒息感中大脑空白而产生的幻觉,“这个当然可以啦嘿嘿。”再多的为什么他知道问出口也不会有回答,就像刚才问他为什么认定自己不适合当采访像他这种类型的人的记者。对方只是轻轻哼笑一声,就像一个洞察世事的智者在故弄玄虚的愚弄愚蠢的世人。


怀揣着这么一份讶异离开的时候鸣人不小心撞到了办公室的门,完全不敢看身后人的表情就那样吃痛的捂着脑袋走了出去。


迷糊又恍惚。


而躺在床上鼻子因为长时间的擤鼻涕而变得红彤彤的小樱在看到鸣人的采访结果以后,也只能有气无力的用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表示她的不满。因为生病而力气缺失的连握拳头都做不到的女汉子也只能选择唉声叹气,而听到这个白痴一般的同事告知自己宇智波总裁同意拍摄写真以后,她总算是欣慰的躺回床上接着闭目养神了。


第二天去报社的时候,天气转晴,不复昨日灰霾微凉的雨天,整个木叶市笼罩在一片和暖的日光里,抬眼望去四周的建筑,摩天大楼大同小异,街道布局千篇一律,晴朗的天气下依然是无趣而平淡的日常,对于一个一向热爱新鲜事物,对任何东西都充满好奇心的漩涡鸣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他活泼的笑容和好动的身影无论怎么特殊也只能淹没在车水马龙的芸芸众生里,他握紧方向盘,在一个堵车的当口朝外看了一下,在看到某栋类似于宇智波集团的深蓝色大楼时,昨天与那位总裁会面的情景蓦然涌上心头。


这似乎是很长时间以来,他遇到的唯一一件新鲜事。那种仿佛冒险一般的经历,去时怦怦跳动的心脏,走时长舒一口气的轻松释然。在紧张和见识过那个人非同一般的压迫感后,竟然有了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说不清楚道不明白,说是讨厌排斥但好像也不完全准确,总之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家伙是必定会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了。


     到报社的时候,带着面罩的银发男人正捧着自来也以小号发布的色情小说亲热天堂,即使眼睛笑的只剩下一条缝,但里面愉悦的情绪和享受的状态非常明显的就传达了出来。这个身为宇智波总裁大学时代的导师的人物,其学位造诣想必是一般人高不可攀的,但却如此乐衷于这种低级粗俗的大众化取向的读物,很多时候鸣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他乐此不疲的收集着每一期的亲热天堂,而且还有自来也的绝版系列翻来覆去,鸣人不禁想到,或许这真的是他一个重要的爱好也说不定。


朝办公室里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自来也的踪迹,这个老头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美其名曰是收集资料扩充杂志栏目,到各处采风,寻找八卦新闻或奇闻异事为报社增加爆点提高知名度,但实际上只是找借口去看美女满足他好色的心罢了。因为无论是八卦新闻还是奇闻异事,红灯区这种地方实在不是一个最佳的场所。


“卡卡西老师你又来啦!”鸣人很不好意思的打断了卡卡西沉溺于亲热天堂的逍遥自在,但要他一直等到卡卡西在阅读亲热天堂的情况下注意到他,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鸣人来啦,”卡卡西合上书本,心情很不错,“昨天采访佐助的过程感觉怎么样?”


“那个…一般般啦…”鸣人把手中记录着那几个问题的文件夹递给了卡卡西,一边不自在的挠着脑袋一边说着,“感觉宇智波总裁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我觉得自己跟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何止是不好相处,根本就是很讨人厌,何止不是一个世界,根本就相差了几个次元,不管是思维方式,行为举止还是个性习惯,对于鸣人来说,都是像外星人一样稀奇的物种。


“啊,佐助那个孩子,确实是不好相处呢,”卡卡西笑着说道,他的视线也和大部分人一样被吸引在了性向那个问题上,“不过他的性向,我一个教导了他四五年的老师都不是很清楚呢,能被你问出来还是挺不容易的啊。”


“有…有吗…?”


“不过嘛,我觉得那孩子,可能也不一定是双性恋,无性恋,泛性恋都有可能,”卡卡西把文件夹放到了一边,面罩下的表情仅仅靠一双眼睛就能轻易的表露出来,这种戏谑之中带着点揶揄的表情,让鸣人看的背后一麻,“他真的没有过任何对象吗?”


“据我所知是的,”卡卡西笑了笑,“说起来,你采访的效率恐怕比自来也先生预料的要低吧,大概除了性向这一个有点意思之外,其他的,都不怎么好玩。”


“话是这样说没错啦,”鸣人露出了一张得意的笑脸,“不过我有争取到让他答应拍摄写真的机会哦。”


“哦?怎么争取到的?”


“他要我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他,然后他就答应了。”


卡卡西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他眯缝着眼睛从上到下的打量鸣人,滴溜滴溜转动的眼珠在迎上鸣人疑惑惊恐的双眼时终于定格,然后便说出了一句让鸣人呆滞的话,“佐助那孩子,是看上你了吧,鸣人。”


“开…开玩笑吧…”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只有充斥在大脑里满满的不可置信,甚至连欣喜还是厌恶都分不清楚,只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将他迷糊的思绪搅乱的更加晕眩,大脑皮层仿佛在微微发麻,这一句根本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也没有任何考究的话却立马就使他紧张的犹如大敌在前。


“嘛,我也不是很确定啦,但是感觉除了这种可能没有别的猜测了耶。”


“卡卡西老师你别随便吓人好吗?”可能是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激了,现在冷静下来反而觉得卡卡西的话太过扯淡,“虽然我漩涡鸣人的确是很帅气啦,不过我丝毫不觉得我会是那种会被同性喜欢上的人。”


“嗯…”卡卡西皱眉,对于鸣人这句话,他作为一个直男(自认为)来说似乎并不能轻易的就赞同或是否定。


“话说卡卡西老师一定很受宇智波总裁的尊敬吧,不然我们怎么可以通过你才能让他接受采访啊?”


“不不不,”卡卡西摆手,“之所以会让你们有他很尊重我很听我的话的错觉,只是因为我跟他一个远房亲戚是好朋友。”


“啊?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啊?”


“嘛,这不重要,总之,到时候拍摄写真记得一定要用点心啊。”


“嗯嗯,一定会的!”


而后来几天,卡卡西那个佐助可能看上自己的揣测,像魔咒一样时不时就会萦绕在他的脑海,甚至鸣人为此还失眠过。


本就精神不振的自己,一大早被公寓合租人兼多年好友奈良鹿丸吵醒的他满脸怨气的看着这个扎着辫子显得心情愉悦,轻松自在的男人,“我今天要和手鞠去约会,我和别人合开的那个杂货店你帮我去照看一下。”


“你就不能随便找个人嘛?!”鸣人眼睛下方浓重的黑眼圈以及凌乱到显得有几分脆弱的金发并没有换来鹿丸的丝毫同情,“随便找个人还要跟他付钱什么的,真是麻烦死了,找你现成的多方便。”


“去死啊你!!!”


对于鹿丸的智商,鸣人已经不仅仅能用佩服两个字来形容了。他漩涡鸣人可是很少佩服人的,可这个从小到大,上课从来不听讲,下课从来不复习的朋友考试却每次能轻松的挤进前几名的事实,让他只能用献上膝盖的佩服来表达他的五体投地。但是他从来不知道,奈良鹿丸还十分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比如今天,他不仅成功的避开了这个杂货店万年难得一见的繁忙时期,还十分走运的去悠哉的享受了与女友的约会。算账实在不是漩涡鸣人的强项,而鹿丸作为合开者之一,他的工作一般都是算账。答应了帮人帮忙总不能待在店里什么也不干吧,虽然他是一个新时代的还算富有学历的大学毕业生,一个具有高级教育的知识分子,但是良好的人品和善良的天性让他只能选择做这些体力劳动。


运货搬货,打扫卫生。这是一家店面不算庞大的杂货店,可是真正的忙起来也能把人累的够呛。尽管漩涡鸣人一向自诩自己身体素质一级棒,但他此时也只是一个累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且脸上还有很多黑色污渍的状似普通农民工的状态。


身上这个蠢爆了的工作服罩衣也没有力气吐槽了。所以当他看见宇智波佐助走进这间杂货店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自己累极了以后产生的幻觉。而在他揉了好几次眼睛这个“幻觉”也没消失反倒越来越明显之后,他终于确定这个人的确是来了。


   尤其是那声标志性的哼笑和嘴角微勾的嘲讽神色。


他穿着一件白衬衫,袖管卷到了手肘,少了那天的凌厉和庄重,虽然看起来还是十分的干练和得体,不过他此时更像一个优雅温馨的成熟家居男人,如果他手上还提着装蔬菜的口袋,左手无名指上有戒指的话,恐怕从他身边经过的每一个女人都会嫉妒那个在家等着他的人。只是他万万没想分日后那个被很多人嫉妒的人,会是他。



“白痴。”其实此刻鸣人在这位宇智波总裁的眼中的形象说是白痴真的不为过。圆睁的眼睛,微张的嘴巴,凌乱的金发,脏兮兮的脸,还有身上那件滑稽可笑的罩衣,虽然仔细看来也有几分可爱,但是目前阶段傻气的感觉还是略占上风。不过,一向理性而隐忍,在商场摸爬滚打了一些年所养成的连带到现实中的习惯,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就把会让人不舒服的话说出口。


漩涡鸣人好像很能轻易的就撩拨他的理智,然后把他伪装的一丝不苟,正派大气的外表下隐藏的某些恶劣的属性,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只是当宇智波总裁在完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坠入爱河的傻瓜了。


如果说这几天鸣人对于卡卡西信口开河的那句话还在苦苦思索,久久缠绕不得脱身的话,那么此刻看见这位总裁时,他可以非常的确定那一定不是真的。这明显的针对性和不合时宜的打招呼方式实在是让他气极。至少他们只是两个有过一个一面之缘的人,而“白痴”这种具有很强的辱骂性的词语除了太过熟悉的人之间使用,其他人听来,除了莫名其妙和生气以外,他想不出什么其他的情绪。


“你才白痴呢!”管他的身份是什么,鸣人只想遵从本能的骂回去。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们报社的采访人物的?”他走到鸣人近旁,居高临下的看着鸣人,店外的光被这个人高大的身影背在身后,鸣人弯腰工作的而显得比平时矮小的身形里像是完全笼罩在了他的阴影之下,“鸣人?”


“请问宇智波总裁有何贵干?”他舒展开身体,笔挺的立在佐助对面迎上他的目光,咬牙切齿的说出敬语的模样滑稽的让人不禁哑然失笑。


“看在你愿意让我称呼你为鸣人的份上,我也可以允许你叫我佐助。”从来都十分享受宇智波总裁这五个字带来的高高在上的臣服感和掌控一切的无上权利的佐助,在听到它从这双饱满的唇瓣里吐露出来的时候,第一次有一种讽刺和疏远的感受,这双像是冒着火一样耀眼的光的蓝色眼睛,纯粹干净的像是他经常的去的郊外的美好天空。他知道这个人口中的“总裁”只是一种不得已的称谓而已,如果得不得他想要的那种效果,倒不如直接让他改口。


不知道宇智波总裁在后来发现可爱而傻气的恋人喜欢在佐助前面加上混蛋两个字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考虑让鸣人重新叫回总裁。


鸣人惊讶,方才还愤怒的面容不知为何就沉静了下来,像是十分不自在似的,他摸摸鼻子,脸上的污渍更深,脸颊上的猫须胎记都快要淹没不见,“那个,你是来买东西的吗?需要点什么?”


“绳索,钢圈,强力胶。”


鸣人带他来到了货架旁,佐助用那双细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测试着物品的优劣程度,这双文雅干净到宛如艺术品的手,却在拉扯绳索暴露出手背上纵横的青筋时将那其中蕴含的力量不经意的显露了出来。


“你是要装修房子吗?还是维修家具?”鸣人随便问了一句。


“不是。”


“咦?那是干嘛?这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吗我说?”鸣人不掺一丝杂质的明澈眼睛里是足以让人沉溺的海一般的蓝,佐助看着这双天真的眼中透露出的疑惑,平稳的呼吸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开始有了一丝轻微到不易察觉的粗重。或许就是从这个时刻开始,佐助就已经开始肖想用绳索绑住鸣人,用强力胶掼住鸣人的嘴巴,用钢圈套住鸣人的脖子的场景了吧。


如果鸣人现在就知晓这些东西到底是干嘛的,他可能会一拳揍向这位斯文冷漠的总裁,然后把他赶出店里,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希望整个木叶市的人都不会向他兜售这种东西。


“这与你无关。”佐助收回视线,拿好东西,走出了这片灰尘扑面又窄小到令人窒息的空间。“切…”鸣人在一旁小声的嘀咕着,偷偷冲他翻白眼。


“哎,我说,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买东西?”


“有什么不行?”


“这间杂货店离你公司至少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吧,难道你公司那边就没有这种店?”


“只是顺路经过这里,然后看到了这家店,就突然想起来自己需要这些东西。”他当然不会告诉鸣人,是因为在车上透过车窗看到了这家店里某个熟悉又独特的金色脑袋,所以本能就先于思考的对司机喊出了停车两个字。


“哦。”似乎又一次验证了这个人对自己是没有兴趣的,鸣人觉得自己这几天的因为卡卡西的话失眠不免可笑,轻松了片刻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失望。像是对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抱有一点点幻想的时候,猛然发现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东西的之后的落差。


“拍摄写真的事情,我大概下周四有空,地点尽快通知我,”在准备打开车门的前一刻,佐助转过了身说道,“希望你们能选择令人满意的摄影师。”


“哦哦好的!这个是当然的啦!”总算还是为报社做了一件有贡献的事情,鸣人乐的眉开眼笑。


“还有,建议你去洗把脸,你看起来就像个脏兮兮的笨蛋白痴。”语毕,不等鸣人反应过来,宇智波总裁就已经坐到了车上疾驰而去。想到后面那个白痴气呼呼的表情,总裁十分愉悦的露出了一个万年难得一见的迷人微笑。


司机诧异的从后车镜里看着总裁的表情,从此那位金发碧眼的可爱男士,也被非常识时务的他记住了。


“你才笨蛋!你才白痴呢!”鸣人气恼的擦了擦脸,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确是像个大花猫一样的脸时,又不禁噗嗤一笑。而在被人骂了笨蛋白痴的懊恼生气之后,却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厌恶这个人这么喊自己,一种浅淡而微弱的欣喜逐渐在加快的心跳里后知后觉的覆盖上了每一寸迟钝的神经,绵软而轻柔的覆盖,却又后劲十足,让人无法忽视。


“切…混蛋。”鸣人撇撇嘴,“佐助”这两个字的称呼还仅仅只停留在敢在心里过一遍的程度而已,不过迟早会有让他心甘情愿的从嘴巴里喊出来的那一天。


只是彼时的他不知道罢了。


评论(2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