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夜歌(一)

想尝试一下西方魔幻2333333333,这个脑洞其实是在想开车的基础上产生的,所以车是一定会有的,只是剧情可能稍微走的有点儿多…肉吃起来或许不会很香,如果只是本着纯看肉的心情点进来的话,请慎重。

          西幻背景(借鉴了一些《魔戒》里的设定),短篇,有肉,HE

                                                                                      (一)

                                                                            序

        他行走在月夜之中的木林深处,月光如薄履的银霜铺在他的肩头,夜莺在枝头鸣叫着歌曲,在静谧的夜色中弥漫着回音,猫头鹰倒立在枝丫上奏响着哀歌,咕噜咕噜,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属于他的夜晚世界的每一个声音和白昼时分栖息,夜晚才敢复苏的暗夜里的生命气息。双脚踏在枯叶上碾碎最后的形状,踏足之地,被拨开一条笔直幽长的道路。

  

          在这漆黑无边的天幕里,依稀可见一只矫健的苍鹰从林立的枝头盘旋而来,这属于白昼的天空之王,居然在夜色里也是这样的雄壮辽阔,苍鹰飞到他的肩头落下,他微微侧过脑袋聆听着只有他听得懂的言语,而后,唇边勾起一抹冰冷而势在必得的笑意。


          苍鹰铺展着广阔有力的翅膀飞走了。他睁开眼睛,子夜般幽深的眸眼转成了猩红,他加快了步伐,在感到一阵越发强烈的与他迥然相异的气息时,心头那因为长久的寻找而暂时安宁的兴奋终于如同燎原之火一般熊熊燃烧。


         果然,他在一棵巨大的树洞里发现那个杂种。那个由卑贱粗鄙的人类与他的敌人光之精灵交配而成的杂种。金发在暗夜里似乎散发着光芒,他眸色半眯,似乎对这样的颜色既好奇又敌视,他大剌剌的展开身体沉沉睡去,轻微的鼾声和嘴角流淌的唾液使他厌恶和轻视。同时他又在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满。


        明明都是无家可归的亡命之徒,是凭什么可以在由他统辖的黑夜里安心的睡着的呢?那金发的睡者四周铺陈着繁多厚重的枯叶,身后垫着一块不知从何处拖来的草席,他上前一步,树洞深处睁着红色眼睛倒挂而立的蝙蝠通通一涌而出,它们惊惶的在他四周臣服跪拜,用只有黑夜里存在者的语言向他解释它们绝无二心。


         他轻哼一声,似是不屑于与它们过多交流,这群蝙蝠匆匆飞奔而去了。睡去的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摇晃着脑袋,用手揉揉自己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那双碧蓝的眼睛,他一转头,便看到了那立于月光之下笔挺高挑的身影,鸦羽般的发,墨色的瞳,还有那几乎融于夜色的行装,白皙的肤色堪比惨白的月光,他清冷而不带一丝温度的眸子让他脊背发寒,以及他周身汩汩流动的暗夜魔力。金发的少年用手撑着地面往后退缩,他睁大清亮的眸眼戒备的大声叫嚷:“你是谁?!”


         “哼。”他用唇语低声念了句咒语,地面上传来了嘶嘶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声响,金发的少年僵直着身体,下一秒,他就感到一些湿滑黏腻的东西攀附在了他的身上,是蛇,是潮湿阴冷而狠毒的蛇,他先是感到恶心,而后便完全被恐怖覆盖,数不清的细蛇缠绕住他,柔软的肢体在魔力的催使下韧劲十足,他被扼住咽喉,被束缚住四肢,抖动着动弹不得,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而那双眼睛里的干净透澈却纤尘不染。反而迸发着力量,这不甘而愤恨的眼神,像他最最厌恶的白昼里那方天空,蓝的让他恶心,他只想挥开自己蕴满着无穷力量的双臂,用黑幕将之笼罩的永无天日。


        “我劝你不要动。”他的手臂腋窝下盘桓着几条蛇,它们朝前伸出脑袋吐出信子,十分富有攻击性,而缓缓围绕在他臂膀上的后半身却是那么的柔韧,这冷血的物种像是被驯服了一般,完全的臣服于这黑夜的王者。


        他上前几步,用手捏住金发之人的下巴,冰凉的触感让少年抖了一下,如此近距离的相对,他才注意到这个夜色之中陡然出现的人的面容,冰冷而残酷的俊美,如锋利的刀尖抵在他的肌肤之上一刀一刀切割着他,而仅仅用指尖就传达出的力量,更是让他打从心底感到了恐慌。


      这是一股陌生却十分强大的魔力。他感到喉咙上的蛇开始慢慢松开,他咳嗽了几下,定定的注视着这位不速之客。


         “你叫什么名字?”他轻声开口,迷离低沉的声线使夜莺停止了哀歌,猫头鹰止住了鸣叫,穿透了这片空旷的密林,使每一个夜色行者安静的匍匐在这悠悠回荡的王之音里。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金发的流浪者却不甘匍匐在他脚下,反而大声的反驳着他的力量,拒绝臣服,拒绝屈从。在他看来只是愚蠢而可笑的,他加重了捏住下巴的力量,对方果然吃痛的狠皱眉头。


         “我警告你,不要在这片黑夜之中反抗我,”面无表情,却又如山般沉重压迫的气场,“因为我是这片黑夜之中的王。”


         “你……?”


       “我叫宇智波佐助,”他的眼睛冒着隐约的红,犹如滴血,“是这片中土大陆之中最高贵的黑暗精灵。而你,一个由恶心的光之精灵和低贱的人族交配而生的杂种,注定只能臣服于我。”


         “不许叫我杂种!”他愤恨的咆哮着,似乎被戳中了软肋,“我有名字,我叫漩涡鸣人!”


          “鸣人啊,”佐助低声轻念,像是在一遍一遍反复研磨着这个名字,“从今天起,你就属于我了。”


                                                                           正篇


         十七年前,一场由光之精灵和人族之间所展开的斗争惊动了整片中土之地,而这场撼动山河的旷世之战,原因竟然是,光之精灵的王子和人族之中的公主私自诞下了一个子嗣,一个不被承认和从母体中孕育之时,就已经划开了悲剧命运的序幕的胚胎。光之精灵和人族积怨已久,久到从中土世界开辟之初人族获得的永恒之戒比光之精灵要多一枚时开始。


         众所周知,人族是最为孱弱低下的种族,他们排斥魔法的存在,以处于劣势的地位竟然胆敢不屑于其他更为强大的种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轻慢早已使天性高傲的光之精灵怒火欲发,而创世者本着为了安抚他们贪婪的心,所给予他们最多的永恒之戒的这个理由,也是岌岌可危的挑战着光之精灵的底线。


         而他们高贵的王子居然与卑贱的人类女子诞下子嗣的事实,便是一根最为完美的导火索,点燃了战争的火焰,结果可想而知,人族惨败,光之精灵占据了人族所有领地,残余的人族成为了光之精灵的奴隶,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哼,说什么光明的圣者,太阳的子女,还不是一群道貌岸然的狠毒之辈,这是佐助在听说这样的结果之后的第一个想法,总有一天,他会让黑暗笼罩这片大地,让他们陷入暗无天日的挣扎,让太阳失却光辉,让夜色永存于这亘古持久的岁月里。


        而无故牺牲为导火索的那对男女,无人知晓他们是否真心相爱,也无人知晓他们的尸骸葬身何处,只知道那个杂交而生的孩子苟活在了这个世上,被封印了体内的无穷力量,流放在遥远的洪荒之地。


         而获得他身上的力量,收服这片中土之地,就是佐助的唯一愿望。

后续肉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68219961470661

        

对方退出了他的身体,紧闭双眼默念咒语,刚才还因为交合而略显疲惫的模样立刻变得神采奕奕,刀削般的容颜像是比上一刻打磨的还要精致。他满足的舒了口赞叹般的气,体内的魔力以肉身可以感知的速度融进他的血液里,微微勾起的唇角里是对未来势在必得般的自信。


     鸣人撑起身子想要起身,却尴尬的发现自己连双腿都无法合拢。他动弹了几下,全都以重重跌落回原地的失败告终。佐助用手臂托起了他的背,幽紫色的光在指尖萦绕,他将魔力注入到鸣人体内,摄人的寒意像是要凝固住血液,鸣人瑟缩了一下身体,身上的伤口全都愈合了。


       他并没有出口感谢,因为他知道,佐助只是想节省他们上路的时间以及方便下一次。


       鸣人跟在他身后,两旁陪同着快速爬行的蛇,这是佐助用来防备他突然逃跑的武器。佐助走在前方,像一个即将君临城下的王者,他在背后微微仰视他的背影,月光打在他肩头,有一种冷酷冰寒的美感。让人战栗,让人退让,让人不敢接近。一直都只身亡命天涯的他,也算是尝到了孤独之外的滋味。


         “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去光之精灵的所在地。”


           蓝眸圆睁,恐慌使得他忍不住拉住了佐助的衣角,“你不会是要把我交给他们吧?!”


             转头,轻笑,“哼,我可没有把我自己的东西送给那群恶心的家伙的兴趣。”


           “那你为什么要去找他们?”


       “杀了他们,让这个世界属于黑夜。”他冷冷的笑着,月光在一瞬间也被这种寒意渲染的残酷无比,鸣人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从未见到过的足以颠覆昼夜晨昏的力量和野心。四周安静的像是置身孤坟野地,层层密林之中可能隐藏的危险,都在这个人行走的步伐里惶恐的隐退,鸣人愣住了,他想,也许这个人,真的是黑夜里的王也说不定。


           黎明将至,夜色褪去了它的幕布,白昼即将登场,远方传来了呜咽的乌鸦啼叫,天空被枝林缠绕的密不透风,东方日出之地,只有一片模糊的色彩,和几朵孤零零的云飘荡。真的是白昼了吗?鸣人抬头看看四周,分明就依旧身处漫无边际的暗夜里。只要前方的人还在,光耀就永远薄弱,只能是天空中一个残存的附庸,拜服在月光之下,葬身在夜空之中。

                                                                                                             


       

       


评论(55)

热度(49)

  1. 下页※海贼迷ASL♥珊可爱卷卷熊 转载了此文字
  2. 藍璱旳醢可爱卷卷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