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挤电梯(车)

众人:“媳妇儿吃醋了生气不理你怎么办?!”

            二少:“操一顿就好了。”

     


        人群一涌而上,他被推挤到角落里,熟悉的味道和怀抱使他不敢置信的抬起头,一双漆黑的眼睛就那样生硬的撞入了他的视线里。冷战了好几天的两个人以这样一种方式如此的贴近在了一起,鸣人第一反应就是尴尬。他试着拉开与佐助的距离,却发现完全做不到。水泄不通的小小电梯间里呼吸都变得困难,更遑论与某个人保持距离了。


         为什么这个点会有这么多人啊…他真的极少到图书馆学习,好不容易来了一次,居然就与某个不想看见的人不期而遇,而且还遇上这样的电梯堵塞事件。鸣人努力转移着视线,但两人小小的身高差让他时不时就有一种差点碰到佐助的脸的错觉。但是最窘迫的情况还是下半身的,那曾经为对方抚弄过的私密之处在公共场合不时的摩擦到一起,旁人不会轻易注意到,可当事人却紧张的脸上烧了起来。


          鸣人艰难的挪动了一点距离,抬起头,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却冷静的纹丝不动,而且他似乎对鸣人的躲避态度很不满意,眉尖轻蹙,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鸣人。拥挤的电梯间里热烘烘的,没有人出声言语,只有各种因为推挤而发出的小声的抱怨般的叹息。还有交织在一起的汗液的味道,本就闷热的环境更是让鸣人的呼吸粗重起来。突然,他感觉佐助似乎故意稍稍上前填补住了刚才自己好不容易挪开的距离,并且这再度的贴上来比刚才还要密切。


        这个混蛋是故意的,鸣人恨恨的看着他,佐助不为所动,只有鼻翼间带有挑衅意外的标志性哼声。鸣人拉下脸面不再管周围人的感受,硬生生的转了身,果不其然听见了身旁几个人的抱怨的“啧”声,“抱歉。”鸣人说道。但终于不用再与佐助对视的局面还是让他舒了口安心的气。


        可后悔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身后的人贴紧自己的背时,鸣人才发现自己这个决定是有多么愚蠢。太过熟悉的肢体接触使鸣人敏感于佐助的任何一点触碰,那宽阔的胸膛包裹住脊背的感受让他不用看见那张脸也能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而臀缝间那隐隐戳弄,即使隔着裤子也能想象到那东西进入的感觉。


          他真的很想喊一句耍流氓,死变态,有色狼,让那个混蛋当众出丑,颜面扫地,但这种话似乎只是女孩子的专利,而大众也不会相信凭佐助这张脸还需要耍流氓才能达到某些生理需求的说法。真是太不公平了,好气啊。鸣人只希望那些人快点下去。


         终于,“叮”的一声人流涌了出去,这一楼大概是学习的最佳场所,那些人走了个干净,鸣人还在傻乎乎的庆幸不用再拥挤了,而当他发现电梯里只剩下他和佐助两个人的时候,他又马上开始后悔起为什么没跟他们一块出去。

      

        鸣人走到了离佐助最远的角落里戒备的看着他,就像一个纯真的少女提防着目光猥琐的色狼,虽说这个人的目光的确是很热切,而且也不能排除里面包含着与那些猥琐下流的色狼有同样的想法,可因为他是宇智波佐助,所以无论怎么样也永远不可能会有“猥琐”那种说法。


        那是一种用冰冷隐藏灼热的眼神,那静默无声的神色早已胜过任何言语上的挑逗和戏弄,单单只是看着他,就能知晓他那冷漠的外表之下的真实的面容。当然这种知晓也只仅仅限于鸣人而已。可他宁愿此刻是个一点也不了解佐助的人,不然他也不用以高度防备的状态紧紧盯着对面的人了。


        “哼,还没闹够吗?吊车尾的。”佐助也不靠近他,只是站在原地不屑的冷笑。


          “我什么时候闹过了,你这家伙少含血喷人了。”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看到我就躲,”佐助上前几步走到鸣人的面前,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这还不是闹吗?”

        

      “对,我就是不想看见你!不想和你说话,不想理你这个混蛋!”


        “我说,你在吃什么飞醋啊,超级大白痴?”佐助变换了语调,上扬的唇角里是掩饰不了的愉悦心情。


         “你混蛋!我才没有吃醋呢!”鸣人一把推向佐助,气的脸色涨红,因为鸣人的推拒而朝后移动了一点点的距离的佐助正欲说什么,电梯就十分不凑巧的坏掉了。


        一片漆黑。


       猝不及防的黑暗让鸣人吓得贴紧了墙壁,他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本能的就想起了关于图书馆里自杀的女生的事情…据说好像就是在这一层,突然感觉后背阴风阵阵,一股凉意从尾椎一直蔓延到大脑皮层,他尽量克制着近乎发抖的身体,戒备的朝黑乎乎的一片目不转睛的盯看着。


        所以他当然就没有发觉佐助那炯炯发亮的眼神和强忍住笑意的嘴角。“喂,吊车尾的,”


      “干嘛?!”突然开口说话的混蛋让他吓了一跳,鸣人用尽全力才能不叫出来,他凭着微弱的亮度看着佐助模糊的轮廓,实在是想要马上靠近那个人,可不服输的个性是不会允许在矛盾还未解决的时刻就去向那个可恶的家伙投入怀抱的。


       “你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低沉的声音为这诡异的不行的气氛增加了十分完美的背景乐,而那个混蛋直勾勾的眼神更是让鸣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然后“呜啊啊啊啊啊”的一边喊着一边扑进了佐助的怀里。


          计划顺利达成的佐助很快便把手搭上了鸣人的腰,嘴边的笑意只增不减。以前总是嘲笑鸣人怕鬼的自己现在无比的高兴着鸣人的这个属性。嗯,以后可以多和吊车尾的一起看恐怖片,佐助如是想着。


          “我告诉你噢,我才没有害怕的意思,我只是怕你这个混蛋……被…被…鬼给捉走了所以特地过来保护你的!”


        “那你干嘛搂我这么紧?”


         “我……”鸣人只能瞪着一双眼睛狠狠地看着佐助,憋了半天却吐不出一个字。


          “喂,超级大白痴,”佐助贴在鸣人的耳边,柔声说道,“我跟香磷没什么的。”因为课堂上的研究课题佐助和香磷分到了一组,本来那个女人对自己的心思佐助是知道的,虽然有些烦人那灼热的视线,可是在看到那个吊车尾来找自己时吃醋的样子就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情,结果的确是让他很满意,可是对方竟然生气到不理他的态度也让佐助觉得有些无措。


           意识到玩笑开的有些过分的自己有一丝后悔,却无法抑制的兴奋着吊车尾如此在乎自己的这一事实,不过怎么哄好这个混蛋也一度成为了佐助的难题,但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似乎也很好解决了。

后续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69044741448711


评论(28)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