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卷卷熊

佐鸣大本命,佐鸣一生推。
不拆不逆不互攻,绝症型洁癖党。
请勿在评论中ky谢谢。
欢迎喜欢佐鸣的小可爱们开心的吃粮!( •̀∀•́ )
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年完成一个大长篇(⋟﹏⋞)





现阶段由于太太们的刷屏让我也入了英雄学院和凹凸世界的坑2333333,所以现在也算胜出和雷安的路人粉。
产粮……emmm应该不会。

温暖我(车)

二少:“我觉得自己身处黑暗,感到孤独,感到痛苦,而且有隐匿的强烈反社会人格,我怕忍不住有一天会报复社会,请帮帮我。”


半吊子的实习心理咨询师鸣宝:“啊……那个,宇智波同学,你要相信,这个世界终究还是美好的,你看,周围的一切都是多么的温暖啊!”


“我感受不到。”


“你…你可以尝试……”


“不如你来温暖我吧。”


“哎?”


“用你的身体的温暖来包裹我,这样我就不会去想着报复社会了。”


“……?!”


   ————


这些天,鸣人的心理咨询室总会来一个奇怪的客人,很显然是这所大学的在校大学生,一身干净的白衬衣,不紧不松的休闲牛仔裤,外表看起来斯文儒雅而干净,就像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角,精致的五官和完美的脸型组成了一张无可挑剔的脸,沉默寡言的性格又在本就满分的长相上增添了让人欲罢不能的冷酷气质。


很受女孩子欢迎,这一点鸣人从佐助来他这里进行心理咨询,而后他的心理咨询室外面就经常被围满就可以看出来,托他的福,他的心理咨询室里的人员也暴涨了不少,可是每次进来的人都只问:“请问宇智波佐助是找你咨询什么心理问题啊?请问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请问你有了解到他的一些喜好什么的东西吗?”


“抱歉啊,这是病人的隐私,我不能透露的说。”


“漩涡学长,你也只是一个来实习的心理咨询师而已,干什么这么死板啊?!”


“我真的不能透露的啊,就算只是实习,就算我是你们的学长,这也是不可以的说。”


“切!”


怨怼而憎恶的目光,戳的鸣人是犹如芒刺在背,但最让他受不了的还是宇智波佐助来找他咨询心理问题。犹记得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一坐下就说什么他自己身处黑暗,想杀人,具有强烈的反社会人格…其实这一点也不像一个心理有问题的人,真正有问题的人是不会这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的,而且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一点点忧郁,焦急,不安,无措等等惯有的具有心理问题的病人。


坦然而直白,不像来看病,反而像来聊天。而且最诡异的是,他每次都会选择每天晚上的时候来,人最少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到来会吸引来那么多路人甲乙丙女生),而也是每次鸣人准备下班的时候,在他终于伸了个懒腰开心的想着等会儿去吃一碗香喷喷的拉面时,这个家伙就会不凑巧的出现,本着职业道德鸣人也只好礼貌的对待他。


可恶的是,不管怎么样绕来绕去也只有那么几句话,鸣人尝试用各种方法来开导他,可他说通通没有作用,他还是会有那种想法。气死人啦!这个大学又不是只有他这一间心理咨询室,怎么就像个鬼魂一样缠上自己了呢?


“我仔细想了一下,”对面坐着的青年面瘫似的表情也看的鸣人很是苦恼,都已经能猜到他会说出怎样一些话了,鸣人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晃着脑袋昏昏欲睡。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宇智波同学带来了与以往不一样的话。


“我觉得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的性取向问题。”


“哈?!”鸣人嘴里的咖啡喷了佐助一脸。


“……”


“啊,抱歉抱歉…”而在喷了他一脸咖啡的人抽出纸巾小心的擦拭着他的脸时,手指碰到他脸的触感马上就让佐助不悦的面容柔和下来。


“我对着女生硬不起来。”他对刚才的小事件似乎毫不介意,冷淡的接着描述。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喜欢男生…?”


“我不知道,”佐助淡定的看着鸣人,这与早已惊慌失措又紧张无比的鸣人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我没尝试过。”


鸣人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表情少见的有几分严肃,他沙沙脆脆的嗓音里失却了平日的欢快流畅,刻意的以一种循循善诱的良师益友的态度对佐助进行了心灵鸡汤似的崇高教导:“那个,宇智波同学啊,每个人的性向都是天生的,这都是很自然的现象,你不需要对此抱有什么苦恼的。”


“如果我被周围的人排斥呢?如果他们把我当成变态怪物呢?”


“就算这样,你也一定会遇到善良的,能够理解你爱护你的人的!”似乎是这句话里面有某个词语触动了漩涡医师的心,他伸出手握住了佐助的双手,被握的人身体僵了僵,然后猛的低下了头,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他害怕他会忍不住下一秒就利用交握的双手把这个人拽进自己怀里。长长的刘海把他的半张脸都掩埋在了暗影里,他同样害怕对面这个善良而满富同情心的人会在看到他眼中浓烈的炙热与激动之后被自己吓到。


鸣人尴尬的挠挠头发,也为刚才有些失态的行为抱歉的笑了笑。


“我觉得,我需要确定一下我是否真的只能对男生才硬的起来。”


“呃…这个…也的确是有必要的啦…”鸣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细微的小动作,而在他说完这句话以后,这位一向活泼健谈,落落大方的实习心理咨询师兼学长身份的人却感到了一丝不自然的窘迫,这让垂眸低头而目光却偷偷上瞟观察着他神态的黑发青年嘴角勾起了笑意,鸣人的手再一次握到了杯子上,已经凉了大半的咖啡味道并不好,而小小的杯口也实在掩饰不了他变得不那么从容的神色。


“可是,我并没有朋友会愿意让我试验,你可以吗?”


“咳咳咳!!”鸣人猛的把杯子掷到了桌子上,剧烈的咳嗽使得他脸颊泛上了红晕,心跳声也随着这几声咳嗽逐渐加快,他一边平复着震惊,一边在脑容量有限的大脑里思索该如何拒绝这个提议。


“宇智波同学,我觉得,这样不太合适的说,我和你毕竟不算特别的熟悉呀,这样会有些奇怪的吧,而且……”


“不,我反倒觉得越是不熟悉的人越不会有心理障碍,”相比较鸣人,佐助真的是平静太多,这让人不免疑惑究竟谁才是那个自称心理有问题的人,“而且,身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帮助病人解决难题是天经地义的吧。”


“那…那你…你到底想怎么试验啊我说?”已经属于半允许态度的人让佐助深深呼了一口气,那胸腔之中的兴奋感已经快要冲破皮囊的束缚缠绕住对面这个仍然属于一脸天真而还处于不自知状态的男人,从刚才起就以不节奏的规律怦怦跳动的心脏此刻却蓦地沉静了下来,像是一切已经收入囊中无需费心,而鸣人被佐助依然冷漠如常的外表迷惑的一点危险感也没有,他最多只有紧张和尴尬,他却无法预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会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之外。


“你只需要做到不要动就行了。”佐助轻轻说道,那细薄的唇瓣开合的幅度微小到彷如耳语,而语句的清晰度却前所未有的明朗,这让鸣人莫名的往后缩了一下。而佐助却把阻挡他们之间的桌子用手推到了一边。空间上的距离再也没有任何隔绝,青年冰冷的气息让鸣人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后续请戳https://m.weibo.cn/6063545746/4170813245043145

评论(3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