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攻控,了解一下。
宁拆不逆。


除了逆cp,基本没什么雷点。

【佐鸣】天生一对(三)

   (一) 

   (二) 

     拍摄写真的地方在自来也报社的内景摄影棚里,仅有一些工作人员在场,环境较为安静。负责拍摄的总摄影师是报社的御用摄影师佐井,这个家伙不仅负责报社杂志每一期的插画制作,而且静物,景色,人物的摄影也是由他负责的。不管是绘画还是摄影,都可以粗略的理解为将某个东西的状态定格,而将定格这一瞬间的神态,视觉效果,以及色彩对比度都设置到最佳地位的人,是佐井无疑。

        

        这个人的性格人品我们暂且不提,才华却是毋庸置疑。而那张长相还算得上帅气的脸配上一看便是装出来的微笑后,却并不怎么受人欢迎,其笑面虎的属性以及毒舌到令人牙痒的个性每每都是惹得人气不打一处来,虚假的微笑在一开始接触到时,甚至会让人感到恶心。但碍于共事在同一屋檐下的些微的情分,而且那些话准确来说在生理上也构不成危害以后,大家选择了忍耐。


         不然,他应该早在第一天对春野樱说出“丑女”二字的评价后,就被那位女汉子的铁拳震飞。


         而鸣人非常不幸的发现了一个事实,佐井的最大乐趣就是挖苦他。无论是其嘲讽性格上的愚钝,行为处事上的幼稚,还是嘲笑他某个生理器官的尺寸,即便早已习惯了日复一日的毒舌,但每次听到的时候总不免还是会额角青筋暴起,太阳穴突突的疼,冲出来就要冒出三丈的火被硬生生挤压在脑壳里,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原本以为今天这个还算重要的日子里,佐井会收敛起他的毒舌,但是他这个人似乎并不会看场合行事,在大家都忙里忙外的一丝不苟的布置摄影棚,试图让那位不仅在外界传闻里挑剔娇矜的总裁,事实上一看到他的样子也猜得到他肯定是个要求极高的人感受到他们报社的与众不同以及真挚的诚意时,佐井却拍了拍鸣人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鸣人君,你今天的黑眼圈格外重呢,是不是昨天晚上撸多了呢?你这种一看就是处男的小男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呢。”


        “佐井你个混蛋!”鸣人推开他靠的很近的肢体接触,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你这家伙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而且…我…我才不是处男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鸣人都不明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和破处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这种轻浮草率又世俗的判定与他那种不同于主流的个性,且学习文学的人骨子里天生的那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绮丽浪漫无疑是冲撞的。而在身边的朋友们都在嘲笑他的处男之身后,他才猛然发现这件事情也成了一种为人诟病的羞耻事情。


         若是他能够预测到他的处男之身会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在接下来的某一天“破开”的话,不知他是不是宁愿一直保持着原样。


       “哦?真的是这样吗?可是我觉得鸣人君身上没有成熟男人的气息耶。”说着,佐井还刻意的凑到鸣人脖颈边嗅了嗅,这个如此亲昵的动作让鸣人感到肉麻的远离了他,抬起头,目光随意的扫扫,一双黑色眼睛的就像精准的扫描仪器一样冰冷机械化的锁定了他。


       佐助的到来是安静而无声的,但是低调的现身方式却抵挡不了他高调的气场,摄影棚里一时间静下来,小樱的手心早已被激动和紧张而冒出的冷汗浸湿,她一直抓着衣角,松开时,衣服上都有了浅淡的褶皱。她深吸了一口气,拿出口袋里的小镜子最后照了一下。她今天画的是偏向于大气和朴素的淡妆,这让她看起来有一种身为记者的职业素养,又不失那被妆容所放大的美丽。虽然从不知晓宇智波总裁的喜好是什么样子的,可从外表和一些新闻里,她暗暗的揣测着这位总裁应当不会喜欢太过娇媚浓艳的妆容的。


       所以这身在她自己看来还称得上是体面的打扮,也是经过了一番心思的。她走到佐助面前,礼貌的微笑着,天知道她内心的狂喜足以掀翻这个摄影棚的屋顶,“宇智波总裁您好,我是本应当上次采访您的记者,由于我那几天感冒非常的严重所以就让我的同事漩涡鸣人代替我去,希望他没有给您造成什么麻烦,我…”


       “没事。”佐助摆摆手,生硬的语调让小樱愣了愣。这位心中念叨了这么久的男神,却在自己跟他说话时,连正眼也不曾给自己,而且她根本不确定他是否有听清楚她讲话的内容。


        “宇智波总裁,您…”朝着佐助的目光看去,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金色脑袋,那个被总裁注视到的人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强烈到不容忽视的视线,鸣人有些不自在的晃动着脑袋,他一边懊恼着自己为什么和佐助对视会感到不好意思,一边又在犹豫着是否需要主动上前打个招呼。一旁的佐井倒是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小心思,他微笑的看看鸣人,又看看佐助,不知道是明白了什么还是了解了什么,或者他只是在用一张微笑的脸在掩饰内心和小樱同样懵逼的心情。


        佐助走到了鸣人跟前,鸣人笑的很尴尬,佐助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了佐井,佐井笑着递出了手,“宇智波总裁您好,我是报社负责为您拍摄写真的摄影师,我叫佐井。”


        佐助垂眸看了看这只大大方方伸过来的手,眉间深皱,鸣人似乎有些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反应,他斜睨了鸣人一眼,哼笑一声,将手递了过去,“宇智波佐助,”短暂的相握以后,便很快的放回了西裤口袋里,“我的时间很宝贵,请尽快开始。”


        “好的呢,马上就开始。”


        原本以为会打个招呼,刚才还在脑海中思索着到底是叫他佐助还是总裁的鸣人,没想到这一次的重遇居然只有几个眼神的交汇,甚至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前一刻的纠结和不自在是真的,而这一刻的失望和叹息也是真的。


        对摄影行业没有过多了解所以只能在一旁打下手的漩涡鸣人并没有丧失观察宇智波总裁的机会。这个男人没有任何过多的面部表情,冷硬的眉目间充斥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俊逸的脸部线条勾勒出了完美的面部轮廓,也将他自身的空间与别人的空间生冷的隔绝出了隐形的裂缝,这一点在佐井的镜头下得到了无限制的扩大。


       “真是的,果然如同传闻中一样面瘫呢,”佐井翻看着刚才拍摄的几幅图片,难得的摇了摇头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感觉。他想试着说一说让那位总裁露出一点表情,却发现那个人什么表情也不用露出也可以在镜头下将自身的魅力和英俊定格的淋漓尽致。


        周围的布景板上反射出的光投在了他的脸上,佐助眯着眼睛,这样强烈到不舒服的光线也只让他作出了一个皱眉的动作而已。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蓝色的西装,领带上有简单的花纹,相比较上次,少了一丝庄重,多了一分亲近,但也只是仅限于服装方面带来的单纯直观感受而已。


        鸣人几乎挪不开眼,这个从商的总裁却拥有堪比杂志上的时尚男模的气质,拥有媲美电视上娱乐明星的脸蛋,这种明显是被上帝所偏爱的宠儿让他在钦佩的同时又有着那么一丝羡慕,他可能不会想到,这时淡淡的羡慕在后来会变成浓浓的自豪,因为在日后,那个人身上的所有都只会属于自己,包括那些外人不曾看到的,也只会被他所见。


        如此看来,究竟谁才是上帝的宠儿,我们应该打上个问号才是。


        拍摄工作进展的很顺利,这个一上镜头就是完美模特的人几乎不需要什么过多的修饰和点缀,只消一个合格的摄影师,就可以拍出令人满意且赞叹的图片。


        结束后,小樱为佐助递过了一杯咖啡,她并没有因为宇智波总裁刚来时的无视而气馁的放弃接近他的机会,她尽量展现出自己最为淑女的一面,矜持又礼貌的笑容,既不会让人觉得毫无教养,又能把她眼中那点显而易见的心思委婉的暴露给宇智波总裁,然而总裁依旧没有正眼看她,“谢谢,不用。”


        递咖啡杯的手凝固在了空中,这怔愣的动作不仅是因为他的再一次冷漠,更因为她看见佐助径直走向了在一旁忙活的鸣人。


       “鸣人。”正在收拾场地的鸣人听到这声呼唤吓了一跳,他转过身,看到这张近在咫尺的脸,他一向善于打招呼和自来熟的开朗属性在此时宣布失效,“今天,辛苦你啦,谢谢你答应为我们报社拍摄写真啊嘿嘿。”他搓搓头发,玻璃弹珠一般的眼睛在眼眶里圆滚滚的打着转,他在想,到底该如何称呼这位宇智波总裁呢,真的可以喊他佐助吗?明明平时和朋友们的相处都是那么自然和娴熟,各种昵称外号都叫的不亦乐乎,可这会儿碰上宇智波佐助却连喊个名字都还要犹疑半天,这实在太不像他了。


       “我注意到你刚才一直在看我。”


         鸣人的眼睛睁大了一瞬,他低下头,慌乱的左看右看,就是不敢正视佐助的眼睛,“你…你胡说些什么啊,我…我才没有看你呢我说,少自恋了你这混蛋。”


        突然感到头顶抚上了一只手,有些冷但是力道很柔和,鸣人讶异的看着这个云淡风轻的宇智波总裁,对方像是在做一个稀松平常的动作,而鸣人的脸颊却在以神经末梢可以感知的速度发烫发烧,“我很口渴,想去喝咖啡。”顿了顿,总裁看了一眼正在一旁整理照片的佐井,对方也看向了他,回应上了一个虚假的微笑,然后佐助又补充道,“你陪我一起。”


         刚准备张口说什么,佐助又开口了,“我都答应了为你们报社拍摄写真,这点要求你如果都不答应的话,说不过去吧,鸣人。”


        “去就去,我有什么不好答应的,”鸣人趁此机会躲开了那个抚摸脑袋的手掌,“反正是你请嘛,本大爷就勉强跟你去喝一杯好了。”他轻轻松松的受邀前去,内心却狂乱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这场突如其来的邀约简直让他无所适从,他暗自揣测着其中的原因,心跳一阵一阵的怦怦加剧着节奏,双颊火烧火燎的呈现出害羞的红晕,摄影棚里的光线不太明亮,鸣人的脸在佐助的眼中却倒映的十分清晰。


        他想象着以后可能会一口咬上如同少年人的苹果肌一般的脸颊,暗沉的眼眸就像空寂的宇宙里突然浮上了一朵发光的星云。


       “白痴。”佐助迈开步伐,朝门口走去。


       “都说了不许再喊我白痴,你这个混蛋佐助。”鸣人跟了上去,脱口而出的称呼让鸣人后知后觉的咽了一下,他抬起眼角小心的瞥了一下佐助,对方没有丝毫的动容,鸣人只看得到他的唇角上扬起了一个十分柔和的弧度,带动着他整张冷硬的脸庞也一同的温柔了下来,鸣人偷偷笑了笑,他们并肩而立的走了出去,双手的距离还差几厘米,而在以后,这几厘米的差距将会变成再也分割不了的零。


        全程都被忽视,从头到尾也没能得到一个眼神的注意的小樱,震惊的目视着佐助和鸣人离去的方向,耳边传来了嬉笑的话语,“哎呀,看来你的男神是一位基佬呢。”


        “佐井你给我住嘴!”在男神面前伪装出的矜持温柔与内敛终于暴露,懊恼的看向微笑的佐井,如果她的拳头真的可以把脸蛋震碎,那么此刻佐井的脸应该已经碎成了一块一块的肉片。无奈的抚住额头,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甩甩头发,一想到既然是鸣人的话,怒火又像马上被冰水泼了下来熄灭的只剩一点灰烬。


        算了,小樱一口把准备递给佐助的咖啡喝光了,这段本就幼稚和轻浮的仰慕就这样一同被她吞咽在了肚子里,宣布无疾而终。


       “基佬又怎样,反正他还是我男神!”小樱一昂脑袋,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咚咚咚的脚步声在此时已经只剩几个零星人影的摄影棚里响彻着回音。佐井看着照片里的人冷峻的神色,又想到他刚才对自己敌视的眼神,不免感叹着,“鸣人君,看来你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呢。”


        这是离报社不远的一间小巧精致的咖啡厅,方格状的洁白桌布上流泻着雅致的流苏,桌上摆放着一束向日葵,璀璨的颜色和鸣人的笑脸绚丽的重合在了一起,佐助和鸣人坐在窗边,正值下午,百叶窗放了下来,屋外的黄色光线透过缝隙倾洒进来,落在了鸣人颇显局促的脸上,那婴儿肥的可爱面容染上了就像夏日里从树荫投射在小路上的斑驳光块,佐助喝了一口咖啡,十分有兴致的盯着他。


        鸣人时不时抬头看他一眼,却总能对上他的眼睛,这说明这位宇智波总裁一直在看着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鸣人更加的窘迫,喜悦和无措夹杂的情绪像两条弯曲的线在他的心中蔓延,时而交缠,时而分开,他第一次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会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他用汤匙搅拌着杯中的液体,清澈的眼珠显得有些呆滞。


       “你再不喝就冷了。”


       “哦哦,”鸣人端起杯子就猛灌了一大口,这样的后果就是呛的他咳嗽不止,咖啡溅了几滴在桌子上,他的嘴巴上也沾上了棕色的液体,“你是白痴吗?”终于停止了咳嗽,嘴角传来了轻柔的纸巾触感,因为咳嗽而眼角通红的鸣人呆愣的看着佐助的动作,眼睛眨都不眨,配上他的蓝眼睛,他此时就像一尊瓷娃娃,乖顺的可以任由主人随意的蹂躏。佐助的眼眸沉了沉,他收回了手,刚才的小插曲宣布结束。


         鸣人终于回了神,“嘿嘿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就是这个样子的。”他的笑容衬上屋外的光线,美好的让佐助不愿分享给其他人,阳光照不到他的眼中,他所有的一切微妙的情绪都静静地栖息在暗影里。那种逐渐扩大,深刻,浓厚的独占欲,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更加的渗透进骨髓里,那些暗沉沉的只适合在腐朽的地方滋生的想法,在日复一日增长的爱意里不受控制的在鸣人的笑容中侵占着他大脑皮层的每一寸神经。佐助握住杯子的手紧了一些,鸣人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


        “说说关于你的事情吧,”佐助试图用聊天来驱散那些一瞬间涌入他脑海且不见消散的场景,“你为什么会喜欢文学?”

     

        “因为不需要动很多脑子啊,”鸣人笑嘻嘻的回答着,换来了佐助一个非常无语的白眼,“哈哈哈开玩笑的啦,因为文学很有趣的说,可以享受到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的东西,可以在那些作家的笔中进入另一个世界,像是你的某些幻想得到了生动的实现,然后我就在想啊,既然他们也可以的话,那我也可以为自己创造一个世界,由我书写的故事所铺陈的世界。”


        “可你却选择当一个记者,这么说来的话,你不是应该成为一名作家吗?”


        “记者也可以写故事的嘛,虽然是基于现实的东西啦,”鸣人轻轻叹了口气,“感觉作家没什么前景啊,也不好成功的说,我当然要优先考虑生计方面的问题,正好好色仙人的报社也愿意用我,这样想想也是不错的啦,而且其实,”鸣人揉揉鼻子,害羞的说道,“我现在偶尔也会自己写故事的说。”


        “啊,这样啊,”佐助从中听出了一些迫于现实的无奈与辛酸,他看见鸣人眼中的光耀有一丝微小的黯淡,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见这种场景,因为以后鸣人会在他的庇佑下,无尽的散发出笑容,然后唯独温暖他一个人。


         鸣人仍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分享着他喜欢的作家和他喜爱的文学风格,这个看似大大咧咧又毫无情趣的白痴,竟然拥有一颗现在已经很少见的极富浪漫主义的天真的心灵,这与他所从事的行业以及从中获得的人生观甚至天差地别,他贪婪的聆听着那些生动的话语,就像他无趣生硬的作息生活里突然闯入了一个美丽的意外,他入骨的盯看着鸣人饱满的唇瓣一开一合的蠕动着,想象着自己贴上去啃噬舔咬的场景。


        “那你呢?为什么要从商啊?”


        “家族影响。”佐助淡淡的说着,他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冷漠,如同春风和煦的日光下猛然吹过了一阵寒风,鸣人不再追问。


       “那个摄影的家伙,是你的男朋友吗?”佐助状若无意的问道。


       “噗…谁?!你说佐井?!”鸣人却惊讶的差点把咖啡喷了出来。


         “对。”


        “你别瞎说好吗?!他怎么可能是我男朋友?!那么讨厌的家伙我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啊我说。”只顾着否认男朋友这个事,却全然忘了否认自己的性向,说完了以后也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像是已经变相的承认了自己“的确有可能交男朋友这个事实”。


         佐助不动声色的举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杯口掩盖住了他嘴角浅淡而满意的笑容,他冷静的接着说道,“既然不是这种关系,以后不要做出那么亲昵的举动,不然很容易让人误会。”


        “哎?”鸣人回想着他所说的“亲昵举动”究竟指的是什么时,又突然想到了他此时更应该注意到的一个问题,“喂,你这家伙的语气很讨人厌啊,说的就好像你是我的男朋友似的。”


       “如果我说,从这一刻开始,我就是呢?”男人的表情依旧冷漠,波澜不惊,冷淡从容,鸣人惊讶的望向他,两只眼睛里细碎的光线瞬间黯然,佐助黝黑到极致的双瞳里倒映的暗色清晰的如同一面镜子,鸣人在那黑曜石一般的镜面里看见自己的眼中点燃了一束细小的火花,如同夜空里的烟火,璀璨绚丽。


      


评论 ( 33 )
热度 ( 18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