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攻控,了解一下。
宁拆不逆。


除了逆cp,基本没什么雷点。

【佐鸣】就这样吧

一,为了以后方便归档,所以把贴吧的一篇黑历史搬来

二,原著向,四战后,四处旅行佐×火影鸣

三,ooc,bug请见谅

四,短篇一发完(2.6万字,有肉,肉渣)


 (一)

   最近,有很多人都跟鸣人有意无意的提到雏田。不管是明示的还是暗示的,委婉的还是直接的,都只表达了一个意思,雏田是个好姑娘,你现在也到了成家的年龄了,赶快娶了她吧。一向情商很低的漩涡鸣人在第一次听见某个人委婉的劝说时,并不明白,可随着后来的次数多了,迟钝如他也终于明白了大家的意思。这让他不禁很苦恼,他当上火影其实也没多久,对手边的一些事情他都是一个头两个大,忙的晕头转向,他实在是没空去想这些问题。所以从最开始的确实不明白,到了后来的懂也装傻。在别人提起雏田的时候,他都已经可以接下对方所说的话了,“嗯嗯嗯,对对对,雏田是个好姑娘,她曾经在危急关头勇敢的站出来保护过我,我对此很感激,也很感谢她对我的喜欢,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她的。”如是的对话,他已经练的滚瓜烂熟。他并不想敷衍对方的一片好意,雏田的好,他比谁都清楚。


每每回想起那天的事,鸣人的嘴角都会挂起微笑,那个女孩战胜了之前的怯懦,胆小,勇敢的挡在他前面,对他说着最动听的表白。“因为我,最喜欢鸣人了。”他头一次知道,他能够被一个人这样的在乎着。是真的很感动,感动到那一瞬间鸣人有想守护她一辈子的冲动。可是,如果真的认真思考起来要和这个女孩好好在一起,度过一生这么长的时间,鸣人又会觉得很迷茫,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对雏田的感觉究竟叫不叫喜欢。


在她跟他表白之后,也发生了很多事,而最令他高兴的就是佐助的回归。想起追逐那个混蛋的三年,想起终结之谷的最后一站,想起他们两个断了的手臂,想起他们两个躺在地上,佐助笑着说了一句:“是我,输了。”当时,他觉得自己这一生应该都没什么遗憾了,因为他最好的朋友又重新回到了他身边。再后来,当上了火影,他除了忙着处理作为一个火影应该处理的事情之外,想的无外乎就是,该怎么好好弥补那三年丢失的时光。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不可能还跟从前一样聚在一起做着一些脑残低级的任务,然后一起大笑,一起吃拉面,一起聊着彼此的理想。可那个家伙竟然要去什么赎罪之旅。


其实他是挽留过的,不论是当着众人还是私下。可佐助坚毅的像一块岩石。“白痴,不是每个人都会跟你一样为我的过错找理由的。”佐助这么说着。好吧,他无话可说。不过,如果以后还是有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佐助,还是对佐助怀有敌意,他是一定会站出来的。


佐助出行那天,只有他和小樱两个人送他。一向话很多的他,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耳边只有小樱略带羞涩的话语和温柔的叮咛。待到小樱都说完了,他也还是保持着呆滞的状态,一眨不眨的盯着佐助空荡荡的左臂。

“喂,吊车尾的,你就是来傻站着的吗?”

“啊…,哈哈,抱歉…”,鸣人很快就露出了他惯有的笑容,大大咧咧的用手挠着脑袋。“那个,路上小心哈,早点回来啊,小樱她一定会很想你的哈哈。”

“嗯,我知道。”

然后,鸣人还是把视线移向了佐助的左臂。

“这个,并不碍事。”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

他离开的时候起了风,一身黑色的他身形飘逸,还是那么的清冷孤傲,遗世独立。鸣人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不仅仅是不舍,这种感觉,就像是童年,他从那条河边经过的时候第一次看见佐助时候的感觉。旁边的小樱还在大声的做着告别,尽管那人已经没有再回头。就在鸣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见离开的那人脚步貌似停顿了一秒,然后,微微侧过头,朝自己的放向,匆匆扫了一眼。

快的让鸣人以为自己花了眼。

“鸣人!”正在一乐吃拉面的鸣人听到了小樱的声音。

他一抬头,就看见她冲自己诡异的一笑。鸣人差点噎到了。小樱往某个方向啄啄脑袋,示意他望过去。他看见,雏田手中拿着什么东西走了过来。

“鸣人君。”她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婉纤细,小心翼翼。脸颊的红晕渐渐晕染开,她低着头,依旧不敢看鸣人的眼睛,“这是我为你织的围巾,希望你能喜欢。”

“啊,谢谢你啊,雏田,我很喜欢。”

小樱一直在旁边发出一阵阵的怪音。雏田的脸更红了。“哈哈,那个,你要不要一起吃碗拉面啊?”

“不用了,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转身离开的时候,鸣人能清楚的看见她嘴角的浅笑。

“鸣人,好好把握啊。”小樱十分大力的锤了锤他的肩膀。而鸣人只是敷衍的笑了两声。

“喂,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啊?你不会还白痴到不明白她的意思吧?”

“我明白。”

“那你就主动一点啊!”

“嗯……”

“哈哈,我可都想好了,到时候,我和佐助,你和雏田,我们啊,可以一起办婚礼,想起来觉得高兴!”

鸣人嘴里的汤喷了出去,他咳嗽的脸都红了。

“你这家伙激动个什么劲啊?”小樱哭笑不得的帮他拍着肩膀。

“佐助他,说了要娶你吗?”

“啪!”小樱重重的拍了一下鸣人的头。“听你的语气,是说他一定不会说啊!”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都还年轻吧,这种事情,不急吧。”

“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要好好把握,我现在只希望跟佐助能够长长久久。”

鸣人一直都知道小樱喜欢佐助,他比谁都知道的多。可是他从没想象过这两个人长大后结婚了的场景。胸口突然闷闷的,慢吞吞的走回了家。看着雏田为他织的围巾,烦闷的感觉又重了一些。

在漩涡鸣人的未来蓝图里,有百分之九十都是跟佐助有关的东西。他想象着自己当了火影,佐助辅佐他,为他想意见,他们两个一起保卫着木叶。然后累了的时候一起去一乐吃拉面,他点味增的,那个家伙点番茄的,然后有时候还可以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他从来都没想过,他们两个会各自成家结婚,娶妻生子,忙着家庭的琐碎,成了两个关联不大的男人。

真奇怪,为什么他一想到这些普通不过的人之常情发生在他和佐助身上,他就会觉得不可思议?或许,这个世界上,想一直和一个朋友一起度过的只有他一个人吧。

不,佐助不仅仅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

这中间的差别,很大吗?

鸣人开始糊涂了。他的脑中关于以前自己和佐助的记忆,都开始重现。

清晰的一幕幕场景,几乎每一幕,他都可以记一辈子。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过去的记忆里,已经离不开宇智波佐助这个人了呢?

他是个很笨的人,他情商又低,他想了一夜也没明白。

迷迷糊糊的,他都忘了原本要想的那些问题是什么了。然后,他便开始无意识的担心,那个家伙在外面不会有什么危险吧?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会回来啊?那个混蛋……不会,再一次偷偷的离开木叶吧……?想到这个,鸣人几乎从床上一下就起了身。

镇定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始嘲笑自己的敏感。

拜托,如果你还是想走的话,记得千万不要选择不告而别这种方式啊,我希望关于你的每件事,我都能是第一个知道的。因为,那样的话,我就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好好的把你带回来了。

                               (二)

再次看见佐助,大概是三个多月以后的事。

夕阳西下,鸣人伸了个懒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刚走出办公室没几步路,就看见那个一身黑衣的人正在对面好像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对方在看到自己后停下了脚步,清峻的面庞有些疲惫,颌骨的棱角更显消瘦,他的身上充满了久而归乡之人的风尘仆仆之感,鸣人这么陡然的看见了他,还以为自己累的眼花了,忙擦擦自己的眼睛。“白痴,是我啊。”

鸣人悠然的叹了口长气,开心的笑了出来,“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一边说,一边朝他走去,话还没说完,距离还差那么几米的时候,就被一个欢脱的女声打断了。方才的恬淡气氛戛然而止。“佐助!”小樱就那样冒了出来,朝佐助疾驰而去,给了他一个浅浅的拥抱。“你回来了怎么不早告诉我呀!”佐助被她的身影挡住了面容,加上他略长的黑发遮住了半边的视线,鸣人并不能看清佐助的表情。不过,应该很开心就是了吧。

“佐助,小樱,我先回去了。”并没有看向那两个人,鸣人匆匆离开了。

他下意识的在逃避着什么,那种在小樱打断他们以后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清楚理由与来源的感觉,让他想快点逃离这种窘迫的场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在他从他们旁边走的时候,佐助好像唤了他一声鸣人。

回到家后简单的吃了晚餐,又无意识的发了会儿莫名的呆。天色已经全黑了。静谧的独自一人的家在当上火影以后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

是不是,成家了就会好一些呢?有多少人,是因为寂寞才选择了与某个人结成伴侣的呢?人生漫漫长路,有多少人,都败给了孤独。

敲门声突兀的响起。打开门后,鸣人不禁愣住了。

“佐助…”他漆黑如墨的眼睛专注的望着自己,就像溢满了星星的夜空,深邃而明亮。

“你,有什么事吗?”鸣人呆呆的问着,任由晚间的风从他们的缝隙中悄然拂过。

“你不先请我进去吗?”

“哦哦,哈哈哈,是啊是啊,差点都忘了。”

“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异常的情况。”几个月的出行,也只换来了这么寥寥几字的报告。鸣人点点头。

所谓的公事就这么谈完了。然后,该说些什么呢?鸣人看了眼佐助,想起这些天以来自己所纠结的一些问题,面色不禁有些发烫。忙转移了目光,但是,视线却无处安放,和佐助的相处,从来没这么窘迫过。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什么在自己最熟悉的人面前也变得不自在起来。而佐助也是一言不发,静静的坐着,挺直着身板,安静的像一尊雕像。

“呵呵呵,今天小樱看见你的时候可真热情啊…”砸吧了半天,也只能从这个他最不愿意的话题开始。

“啊,”佐助淡漠的回了一句,再无下文。

“哈哈,最近有很多人都在劝我和雏田赶快结婚呢,其实我呀,也没想过这些事情,那你和小樱有没有什么打算呢?”

“没有。”

“啊?”鸣人诧异于佐助回答的果决与简练,抬头望向了他。

“呵,吊车尾的脑袋里竟然还会想这些东西。”

“这,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你这家伙别这样一脸嘲笑嘛,我已经,没以前那么笨了。”

“我知道。”佐助轻轻的笑了,眼睛里像是温柔的盈满了一汪清泉。

“你会待上几天啊?”

“两三天以后就会走吧。”

“这样啊…”

“鸣人…”

“干嘛?”

“你很想和雏田在一起吗?”

“其实,也……反正我现在,还是想先把火影的事情处理好,”鸣人结结巴巴的回答着,“你和小樱不也一样吗?”

“不。”

“啊?”

“我从来没想过,要跟她在一起或是结婚成家之类的东西。”

“……”

两个人都沉默着,仿佛都试图从对方的眼中探求出什么答案,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在触及到彼此深深的视线以后却又侧过脸来逃避。有一丝不可名状的气氛萦绕在四周,压抑的他们的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

墙上的挂钟突然响了起来,鸣人猛的抬起了头,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很晚了。”佐助淡淡的说着,但是他并没有任何动身要走的意味。

“是呀……”鸣人一向是个没头没脑,大大咧咧的人,从来没有像这样不知所措,尴尬异常过,他觉得今晚对面坐着的人,好像不是那个身为他朋友的佐助,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让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手心出汗,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鸣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病了,但是为什么却只对着佐助一个人呢?“那个,要不,你今天,就在这儿休息一晚上吧。”

话一出口,鸣人就后悔了,这样的邀请算什么啊?太突兀,太奇怪了。可又转念一想,两个朋友之间,在一起睡一晚上应该没什么吧。真是的……

“好啊。”

在鸣人苦思冥想的当口,佐助就这么答应了。

说实话,这是他们第一次同床而卧。中间隔着一点点的距离,平躺着都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静,没人说话,也没人睡得着。鸣人受不了这样的氛围,他在脑海中努力斟酌着措辞,还是决定把他最为担心的一个问题问了出来。

“佐助,你回木叶,是心甘情愿的吧,你真的不会再离开了吧?”

“啊,不会了。”

简短不过的回答,却给了鸣人安心的信服感,他相信此时的佐助,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心话。只要有他的保证,鸣人就什么也不怕了。鸣人禁不住傻笑了起来,刚才那种彼此无言的安静在他舒心的心情中都化为了虚无。

“你这家伙,要是再敢走,我可不会再管你了。”

“啊,知道了。”佐助在黑夜中,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鸣人入睡的很快,睡觉的习惯还是跟以前一样。乱七八糟的姿势,嘴角留着透明的口水。还有轻轻的呼噜声。佐助轻轻的转过了身,透过皎洁的月光,注视着他的睡颜,看着鸣人笑着的放松的脸,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是,印在额头的吻。温柔的,轻轻的,像是春风拂过柳叶的爱抚。

有你在的地方,我哪儿也不去。



我实在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只好委屈大家走外链了


第三篇番外请戳我



评论 ( 6 )
热度 ( 11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