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外链点进去若是英文点“proceed”
雷逆,雷互攻。

【佐鸣】爱上你了又怎样(二)

第一章请戳我

此章略无聊,下章炖肉及完结,大概会比较粗长。


  (二)

佐助第一次注意到鸣人还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


“喂喂喂,佐助,你猜那个家伙是什么性别?”水月,一个平庸普通的Beta,但长相性格却非常特别的Beta,附在佐助耳边悄咪咪的说道。


佐助此时正坐在操场边的木长椅上看书,水月的打扰本就让他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他头也不抬的随口说道,“不知道。”


“哎!你看都没看呢!就那个在踢足球的,金色头发的那个!”水月大力的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受不了难缠的水月的无聊把戏,佐助不抱着任何兴趣的望向了他所指的那个方向。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不仅仅是因为人群中只有他一个金发的。而且还因为,他是看起来最开心的那个。夸张的笑容让一向严谨的佐助忍不住研究起他的面部神经系统究竟是如何分布生长的,而脸颊两旁的可笑猫须又让他从另一个方面开始揣测这是天生的胎记还是后天留下的痕迹。而后来佐助才知道鸣人的父母脸上都没有猫须,所以排除遗传。但是他们都说这是鸣人生下来就有的,所以这是…基因突变?不想管了,这个人身上尽是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高强度的运动使他的额际汗湿,湿漉漉的发丝随着他奔走跑动的姿势像小猫筛毛似的甩来甩去,麦色的肤色显得健康而活泼,身材还算不错,肢体的长度都很匀称,这是一个鲜活而年轻的生命,就像浑身的血液里都是太阳的金色的光。任何人都会认为他是个Alpha,因为他没有一点身为Omega的特征,他不娇小,也不孱弱,他看起来强壮而健康,溢满了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的活力,当然他看起来也不像Beta那么普通平凡又毫无特点。


包括佐助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也会认为他是个Alpha,但是既然水月这么问了。就表示这个人肯定不是个Alpha。他不假思索的答道:“他是个Beta?”


“错错错!”水月得意的笑了出来,他摸摸鼻子,像是宣布什么惊天奇闻一样,“他呀,是个Omega。”


饶是佐助也听说过不少奇闻异事,但这个信息却震惊到了他,而且他花了比平时消化新闻一倍的时间来接收这个信息。手上的书自然是看不进去了,目光全权被草坪上那个挥汗如雨的人吸引了,Omega?不可置信。他看到陪同金发Omega踢球的那些人里,有几个他比较熟悉的人,比如家境和宇智波几乎并驾齐驱的日向家的日向宁次,比如那个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优秀,也经常从一些Beta,Omega口中听到的我爱罗。如此看来,这个人还是挺有本事的,能把这些人吸引到一起,证明这个人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特别之处。


不过到底是哪方面的特别之处他宇智波佐助也不敢妄下断言了。


“哈哈,我就说你猜不到吧。”水月还在为能惊讶到佐助这一事实而沾沾自喜,而对方只是淡淡的收回了目光,然后拿起书离开了这里,“无聊。”


“这还无聊?”水月一边从后面跟着一边说着,“你不觉得这是个很令人奇怪的事吗?那个家伙耶,看起来根本就像个Alpha嘛,结果却是个Omega。”


   “跟你有关系?”佐助反身问道。


   “关系倒是没有…”


    “那就废话少说。”


水月摇摇头,趁着佐助转过身后朝天翻了个白眼,真是个无趣的人。不过也就是性格比较无趣了。宇智波佐助的其他方面,从来都是一个止不住的话题中心。一个优秀又英俊的Alpha,拥有聪慧的头脑,强健的体魄,颀长的身材,傲人的家世,那可是传说中的宇智波啊。那个像神话一样被冠以各种不可思议传言的优良血统与基因的家族。也同样是,孕育冰山和批量生产优秀Alpha的机器制造厂。


鬼灯水月对宇智波佐助可以说是钦佩与嫉妒并存,但钦佩最终还是战胜了那点无用的嫉妒,他非常自觉的凑到了佐助身边以“朋友”自称,但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不过就是个跟屁虫小弟罢了。但是水月并不在乎这一点,因为他待在佐助身边也是带有一点点小小的私心的。宇智波佐助身边的人啊,听起来就带感。到时候也许会有优秀的Beta女生或者娇弱柔美的Omega女生也对他水月投怀送抱说不定呢。


有没有达到水月想要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日子还长着呢是吧。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因为宇智波佐助而结识到那个令他惊讶的人,那个全校公认,最像Alpha的Omega。


通过和佐助这一年多的相处,水月自认为大概还是能够摸清楚佐助的脾气的。佐助这个人,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而且很多时候都只是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把一些可有可无的情绪轻描淡写的带过。换言之,就是他是个不会轻易表露情绪的人。


所以,在第一次看到如此愤怒的佐助之后,鬼灯水月无疑是愕然,震惊,且害怕的。他们俩在食堂吃饭,佐助的餐盘里依旧是他最爱的鲜红番茄,可是他却一口未沾,遒劲的指尖几乎快要把那两根可怜的木筷折断。手背上的青筋像是要爆炸一样剧烈的凸起,微微眯起的目光里有着迫人的寒意与刀尖般锋利的杀气。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那么此刻被宇智波佐助盯着的人,早已四分五裂,千刀万剐,水月如是想着。


可当他顺着佐助的目光看去时,惊讶的嘴巴里的肉丸子差点掉了出来。是那个金发的Omega,好像叫漩涡鸣人还是什么来着。昨天他还在佐助面前提了一下,然后佐助还说非常无聊。而现在,这位宇智波少爷竟然会因为这个“无聊”的人而爆发出百年难得一见的怒火。这可真是比漩涡鸣人是个Omega这件事情更让人津津乐道。


可能是佐助的视线太过明显,也或许是佐助的气场太过强大,那位刚才一直坐在位置上津津有味的吃着一碗拉面的金发Omega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旁边的我爱罗疑惑的望了他一眼。然后他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佐助面前,颇有一种大开场面,公开干架的阵势,这一举动引得食堂附近的人纷纷侧目望来。


坐着的可是宇智波佐助啊。这个人看起来一副要打架的样子呢。而且这个家伙似乎就是那个Omega啊。虽然看起来像是Alpha,但是怎么说也是个Omega,竟然企图找Alpha的麻烦,太不自量力了吧。周围的窃窃私语并没有阻碍鸣人接下来的话语,他向来有话直说,不管对方是什么性别。


“我说,你这家伙,老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漩涡鸣人大爷可不记得自己惹到你了。”


“哼。”佐助只是轻轻勾起嘴角。


“你笑什么啊我说?!”


 佐助没有回答,他目光中莫名的敌视和不满却没有消失,他像是要把面前这个人用自己眼中的凌厉刺穿一样的力度狠狠地的看了他最后一眼,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喂,佐助等等我!”水月后脚就跟了上去。


“搞什么嘛这个混蛋。”鸣人不明所以的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我爱罗关切的问道,“发生什么了鸣人?”


“哎呀没什么,就感觉那个家伙像看仇人似的看着我,看得我超级不爽啊我说,我就去问了他一下,结果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真是个怪胎。”


“那个人,是宇智波佐助吧,既然是宇智波家的,会用怎样的眼神看人也并不奇怪了。”


 “宇智波佐助?很有名吗?”鸣人吸溜着嘴里的面条,嘴巴上残余着亮晶晶的油渍,但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比嘴角上的油渍更加明亮。


“哎,没什么,你好好吃拉面吧。”


“切!不说算了!反正本大爷也没兴趣了解那种讨厌又奇怪的家伙!”


鸣人不知道的是,他马上就要被迫了解到关于那个人的一切,而且是以非常深入且不容抗拒的力度,了解到。而他只不过比佐助知道这一点,晚了二十四个小时而已。


水月在听到佐助说出了他为什么以那种要杀人的眼神看着漩涡鸣人之后,惊讶的他的鲨鱼牙齿差点咬破了他的舌头。他简直是激动的上蹿下跳,双手抱头,相比较佐助冷静的坐在位置上淡淡的描述这件事情的样子,水月倒更像是这件事的中心人物。


佐助抬眼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盯了水月一会儿。


“我的天哪!”水月在惊呼之后又觉得很好笑,他大笑出声,语不成调的说着,“哈哈哈,你爸妈竟然…哈哈哈竟然要你娶漩涡鸣人?!那个长着一副Alpha样的Omega!哈哈哈哈哈!”


“很好笑?”


水月立马噤声,他强忍住自己幸灾乐祸又喜闻乐见的看好戏心情,勉强装出一副担忧而又严肃的神态问佐助:“我说佐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佐助对他这种装出来的关心嗤之以鼻,他冷冷的看了水月一眼,眼中的警告意味非常的强,对方立刻明白这个眼神的意思是“敢到处说我就杀了你”。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佐助并没有满足水月的好奇心。


 放学回到家,正好赶上吃晚饭的时候,佐助默默的做到了餐桌上,埋头无言的吃着番茄。


      “考虑的怎么样了?”父亲严厉的声音像一记洪钟敲击在他的耳膜,头痛欲裂,烦躁异常。


     佐助没有回答。他想起二十四个小时以前,自己在学校还在对水月说着“无聊”,“与你无关”这些话。是真的,他对于一个看起来像是Alpha的Omega除了一开始知道的好奇之外,并没有什么深究的兴趣。但就像是为了惩罚他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一回到家,父亲就说:“我们已经为你找好了结婚的对象。”


对,就是漩涡鸣人,那个非常奇怪的Omega。


然后,佐助还从父亲口中得知了他的身份,本市市长波风水门的独生子,由于跟随母亲姓所以鲜少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是一个各方面都非常符合我们标准的Omega,本着传宗接代以及保证每一代的宇智波血统都有最优秀的基因,他是你最好的选择。”


佐助黑着脸听着父亲的话,他安静的太过异常,以至于富岳在一边说话时,还要一边观察他的神态。而那些年对于宇智波鼬的不满与厌恶,似乎又夹杂着某根神秘的导火索开始铺天盖地的从胸腔中爆破,那是围睽已久的,青春期的叛逆因子,在一刹那把他拉回了那些盛气凌人又幼稚好笑的日子里。


是啊,因为宇智波鼬身为一个Alpha,居然堂而皇之的跟另一个Alpha在一起了,为宇智波繁衍优秀的家族后代在他这里宣布无疾而终。那个叫宇智波止水的家伙,属于宇智波一族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分支家族,若不是因为和鼬的这件事,恐怕自己都不会听说过这号人物。


那位从小到大优秀听话又懂事的儿子,就那样为了所谓的“爱情”和家里断绝了关系,从此和宇智波止水双宿双飞,私奔到了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所以这个伟大又高尚的任务就落到了佐助头上。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像是一件早就为另一个人量身打造好的衣服,蹩脚又不合身的硬是套在了他的身上。关键是这件衣服还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佐助的眼睛在这长久的静默里变得深不可测,与他生活了十多年的父亲竟然也看不透他此刻的想法。他抬起眼眸,薄唇正欲开启,而父亲却抢先在他又一次开口了。


“只要你和他结婚,我不会再干涉你干任何事,而且宇智波的一切都是你的。”


“……”这句话是伊甸园里诱惑亚当夏娃吃下禁果的蛇,在他耳边嘶嘶的吐着信子,皮肤上的毛孔在这样黏腻的触碰里战栗的张开,本能开始接收那透彻心扉的来自冷血动物的凉意。佐助闭上了嘴巴,他冷若冰霜的凌厉眸光像是磨平了棱角的冰凌,虽然依旧寒冷,可形状却是圆滑且柔和的,让人握在手中不至于硌手。


“我同意,和他结婚。”


 

后来在学校也和漩涡鸣人碰上了几次,从对方那气红了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也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宇智波佐助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对未婚夫妻。以前没有走进彼此生活的时候,也只在学校里有几个少的可怜的会面,往往都是擦肩而过的无意一瞥。但自从这件事情发生厚,两人碰面的机会却大幅度增长。

漩涡鸣人就像一只要冲上来咬碎自己喉咙的小野兽,但碍于某种无形的锁链禁锢了他的利爪,所以他也只能在气势上逞一时之风头了。但这种所谓的气势对佐助来说没有任何杀伤力,反倒是那个家伙的信息素,在秋天开放的桂子,那刺鼻又浓烈的香味让佐助想起了小时候去乡下那条萦绕着一整排桂子树的小径。仿佛一瞬间再次置身于那恐怖的花香围绕的时节,佐助狠狠地皱起眉头远离这个人。


但或许是因为婚姻大事这种事情还是无法让人做到完全不在乎。佐助对鸣人的留意还是多了几分,他发现那个家伙非常好动,他一个Alpha都自愧不如。喜欢各种高强度的运动,而且时常和一大堆朋友聚在一起嘻嘻哈哈,谈天说地,说些没营养的话题。漩涡鸣人可能真的是生错了性别。


那些朋友们,有男有女,有Alpha,Beta,还有Omega,真是一窝各种性别大杂烩。那个白痴完全就没有一点点性别之分的尴尬和自觉的回避。他像是根本毫无知觉自己的信息素正在以缓慢而深沉的速率包裹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说的好听点他这个人是很活泼好动。说的不好听,不就是骚到不行吗?佐助为自己这想法蹙眉狠狠地冷笑了两声,他骚不骚,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他有什么必要把这场婚姻之中的关系看的太重。说起来,还真是期待那个家伙发情的样子。恐怕他根本不用愁找不到交配的人,他身边多的是Alpha要赶鸭子上架的上了他。


这些阴暗又恶劣的想法在鸣人对上那些人发出的笑容里愈发的浓重。尤其是想到今天早上管家在父亲耳边说的话,佐助就有一种气的发抖的想法。


早餐时,富岳正坐在位置上看着报纸。管家从外边走进来附在他耳边说着,“老爷,您知道吗?听说水门家那个儿子,这几天闹的不可开交,又是离家出走又是大哭大喊,我看下一步怕不是要自杀啦。”许是看这餐桌上都没外人,管家的话也并不怎么小,美琴和佐助都听的一清二楚。


“哎哟,这孩子还真是继承了玖辛奈的泼辣呀,”美琴笑着擦了擦嘴。


富岳反而大笑,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佐助,“看来你这媳妇不好管教啊,”放下报纸,又接着说,“那既然这样的话,我看早点把日子定下来快点把这婚结了,免得夜长梦多。”说完看了眼佐助,像是在征求意见。


“我没意见。”


佐助快要被气笑了,倒真像是个忠贞不二的贞洁烈女,只是不知道他倾心的那位Alpha究竟是哪位呢?此时鸣人正踢完了足球,坐在台阶上喝水,信息素的味道被咸腻的汗水冲淡了不少,胸膛微微起伏,脸颊红彤彤的一片,汗水从额角一直流到脖子里,然后淌进看不见的衣服里。他笑着和旁边的我爱罗说着什么,而对方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像是有意无意的抚摸着他的后颈,而鸣人微微缩起身子的样子,睁大的眼睛圆圆的带点无辜和无措,就像个纯良的兔子窝在主人的怀里。


佐助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他一向是个很少找别人麻烦的人,在所有人的眼中,宇智波佐助就是一个高冷,而对周遭的一切都置身事外的人。而接下来的举动或许会成为他十多年来不可思议的壮举之一,那种跟个普通人一样揶揄之语,会在顷刻间把他打造的那种仙一般缥缈的人设打破的渣都不剩。只是,他说的时候也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罢了。


“哼,”他双手插兜的走到了鸣人和我爱罗面前,坐着的二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看向了他,笑容褪去,默契的变为了防备不安的神色,“我说,婚都还没结,你就开始跟我戴绿帽子了?漩涡鸣人?”


“你说什么?!”这几天来压抑的情绪就这样轻松的爆裂,宇智波佐助的话就是一根噼里啪啦的高强度导火索,把漩涡鸣人好不容易强压的怒火点燃的轰隆一声,炸裂在胸腔,他腾的一下站起了身捏住了佐助的衣领,对方只是冷冽的笑看着他。


“你想和我打架?就凭你?一个Omega。”


如果说我爱罗在后面呼喊的“鸣人,别冲动”还稍微起的到一点点安抚的作用的话,那么宇智波佐助的“Omega”这个字,就是彻底把鸣人最后的底线也撕开的彻彻底底了。


事实证明,虽然宇智波佐助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但他在面对一些从未经历过得事情时,他的预测还是很有可能出错的。比如说,一个Omega的拳头究竟有多厉害。


许是被这种意料之外的力度惊讶的忘记做出了反应,在鸣人的拳头挥了两下之后佐助才反应过来并且开始回击。然而性别的分化毕竟还是存在差异的,一个强大的Omega也许会对一个强大的Alpha造成伤害,但自己受到的攻击也是不可估量的。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惊讶的大家全都在为“宇智波佐助竟然会打架”这一事实而津津有味的讨论着。


鸣人的几个朋友们停住了上前劝慰的脚步,他们都很了解鸣人,他眼神中表露出的固执和倔强包含着谁也无法玷污的尊严,而他朝后挥手的动作,更加表示不需要他们插手。最后的结果还是以佐助将鸣人摁在草坪上无法动弹终止,他跨坐在鸣人腰上,嘴角,脸颊,还有眼眶旁边的淤青红痕依旧妨碍不了他盛气凌人的傲慢和目空一切的嗤笑,他看见鸣人湛蓝的眼睛像是一头发狂的野兽近乎充血,他仍然在不服输的反抗着自己,徒劳的试图挥动被自己压制的无法逃脱桎梏的四肢,困兽之斗罢了,佐助冷漠的看着他。


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也是他未曾预料到的,他不知道自己那些话里到底哪些词语是触犯了漩涡鸣人的禁忌,但他觉得这个人万不到生气到如此的地步。就这么厌恶自己吗?一想到自己那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情,而漩涡鸣人却那么大的反应,佐助就觉得心头一口气硬是咽不下去,他像是个幼稚的孩子,固执的想要从一个无聊的游戏中收获到并没有任何意义的公平。


这是学校第一次发生Alpha和Omega打架的事情,这是第一次听说一对要结婚的人竟然还会不合到打架的地步。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要结婚的消息也因为这场惊世骇俗的架像阵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学校,甚至于整个市区。


回家后,鸣人把事情的经过老老实实的跟玖辛奈讲了一遍。


“哈哈哈小鸣,这说明佐助那孩子也许喜欢你啊,你看他那么说不就是等于吃醋了吗?”


“老妈你乱说些啥啊?”鸣人刚才还气鼓鼓的样子一下子要被玖辛奈逗乐了,“他只是想羞辱我而已,那个讨厌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小鸣,妈妈希望你能往好的方面去想。”玖辛奈摸了摸鸣人的脑袋。


“老妈,真的要这样吗?”鸣人颓败的低下了脑袋,鼓起来的腮帮有一丝让人怜惜的可爱。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呀,总之,你爸爸现在的事业出现了一点差池,只能答应佐助父亲的请求,这其中的过程比较复杂,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就当是为了爸爸妈妈,也为了你自己的未来,你就暂时委屈一下吧。”


“我都跟他结婚了…哪还有什么未来?”


“谁说的,只是结个婚而已,你只要不和他结对,等这阵风头过去了,你爸爸把这些事情解决了,你就赶快和宇智波佐助离婚就好啦。”


“哎?还可以这样吗?!”


“怎么不可以?!你把家里的所有抑制剂都带上,发情期的时候偷偷用了就好,用完了就回家来拿。”


“好吧。”其实鸣人并不担心会跟宇智波佐助发生什么。因为那个人鄙夷和轻视的样子,就好像自己是什么低等的垃圾一般的眼神,那种着重强调着Alpha和Omega之间的区别的明显带有性别歧视的言论,都可以表明,宇智波佐助是不屑于和他漩涡鸣人怎么怎么样的。如此一来,倒也省下了很多方便。


可是玖辛奈那句状似开玩笑的“也许他喜欢你啊”,却像个魔音一般,缭绕在他耳畔,搅扰了他这一整晚的睡眠。其实鸣人也在想,为什么他和宇智波佐助就会这样呢好既然他们都不愿意结婚,既然他们都是被迫,那他们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同盟,友好的协商这场婚姻里面需要注意的事项,而不是现在彼此厌恶,势不两立的局面。


就像是把所有错误都发泄到了对方身上,但他们都忘了对方跟自己一样,都是一个“受害者”。也许他们妥协的理由不一样,但这份被迫操纵婚姻的不甘与愤懑,都是同样的在折磨着他们那颗同样执拗又有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尊严的心。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对立呢?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所期待的反应,而那种他们想要的反应究竟是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明白了。


后来为着结婚宇智波家干脆提议让鸣人休学回家安心生孩子算了。鸣人听到后差点气的拿刀要跑到宇智波家大闹一场。一个Omega而已,上什么学,好好繁衍后代才是你们的主要任务。这种话从小听到大,但自信一定会打破这条定论的漩涡鸣人,却也意想不到的载在了上面。


这只是暂时的,漩涡鸣人不甘心的想着。


很快这场婚就结了,结婚照上他们分别穿着一黑一白的西装,鸣人手捧鲜花,佐助双手插兜,当摄影师一遍又一遍的强调着“笑一下”时,这两个本该是最开心的人却非常不给面子的没有展露丝毫的笑意。于是这张结婚照也算得上是世界上最为奇葩的结婚照了,后来的后来,佐助提议说重新拍一张,鸣人一口回绝道:“这么特殊的结婚照就这样一直留着啊我说。”佐助也只好同意。


不过这毕竟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至少目前阶段,漩涡鸣人是从来没想过这张结婚照会有什么特别之处的。


评论 ( 18 )
热度 ( 25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