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外链点进去若是英文点“proceed”
雷逆,雷互攻。

【佐鸣】未来有你就是美好的

不知道在乱写什么…这几天真的懒的自己都嫌弃自己了…这颓废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一,现代架空,短篇一发完

二,温馨无虐,HE

                                        

                                     (一)


今年的冬天一直未曾下雪,灰霾的天空飘荡着几朵惨白的云,阴冷的北风吹拂在干燥的空气里,冰雪未曾出现,但寒冷已经深入骨髓,冷风刮在皮肤上像针戳似的疼。


但这几天就算是这样的天气路上也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因为快要过年了。大家忙着置办年货,买新衣服。漩涡鸣人也在人群中拥挤着,他面色平淡的挑选着东西,毕竟只有一个人过年不需要太多的物品,他拿了很多泡面还有拉面,看了看空空的购物车,想着好歹也是过年,这样也太辛酸了…但是,也只有一个人而已,那这样的话,过年对他来说也就失去了意义了,只不过是个跟平常一样的日子罢了。


他看到了货架上摆放的番茄还有别的蔬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们放了进去。到了跨年的那一天,鸣人把居住的公寓打扫了一遍,一向不擅长打扫卫生的自己把房间上下都清理的一尘不染,鸣人擦擦额头的薄汗,对着干净的房子大笑着。


手机铃声响了,他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快速的按了接听键,“佐助!”


“有邀请朋友陪你吗?”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平缓,但听的鸣人心里像洒进了阳光。


“大家都要陪家人,怎么会有人陪朋友过年呢?”


电话那边突然沉默了,连呼吸声都听不见,鸣人赶紧接话,“没事的嘚吧哟,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跨年的说,完全没问题的,你就好好跟你爸爸妈妈还有鼬哥一起吧!”


“嗯。”


几句随意的寒暄之后,电话就挂了。嘴上说着没事没问题,让佐助不要担心自己这种话,但在对方没有什么别的话之后,失落感还是隐约的浮荡在苦闷的胸腔里。


晚上,鸣人为自己下了一碗拉面,味增叉烧是他的最爱,他还会在里面放上爱吃的鸣门卷,却觉得这样在锅里煮着的拉面还是少了点颜色,他放进了番茄还有蔬菜。放入锅里后鸣人直摇头,这两样东西他又不喜欢吃,喜欢的人今天也不会来啊。


他和恋人似乎从来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恋人喜欢吃清淡的蔬菜,唯一带点味道的就是酸酸的番茄,它也属于蔬菜。而自己向来喜欢大鱼大肉的啃,拉面除外,不过记得一开始跟恋人提起自己最爱拉面时,他吐槽过油腻。


鸣人时常感慨,自己是个粗糙的人。无论是性格还是生活习惯,和佐助比起来,总是差了点什么。而佐助把他抱在怀里亲一口说:“至少你的皮肤很滑。”真是的,他指的根本不是这种方面的好吗。


和佐助在一起也有两三年了,之前一直都在校园环境里,小小的一方天地两个人总是腻歪在一起,因此对于一个人跨年这种事情,鸣人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触。而今年却是他们进入社会以后自己第一次一个人跨年。这中间的不同,不仅仅是时间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带来的不同,更多的,还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心境方面的变化。


他和佐助在一起很艰辛。佐助的父母当然是头等的最大的阻力,这也是最无力调节的阻力。鸣人自小父母双亡,对家人的渴望让他明白家人的重要性,因此在佐助的父母逼迫他在自己和他们之间做出选择时,自己曾萌生过退出的想法。


但对幸福的无限向往以及对佐助的一往情深还是战胜了这种自我牺牲式的幼稚之举。好在他们最后还是得到了称不上祝福的默许态度,这其中佐助哥哥鼬的帮助不可缺少。毕业后两人马上就挤在了一间小公寓里,开始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小资情调也过得有声有色,生活平淡也在很多时候有了家的感觉,幸福就像是空气里每一个细小的原子颗粒,微小却庞多,无法轻易察觉却也无处不在。


其实他能和佐助成为恋人,缘分这两个字还是离不了的。有谁会想到那么水火不容的两个人会在一起呢?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具体是什么时候所谓的友情开始变质,开始不满于简单的称兄道弟,开始对于勾肩搭背的平常举动也会心跳加快,面红耳赤呢?鸣人也不知道,只记得苦恼的自己琢磨着如何对佐助言说这份感情,而对方万年不变的冷淡态度就像是浇灭他如火热情的冰水,兜头泼在他的脑袋上,凉的他透彻心扉。


如何能有效的避免被他的冷漠导致的退缩以及避免可能出现的各种尴尬情况呢?好友鹿丸给出的建议是写一封情书。鸣人心想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啊还写情书,太老土了吧。还不如直接给他发一条短信呢。但鹿丸说发短信发消息太没有诚意了,机械的电子设备总会给人一种敷衍至极,漫不经心的感觉。鸣人想想,好像说的挺有道理的。


于是花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浪费了一张又一张纸,总算是完成了一封还不错的情书,只是要忽略掉他又丑又潦草的字迹,以及错了一个字就画一个墨团的别致装点。偷偷放在了佐助的抽屉里,放进去以后鸣人才想起来自己没有落款。


忧心忡忡的想着佐助都不知道是谁跟他写的该怎么办啊,结果后来还是在一起了。鸣人问佐助怎么知道是自己的,佐助说他认识的人里面就一个漩涡鸣人字写的这么丑。如此说来,他还得感谢自己虽丑但却特点满满的字迹啊。


想了想以前的一些事情,鸣人的心情好了很多。这样看来,自己一个人跨年这种事情也算不了什么了,他们之间的美好时光完全抵得上这点微不足道的孤寂。


                                         (二)

下午的时候佐助一家人去了神庙祈福,即将迎来新的一年,庙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佐助平淡的跟随着家人的步伐,看着拥挤的人群有一丝烦躁。排了好久的队终于轮到自己祈愿了,将硬币投进前面那个纸箱里,然后许愿,最后拉响铃铛告知神明。这种迷信又无聊的东西佐助向来不感冒,但想起来和鸣人相处的过程里,那个家伙很喜欢这样热闹的场合,自己也就依样画葫芦的许了愿。


一个很诚心的愿望。回程的时候仍觉得认认真真的自己太傻了,跟吊车尾的在一起久了竟然连傻也传染上了,自嘲的浅笑却被身旁的哥哥捕捉到了这一转瞬即逝的神情,鼬状似随意的问道:“在笑什么?”佐助摇头不语。“是想到了鸣人吗?”佐助略微惊讶的看着鼬,随即默认。一路上也没有什么更多的话语。


宇智波家族很庞大, 姓宇智波的人有很多很多,但真正称得上有血缘关系的也只有同一屋檐的这几个人。且佐助家里向来喜静,不爱与旁人走动热闹,年夜饭并未邀请其他的任何人。因此这本应充满着年味的温馨聚餐,肃穆的如同一场宫廷宴会。吃完晚饭后几个人坐在客厅里等候着新年的到来。久坐之后,母亲起身去为父亲准备茶水,父亲亦起身去书房里拿东西。


空荡的客厅里只有相对而坐的兄弟二人。


“快去吧。”鼬手里拿着三色丸子,咬了一口说道。


“嗯?”


“去鸣人那儿啊。”


佐助看了一眼父亲母亲所在的方位,蹙紧双眉,有些疑虑。“这里就交给我吧,我愚蠢的弟弟。”


迟疑了两秒,佐助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往外走去,在门口的位置时停下了,“谢谢。”很轻,又很重。轻的是语调,重的是情感。鼬在位置上微笑着,佐助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外面的夜色里。


自己和鸣人所在的公寓坐车需要半小时,现在已经十一点二十了,除夕夜的街头人影缺缺,快二十分钟才打到计程车。下车后还需要徒步跑个好几分钟,佐助在寒风里喘着粗气,远方的天空已经有了隐约的烟火色。


新年的钟声按时敲响,这个冬天久违的雪花从夜空里姗姗来迟。鸣人愣愣的看着窗外的烟花绽放瑰丽的色彩,和着纷纷扬扬的雪,夜空被点缀的美丽而繁盛。桌子上的拉面只吃了几口,呼呼的冒着热气无人搭理。鸣人伫立在窗边,新年的景色让他目不转睛,这个阴沉沉的冬日像在这一刻全然恢复了生机,春的气息悄然而至,初雪来的这么迟,代表就不仅是结束,还有开始了。


“喂,吊车尾的!”佐助在下面对着窗边的鸣人挥手,然而恋人的眼中此刻只有烟火万千。佐助无语的给鸣人发了一条短信。提示音果然使愣怔中的鸣人低头看了手机,来自于佐助的短信,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往下看。


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下了楼。“佐助!”黑发上飘落了几片雪花,冷峻的面容在冷凝的寒冬中却是温柔的凝视着自己。“你不是…”佐助把鸣人摁进了怀里,鸣人矮不了佐助多少,这样的姿势有点别扭,但是耳边强有力的心跳声却让他无法动弹。


“你不是…和你的家人一起跨年吗?”闷闷的声音从怀抱里传来,佐助摸着鸣人蓬松的后脑勺,“我已经陪他们跨了很多次年了,不差这一次。”


“可是…跨年就是要和家人在一起才有意义啊,你这样…”


“难道你还不算我的家人吗?笨蛋。”


他伸出双手,回抱住了佐助的背,他把脑袋悄悄的往上凑,移到了佐助的肩窝,他在佐助的耳边轻声说道:“我爱你。”鸣人想着,幸好还是买了番茄和蔬菜。


“我也爱你,大笨蛋。”


新的一年到来了,他们像无数个曾经度过的日子一样平淡的开始。他们在烟火漫天的夜空里,在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花里,触碰到了恋人的温度。时间不会折煞于美丽的容颜,也不会冻结住美丽的誓言,它飞速的流逝,无情亦无心,它慢慢的穿梭,慢慢的游荡,他们会被时间夺走许多东西,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时间终会把属于他们的未来做成最美的礼物送给他们。


就像那一年漩涡鸣人用笨拙的笔触在给宇智波佐助的情书中写的那样:如果…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话,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拥有超级美好的未来的说。


就像宇智波佐助在神庙里许下的那个认真的心愿一样:希望能和吊车尾的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评论 ( 14 )
热度 ( 9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