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攻控,了解一下。
宁拆不逆。


除了逆cp,基本没什么雷点。

【雷安】你到底是谁的骑士?

一,现代校园ABO

二,短篇一发完,有肉,HE

三,第一次试水写雷安就炖肉,有一丝小羞涩小紧张2333333,不过我真的觉得雷安这对cp很适合开车啊(你够了)

四,ooc,bug请见谅


                                     (一)

   雷狮与安迷修交恶,在校园里已经不是一个秘密。究其原因,还得追溯到半个多月以前的一个校园霸凌事件。当然这件事情本无雷狮或者雷狮海盗团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雷狮恰巧路过,当时看到那个做了坏事的家伙被安迷修放倒在地,嘴上哼哼唧唧的咒骂着什么。而雷狮碰巧认识那个人,并且知道那个人是个Beta而安迷修却是一个Omega,就从嘴里轻蔑的吐出了一句“哼,真是没用,一个Beta居然连一个Omega也干不过。”


这句话不仅让倒在地上的那个人羞愧的无地自容,而且成功的激怒到了正准备转身离去的安迷修。“这位同学,你是觉得Omega一定会不如Beta或者Alpha吗?”


“难道我说的不对?”勾起嘴角冷冷的嘲讽,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人居然敢找自己的茬,他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刚刚离去了三两个人的人群又开始聚集到一起,大家一副看好戏的心情,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说着什么“竟然不自量力到敢跟雷狮怼上了。”“哎呀虽然平时很有正义感但是不该惹的人还是不能惹啊。” “安迷修不就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性子嘛,喊着什么骑士的口号也真是挺好笑的。”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恶党雷狮海盗团中的雷狮,”安迷修的胳膊上还有刚才跟那个殴打留下来的淤青,衣服破损了一些,看起来很是狼狈,但他的神情表现得极为淡漠,“我一直都很想为民除害好好教训你们这群恶党一顿,但是由于我一直没有逮到你们的恶行,而且你们也没有惹过我,我的骑士精神是不容许主动交恶的,但今天你的言行让我觉得很愤怒,可不至于对你动手,所以我希望你能为你的说的话道个歉。”


“哈,”雷狮被逗笑了,一本正经的自称为骑士的安迷修有些惊讶的看着流露出戏谑笑意的人,“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安迷修不语,只是皱起眉头看着雷狮。


“哈哈哈哈哈,老大,他一副看起来很想打架的样子,不如我出马就和他打一顿好了哈哈哈!”一直在旁边未吱声的三人,佩利终于是忍不住说了句话。


“你可别,你怎么也是个Alpha吧,和他打不是以强欺弱吗?”帕洛斯的话听起来是在劝慰,但实则根本是在煽风点火。


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没有说话。


雷狮的冷笑一直未曾停止,他似乎对与安迷修周旋有了很大的兴趣,“如果我不道歉又怎样呢?”


“果然是恶党,完全没有一点骑士精神或者绅士风度,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最好能抓到你正在干坏事,这样我就能正大光明的教训你了。”他转身离开,飘散在空中的信息素味道传入了雷狮的鼻翼,是淡淡的青草芳香,带着一丝雨后的清新和醉人。很好闻的味道。不过这并没有使安迷修的“傻子”形象在他心中有丝毫的减弱。


怀着看好戏心情的人无戏可看,也就一一散开了。


“卡米尔,这个人什么来头?”其实从很多人口中都听说过这个名字,一般都出现在女性嘴里,但她们大部分都是带着嗤笑的语气在评论着安迷修这个人,久而久之的,雷狮也就默认为安迷修就是一个可笑的跳梁小丑般的人物了,但从今天的接触中雷狮觉得,算不上是“小丑”,顶多是个“勇敢的傻逼。”


“大哥,什么来头都没有,就是一个呼吁性别平等,爱乐于助人并且自称为最后的骑士的Omega。”


从此也就记住了安迷修这个人。不过没想到第二次相遇很快就来临了。如果上次的事件只是一个起到铺垫作用的导火索的话,那么这一次就是一盆将那呲呲燃烧的导火索泼的一点火光也没有的冰水。


其实这件事情本是一场乌龙。那天安迷修正一个人坐在树下吃午餐,向来独来独往的他也乐的清净,树影斑驳,光斑投射在他的脸庞,看起来分外的柔和,绿色的眸子清澈的跟他周围的草地一般,透露着茁壮而饱满的生命力。


他正咬了一口汉堡,嚼了两下还未吞进去,就看见了不远处的雷狮。他这回只有一个人,他的恶党同伙不知为何没有跟在他的身旁。雷狮的身后有一个拉着他袖子不放的女生,满脸的泪,把脸上的妆都哭花了。她嘴上说着什么,安迷修听不清楚,雷狮的嘴唇似乎也动了动,距离不是特别近,安迷修只能从面部表情判断情况。


雷狮看起来很不高兴,不耐烦的神情里隐约藏着一丝凶狠的意味。安迷修觉得事情不简单,站了起来准备过去观察一下情况。毕竟不管是雷狮还是雷狮海盗团给他的印象真的是太差了,所以这个状况安迷修很容易就联想到欺负和霸凌。


而那个女孩子看起来身材很是娇小,大概是个Omega。正往前走了几步,雷狮突然大手一挥,女孩子被这强大的推力推倒在了地上。此时是正午,大部分都在教室午睡,这个地方是教学楼的后方,平时鲜少有人来临,此时那片区域里,更是只有雷狮和那个女孩子两个人。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边在上演的戏码无非就是女方死缠烂打而男方不愿接受所以争执之下不小心推了一下女生的狗血戏码。但偏偏安迷修这个人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这方面的东西他也一无所知,他并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但他自以为知道。他自以为,像雷狮这种恶劣的人,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所以他自然想不到这方面来。


所以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扶起了那个女生。“这位美丽的小姐,不要害怕,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乐意为您效劳,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哈??”其实女生并未受什么伤,她伤心心碎的心情却被安迷修的这句话打搅的七零八落,这个人的语气让她感到本能的恶心…但看在对方至少扶了自己一把,这种厌恶的情绪就没有很明显的吐露了。


正犹豫着还要说什么的雷狮在看到安迷修以后脸色突然就变了。就像是一场胜负完全可以预料的游戏中遭遇到了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给了他无限的刺激感和新鲜感。而上一次的相遇经验告诉他,逗弄这个傻逼会给他带来许多乐趣。于是他笑了。


轻蔑的哼笑让听在安迷修耳朵里很不是滋味,他对上雷狮的脸,严肃的说道:“没想到你这个恶党竟然还会欺压Omega女性,贯彻骑士精神的我如果不替天行道只会有愧于我的信仰。”


看着这用十分严肃的语气念出宛如电影台词一般中二傻逼的台词时,雷狮只觉得好笑。


“那又如何?你身为一个Omega又能怎样?打倒我吗?”雷狮并没有解释事情的始末,他将错就错的承认了这个误会,为的只是期待着这个所谓骑士将会有怎样的反应。


一旁的女生有些懵逼,她惊讶的看着雷狮明显与刚才对待自己完全不同的神色,不敢言语。


安迷修捏紧了拳头,他深深的看向雷狮,对方的眼睛拥有他最爱的紫色,可为什么这个人却是如此的可恶和让他恼火呢?不管是语气中露骨的性别歧视,还是那种仗势欺人,盛气凌人的恶霸既视感,都让他感到厌恶。


“那就休怪我履行作为一个骑士的义务了。”安迷修自认为不算一个冲动的人,但在面对这位恶意挑衅且行为恶劣的恶党雷狮时,他觉得冷静的息事宁人是没有作用的。他主动对雷狮出了手,已经完全移出了事件中心的女生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喂,雷狮没有欺负我…”她的呼喊在扭打到一起的两个人之中已经没有用处了,或许她只是一个必然存在的元素,促使雷狮和安迷修打上一架的元素,但这个元素究竟是谁,根本不重要。


   安迷修是一个很强大的Omega,他对付弱小的Omega可以说是绰绰有余,他对付弱小的Beta稍稍吃力,他对付强大的Beta撑死五五开。对付弱小的Alpha他不曾遇到过,这一次却直接跳了一级让他面对了一个强大的Alpha。


过程值得褒奖,但结果仍旧是惨不忍睹的。他被雷狮压在地上,四肢无法动弹,对方强劲的手臂和灵活的大长腿压制的他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但是安迷修更甚。“恶党,如果我也是Alpha的话,我一定可以把你轻松制服的。”他试着挣扎,找寻抗争的机会,奈何只是枉然。


“哦?”雷狮勾起嘴角轻笑着,他的嗓音带着低沉的磁性,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语气词也很有气势,“这么有自信?”


他们看着对方,互不相让,安迷修憎恶自己此刻的无力,他的骑士精神告诉他随遇而安,切勿抱怨,心怀善念。在这个ABO的社会里,他深深地知道性别差异带来的巨大不同,他知道自己身为一个Omega是处于社会底层且遭人歧视的性别,但是他不会轻易认输。


但是现在被这个恶党压制的时刻,他却有一种充斥在胸腔里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慢慢地积压成了一种怨恨和不甘,明明只是性别差异而已,如果不是因为性别,他怎么可能被如此耻辱的由一个自己最讨厌的人羞辱且轻视着。


上方的紫色眸子审视的半眯着,浓郁的青草香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他有几分迷醉,他并不厌恶这种味道,第一次闻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而这种长久的包围似乎让他更加沉迷。而下方的安迷修同样闻到了雷狮的信息素味道,危险而迷离的蔷薇花香。安迷修不禁懊恼,为什么这个恶党的信息素像是一位性感的女性似的。但雷狮的蔷薇花茎上有未剔除的刺,这香味里似乎裹挟着毒药,称不上好闻,但也绝对不是难闻。


刺鼻而浓郁,霸道而嚣张的钻入安迷修的鼻孔,他的大脑一片模糊。他感到身体轻了,然后上方的人松开了桎梏,只是半蹲在地上,不明意味的看着自己。他的脸背光,阳光全被他宽阔的背脊挡在身后,安迷修能够清清楚楚的睁开眼睛,雷狮眼睛里好看而神秘的紫色,氤氲在他的眼中,伴随着妖娆的蔷薇香,让他的呼吸有片刻的停滞。


雷狮走了,女孩子仍旧愣在原地无法置信。安迷修动了动身子,肌肉酸痛,但没有重伤。女生把他扶了起来,“那个…其实雷狮没有欺负我…是我喜欢他一直缠着他,但是他不肯接受我…所以他有些烦,而且刚才推倒我只是个意外。”她有些心虚,因为她在这一推里她自己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她妄想用苦肉计获得同情,却没想到半路来了个安迷修。结果她还没开始施展,就已经结束了。


但她也并不很怪罪安迷修,毕竟这苦肉计她也猜得到是不可能会成功的。


“是这样吗?”安迷修愣了愣,眼神呆滞,但恶党为什么不解释呢?联想到雷狮这个人本身的性格和两人交锋之时的事情,安迷修当然不会因为这点愧疚就全然推翻自己对他的看法。只是愧疚之外,又有些什么别的东西,搅扰的他心绪不宁。


或许是刚才的蔷薇花香把他的脑袋熏糊涂了。


“那么看来我需要找一个时间对他道歉了,是我误解了他。”


“其实也用不着的,雷狮他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女生说道。


“不,误解他人是很严重的罪责,就算他是恶党,我也不能不道歉。”看见女生复杂的表情,安迷修突然恢复了笑容,刚才因为雷狮发神的眸子此刻灵光一闪:“哦,忘了介绍我自己,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是安迷修,最后的骑士乐意为您效劳,以后若有烦恼可来找我寻求帮助。”


“呃…谢谢…”其实,若没有最后这多余的自我解释,恐怕女生的好感度还会上涨,这下,倒成了负值。


                                (二)

原来所谓的雷狮海盗团也算不上是完全的不良少年,恶霸或是混混。他们至少不会随意惹是生非,欺压弱小。看来以后绝不可凭第一印象行事。只是雷狮海盗团这个名号听起来就像某个不良组织,而雷狮那长长的头巾形象,以及走路大步流星的嚣张阵势,也是像极了不良少年。


安迷修摇摇头,试图把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课本上来,而好不容易回了神,窗外偏偏又飘过了雷狮的身影,头巾在风中飞扬,他的侧影看起来也是那么强势而不可侵犯,身后紧紧跟随着三个人各有特色的跟在他的后头。这样的雷狮,看起来,竟然也有一丝出乎意料的帅气。说起来,自己还没找机会跟他道个歉。


于是,安迷修回过神的思绪再次成功的被雷狮打扰了。


课间,趴在课桌上休息,艾比的大嗓门把他一骨碌吵醒了。


“安迷修!安迷修!快起来!”


睁开眼,就看见一脸兴奋的艾比。“什么事?美丽的艾比小姐,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吗?”


“噗,行了,你别这么说话了好吗?”艾比噎了一下,“不过说起来,你这个‘最后的骑士’总算还是起到了点作用。”


“嗯?”


“我们话剧社最近要演一个话剧,正好还差一个骑士的角色,我看你挺合适,愿意加入吗?”


“乐意至极。”


如果知道饰演王子这个角色的是雷狮的话,那恐怕安迷修不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当他走进排练话剧的练习室时,顿时就傻了眼。雷狮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看剧本,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雷狮抬起了头,“哟,好久不见啊,安迷修。”


总算是明白艾比为什么会这么开心了,原来是请来了雷狮。雷狮的女人缘一直都很不错,这一点也是安迷修从这几天的观察里得知的,而且那天那个被雷狮推倒的女孩子,似乎如今也没有放弃。相比下来,自己的女人缘可以说是差的可以。不过这个恶党怎么会答应艾比参演话剧呢?


事后询问艾比时,对方也表示不清楚。但是艾比隐约觉得,是跟安迷修有关的。她还记得那天去邀请雷狮的时候,他那不屑一顾的眼神里写满了无声的拒绝,本来艾比都已经心灰意冷了。但是可能是自己太过热情了,他还是问了一句:“有哪些人参演?”


她一一说出名字的时候,雷狮的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看来不足以吸引他的兴趣。“不过骑士的角色还没有定,我觉得安迷修蛮合适的,正准备去邀请他。”


“嗯,我同意了,我加入。”


“啊??”雷狮身后的三个人也是和艾比一样的惊讶神情。


安迷修不是和雷狮关系不好的吗?而且听说安迷修还和雷狮公开叫过板。刚才一不小心说出了安迷修的名字还十分后悔,怎么会得来如此意想不到的收获呢?艾比大概是第一个察觉到,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也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


角色一共只有七个,国王,王后,王子,公主,仆人,骑士,恶龙。讲的故事是,在某个国家的王子和邻国的公主举行婚礼时,恶龙突然来临抢走了公主。国王和王后派遣国家最英勇的骑士救回了公主,但在解救的过程中,公主却爱上了骑士,她向骑士诉说了爱意,但骑士表示不能背叛王子,因此他无法接受公主的心意。公主被拒绝怒火中烧,她刻意设局陷害骑士,使王子误会骑士是想要轻薄公主,王子一怒之下杀死了骑士。后来恶龙卷土重来,这个国家缺少了唯一能与之抗衡的英勇骑士,被恶龙的烈焰烧成一片废墟。


这是一个很傻逼的悲剧,雷狮在心里吐槽,他觉得自己饰演的这个王子智商堪忧,但好在戏份也不多。但是他觉得这里面的骑士更傻,完全不懂女人的心思,太耿直,不会融会贯通,送命是迟早的事情。


好在现实生活中的安迷修并没有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不过,那个傻逼骑士也是要吃点亏才知道长记性。身为一个Omega就应该有Omega的样子,整天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呢?今天的初次排练只是熟悉一下角色,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陆续离开,在练习室只剩下自己和雷狮两个人的时候,安迷修从背后出声了。


“恶…呃…雷狮,上次不好意思,是我误解了你,在此向你庄重的道歉。但是我依然认为,你对待那位女性还是粗鲁了一些。”


雷狮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安迷修,“哼,我不会跟一个白痴计较。至于粗不粗鲁,我雷狮的言行举止可不会受任何人的管教,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傻逼骑士。”


“恶党…”安迷修小声的咒骂了一句,雷狮在前面听的很清楚,他只是笑了笑,并未回头。


第二天大家将排练的地方转移到了舞台,由于大礼堂很长时间没有文艺节目表演,里面的幕布,背景板,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很脏乱,厚厚的灰尘轻轻一掸就漫天漂浮。艾比组织大家一起打扫然后再排练,雷狮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他远离了这些脏乱的布满灰尘的地方,一个人站在一边静静看他们打扫。


准备来凑凑热闹看看自家老大排练节目的三个人就看见雷狮矗在一边。“大哥,我们来了。”卡米尔站到了雷狮旁边,雷狮微微点头示意。


“老大,你怎么会来参演话剧啊哈哈哈哈哈,真是想象不到你在舞台上表演的样子!”佩利爽声笑道。


“你懂什么?咱们老大想尝尝鲜不行吗?”帕洛斯笑道。


雷狮并未理会他们,只是专心致志的看着在上面忙活的众人。安迷修显然是最勤快的一个,他十分注重爱护女性,将场上所有女性的活儿都榄了大半。傻逼,他难道不知道所有人里面就他一个Omega吗?那些长着大屌的女Alpha体力根本就不会比他差。三人顺着雷狮的视线望去,佩利忍不住嘲讽:“这个安迷修还真是有意思哈哈哈哈哈!”


“是挺有意思,比你都还傻逼。”帕洛斯不动声色的讥笑。


安迷修算是个很特殊的Omega了,一般的Omega都是会安静且柔顺的,他们不会与Alpha厮混在一起,比如这种明显是属于Alpha和少数Beta的话剧表演,根本不会有Omega愿意加入。但他不知是在证明着什么,或许是那可笑的骑士精神,或许是他天真又愚蠢的性别平等的观念,他从不介意这些,他以身作则的劝诫着Omega们不要被自己的性别所束缚,Alpha和Beta能做的事,他们Omega不一定做不到。


这的确是他内心深处的最大愿望,尽管实现的可能微乎其微,尽管在别人眼里,他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他棕色的头发上沾上了灰尘,鼻头,脸颊,也是黑乎乎的,这样脏兮兮的骑士倒有几分可爱,他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这同样是性别差异带来的不公平,但是不得不说,作为一个Omega,他做的已经够好了。雷狮渐渐收起了嬉笑的态度,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已经用一种极其专注的眼神盯了安迷修好一会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雷狮身旁的三人看着老大一脸痴汉状也不好提醒。然而舞台上的意外很快就拉回了雷狮的思绪。


头顶上那个年久失修的大吊灯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掉了下来,正中艾比所在的位置,情急之下,安迷修快速的跑过去将艾比护在了身下。吊灯砸中了安迷修的脑袋还有背部,而艾比只有小小的擦伤,“安…安迷修…你…你还好吧…”


“没事,我…”他感觉眼前一花,然后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就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安迷修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一醒来就是雷狮那双幽深的紫色双眸。“你还真是个傻逼啊,推开她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扑过去?”


“不行,推开艾比小姐她一定也会受伤的,让女性受伤实在有违我的骑士道…”安迷修活动了一下身子,头上包扎着白色的纱布,后背似乎也上了药,“不过…恶党你…怎么会在这儿?”

“如果我告诉你,是我把你抱来医务室的,你打算怎么谢我?”他逼近安迷修的脸,浓重的蔷薇花香一瞬间涌入鼻腔,刺激的安迷修所有的神智片刻清醒,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雷狮,感受着他灼热的吐息,耳背的红晕一直蔓延到脸颊,“那真是谢谢你了,我…我会好好感谢你的,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一定鼎力相助。”


“哼,用不着,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雷狮还不至于要一个Omega帮助。”他手插进裤兜,离开了医务室。安迷修叹口气,就算是帮了自己的恶党,也无法让自己有一点点的好感。只是,虽然好感并没有增加很多,只是他对雷狮,是再也讨厌不起来了。


好在,医生告诉他这次只是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可以了,不会影响话剧排练的进度就好。


雷狮走在离开医务室的路上,心情还不错。其实当他看见吊灯掉下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个傻逼骑士是一定会去舍身相助的,帮助别人真的能让他那么开心吗?他所谓的骑士精神,究竟又是什么呢?雷狮想了想,决定不再研究一个白痴Omega的内心世界。不过,将安迷修抱在怀里的触感,还不错。


艾比为了答谢安迷修,特意请他吃了一顿饭。而且他对安迷修的好感度呈几何倍增长,要不是他…要不是他已经被雷狮盯上了…自己就要出手了…哎,抢先一步的雷狮啊,不过长得帅就是任性啊,雷狮长得帅,雷狮干啥都对,她支持雷狮攻略安迷修。慢吞吞的吃着东西的安迷修,对艾比飘忽不定又奇怪至极的视线招架不住,他脸皮本就薄,这样被一个异性注视还是头一回,很快,他的脸颊就爬上了红晕。


真可爱,艾比想到。


                           (三)

“你竟然敢对我的公主有这样的想法,枉我将你视为我最信任的骑士,太令人我失望了。”


“不,王子殿下,请听卑职解释,我对公主绝无非分之想。”


“住嘴,我不想听你解释,去死吧,你这虚伪的骑士!”王子的长剑刺入了骑士的身体,鲜血喷涌而出,骑士的脸颊霎时间苍白羸弱,身后的披风染上了血的颜色,他倒在了王宫的大厅里,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仍旧注视着亲手斩杀自己的王子,他嘴边含着一抹遗憾的微笑,停止了呼吸,离开了人世。


“好啦!今天的排练到此结束啦!大家都很棒!”艾比笑着走了上来,“雷狮,你刺剑的样子超帅啊!”雷狮不理。“安迷修,你也饰演的很好啊,尤其是最后的笑容,把骑士的所有心里感情都刻画了出来。”


“能得到美丽的艾比小姐夸奖是我的荣幸。”


安迷修扮演的骑士使用的武器是双剑,雷狮看了他与恶龙争斗的那一场戏,安迷修使的挺顺手的,这天排练结束后,雷狮忍不住笑道:“有两下子嘛,安迷修。”第一次听到雷狮对自己说好话的安迷修愣了一下,在看到雷狮那戏谑的笑容时,才意识到,这个恶党还是那个恶党。


“我小时候玩骑士游戏时,武器就是用的双剑,所以操作起来比较熟练。”


雷狮忍不住脑补起小小的安迷修挥动双剑的模样,这场景太过滑稽,他笑出了声。安迷修却不解这笑声,“有什么好笑的吗?雷狮。”


“没有,只是觉得你很有趣罢了。”雷狮身上的王子服装还未脱下,他一边解着衣服,一边便外走去,姿势一气呵成又流畅娴熟,无形之中的气势从一个小小的动作里就可以展现的淋漓尽致,安迷修在身后看着他挺立的背影和傲人的身高,第一次在他绿色的眼睛里发散出了歆羡的光。


就像是一汪翠绿的深潭,在彼岸亮起了一盏绿色的灯塔,光的影子倒映在深潭里,莹莹闪耀,涟漪不止。安迷修不得不承认,他与雷狮配合的很好,至少在他与雷狮排练的过程里,有着出乎意料的默契度,他们极少重来,几乎每一次都是一拍即合,这种不知缘由的契合在安迷修的心中留下了一个问号,这个问号变成了一艘船,在他眼睛中心的深潭里,轻轻撩拨,鼻间仿佛又嗅到了刺鼻的蔷薇花香,他的大脑,一阵恍惚的晕眩。


而在真正临近演出的那一天,却出现了一个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意外。因为这场话剧的所有相关人员里,只有安迷修一个Omega,所以没有人会特意为所谓的发情期做准备,因此在安迷修顶着一身浓浓的青草香出现的时候,大家无疑都是震惊的。


他艰难的扭动着身躯,后台里,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他脸上因为隐忍而布满了汗水,他的信息素味道填满了一整个后台,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开始逐渐受到了影响。雷狮皱着眉头,不动声色的盯着安迷修,他紫色的眼眸里像是写满了复杂的东西,有怒火在隐隐烧动,只是此刻没有人注意到他。


后续请戳我


评论 ( 28 )
热度 ( 391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