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攻控,了解一下。
宁拆不逆。


除了逆cp,基本没什么雷点。

【佐鸣】天生一对(四)

(一)       (二)      (三)


(四)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谁说男人不是呢?尤其是漩涡鸣人这样本身就很傻的男人。文字工作者在思考的时候会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他们会为自己某一瞬间的灵感欢呼雀跃,也会因为阻塞思绪而咬牙切齿,痛苦不堪。只是这几天以来漩涡鸣人脸上的表情却很单一。

 

傻笑。像青春期初始的怀春少女,情窦初开,望着工作室的窗外看年复一年并无变化的风景。依旧是一排林荫道和几栋高大的建筑,典型的城市化标志,可他却像在这里面看到了瑰丽的美景。除了对着空气在心中勾勒心上人的脸,哪有人会对着这么一些东西傻笑。

 

大家没有过问太多,不过自从上次宇智波佐助来拍摄写真结束,邀请鸣人去喝咖啡以后,他就变成了这样,究竟怎么回事也都心知肚明。消化着漩涡鸣人原来是gay这一事实本就很困难,大家也没什么心思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询问。

 

“鸣人,宇智波总裁的采访和写真都已经结束了,你可以动笔专题报道了。”自来也敲了敲鸣人的桌面,鸣人一个激灵转过了身,歪着脑袋问道:“啊?您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开始动笔写宇智波总裁的专题报道了。”自来也无语的摇摇头,感叹着爱情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东西。

 

“哦…好…好的…”他答应着,但是完全没有一点灵感。

 

这种专题报道适合理性的思维和全方面的斟酌,但是很显然他现在根本无法把宇智波佐助当成一个总裁那么简单。

 

“宇智波佐助——一个年轻有为却神秘的企业家…”

 

“个性,理性与感性的结合体——论企业家宇智波佐助…”

 

“皮囊的美和天赋的佳,看似完美的外衣下是怎样的一颗心呢?”

 

“宇智波佐助的未解之谜——性向的归属究竟朝向何方?”

 

  删删删!尤其是最后一条,他特别不愿意拿佐助的性向说事。苦思冥想,搜肠刮肚,最后手指却不听控制的在屏幕上敲下了“男朋友”“佐助”。来来回回,循环往复,也只有这两个词霸了屏。鸣人自己都笑了。

 

其实也不能算是男朋友的说,因为自己根本没有答应啊。鸣人鼓起腮帮拍拍自己的脸蛋,觉得这样太丢面子了,但转念一想自己是个大老爷们儿有什么好装矜持的。他喜欢宇智波佐助,这就够了。

 

 

下班时间还没到呢,佐助的短信就发来了。“晚上一起吃饭,我来接你。”鸣人惊大于喜,因为今晚他们杂志社要举行庆功宴,庆祝把宇智波佐助这个难搞定的人物采访到手了。鸣人本打算拒绝,但是大家热情太过浓厚,而且被当成功臣的滋味太美妙了,他很快就答应了。

 

“不好意思啦,晚上杂志社有一个庆功宴,我必须得去。ο(=•ω<=)ρ⌒☆”

 

“在哪里?”

 

鸣人愣了一下,难道他也想去??

 

“就在我们杂志社附近一个酒吧。”发送之后,停了几十秒,打出了“你要一起吗”这几字,但想了想又删掉了。而佐助好几分钟都没了动静。

 

不会生气了吧?鸣人满腹的疑惑。刚想着,手机就响了。

 

“刚才定位查了一下,你们杂志社附近总共只有两个酒吧,一间gay吧,一间普通酒吧。你们庆功宴一定是去普通酒吧。但这间普通酒吧规模狭小,地理位置偏僻,很不安全。”

 

……

 

鸣人有点儿无语,噗嗤一声隔着手机屏幕笑了出来。还真是安全系数极高并且非常负责任的男朋友呢。

 

“没关系啦,我们有很多人一起去的,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的说。(`・ω・´)”

 

“有那个摄影师吗?”

 

摄影师??难道是指佐井?鸣人又笑了。还真是个醋劲很大的家伙。他本来就准备回一个“放心啦,我跟他没什么的,而且人家纯直男好不好。”但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

 

“吃醋了吗?男朋友。|・ω・`)”

 

“你不准去。”

这么硬生生的四个字鸣人有点反应不过来,以为这个家伙会顺着自己的逗弄说几句什么,没想到怎么突然严肃了。

 

“呃…可我已经答应了大家一起去了。”

 

“推掉。”

 

鸣人感到不舒服,是很不舒服。他们的恋爱关系,准确来说,根本还未正式建立,但就算正式了又怎样,情侣之间不应该这样太过侵犯私人空间并且干涉对方的一举一动吧。鸣人从前没谈过恋爱,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因此他忍住这种不适的感觉跟佐助好言好语的回复了。

 

“这样推掉真的不太好啦,如果你真的这么担心我的安全问题那你就跟我一起来嘛。”

 

那边没有了动静。鸣人不确定佐助是不是生气了,但是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错什么。难道还得去哄他?怎么佐助跟个女孩子似的变脸跟翻书一样快啊。这样子闹了点不愉快鸣人也没特别放在心上,酒吧当然还是照常去。

 

只是期间玩儿的并不尽兴。不仅仅是因为佐助的事情,而且因为他看到了小樱对他眼神里明显的敌视。这太让人不好受了,他和小樱是多年的朋友,虽然这个女孩儿的性格并不算特别好,但多多少少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友情的滋润。

 

早在几年前宇智波佐助这个名号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时候,小樱整天挂在嘴上的句子就是:“我一定要嫁给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就是我男神!”这阵势跟那些追星的脑残粉有的一拼。可不曾想,那个自己曾因为嫉妒而故意嗤之以鼻的这号人物,竟然阴差阳错的成为了自己的男朋友。

 

世事难预料,他哪里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基佬啊?

 

斟了一杯血腥玛丽递给小樱,她对上自己的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然后转头走到了一边。鸣人尴尬的将酒杯递在空中,半晌,自己一饮而尽了。

 

“鸣人君,别理会那个丑女,她就是嫉妒你。”佐井的笑仍然是那么虚假那么做作,他正端着一杯龙舌兰喝的津津有味,他酒量一向好,杂志社每次的庆功宴鸣人总是看到他一直喝酒,但是他从来没醉过。

 

“佐井,话不是这么说的,小樱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

 

“但是她有在意你的感受吗?你没有哪里对不起她,但是她却表现出这种样子让你为难,她根本就是个自私的人罢了。”说罢,佐井瞟了一眼那边圆桌上坐着的春野樱,她正和所谓的“闺蜜”山中井野聊的不亦乐乎,看起来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但事实上佐井听过很多次小樱在他们很多人面前说过井野的坏话。都说他这个人虚伪,跟个笑面虎似的,但是他一直觉得春野樱比他更矫情更做作。

 

鸣人面色有些凝重,他没反驳佐井的话,因为听上去确实有几分道理。但是他和小樱毕竟不是一类人。酒杯里的酒喝了好几杯,渐渐的鸣人有点头晕,他酒量不太好,平时很少喝酒,今天因为心情不太好多灌了几杯。

 

音乐声嘈杂而刺耳,五光十色的灯光打在大家的脸上,看的鸣人眼花缭乱。一双手突然夺掉了他手中的酒杯,鸣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卡卡西。在酒吧里还戴着面罩的人,也就只会有他了。

 

“不要喝这么多酒哦,鸣人,佐助很讨厌酒味的。”

 

“哎?是吗?”鸣人有点愣,他把酒杯顺手放下了,“对了,卡卡西老师,您怎么会来啊?”

 

“是自来也先生请我来的哦,毕竟能采访到佐助那孩子我也算得上功臣。”他笑嘻嘻的,眼睛上的疤痕看起来也柔和了很多。

 

“嗯嗯,的确应该感谢您。”

 

鸣人说完后,卡卡西突然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笑容,既像得意又很狡黠似的,鸣人从未看过他的真容,不过单凭上半张脸来说应该是个帅气的人,但是总是吊儿郎当老不正经,形象也在鸣人心中失了一些分。此时他笑的这么古怪,鸣人不禁有点悚然。

 

“看来,我真是神预测啊,”卡卡西喝了一口酒,心情很好的样子,“佐助那孩子果然喜欢你呢,鸣人。”

 

“呃…哈哈…嗯…”鸣人挠挠脑袋,怪不好意思的。卡卡西老师看起来一副很八卦的样子,但是鸣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他和佐助真的还没有太多要说的啊…而且今天还闹了点不愉快。

 

谢天谢地,卡卡西的手机响了。他手机声音开的很大,听的见那边人很不高兴。“卡卡西,滚到哪里去了?还不快滚回来?”

 

卡卡西尴尬的朝鸣人笑了笑,鸣人吐了个舌头表示没关系。走远说了几句,卡卡西过来的时候已经挂了电话,他脸色有点无奈,像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啊,鸣人啊,我就先走了。家里一个傻逼催我回去呢。”

 

“是…男朋友?”鸣人试探着问。

 

“不是不是…”卡卡西摆摆手走了,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宇智波家的人都是事儿妈。

 

鸣人笑了笑,他觉得卡卡西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好啦好啦,大家先安静一下。”五颜六色的灯光停了,酒吧里打着发亮的白光,大家都将视线集中在了说话的自来也身上,“这次能采访到宇智波总裁,我的小徒弟鸣人功不可没,大家都给个面子敬他一杯吧。”

 

身在视野中心,成为全场焦点,得到大家的认可一直是鸣人的梦想,现在这么轻易就获得了,鸣人倒害羞了。他脸红红的:“其实也没什么啦我说,大家都有功劳啦。”大家都互相谦虚说全仰仗鸣人,纷纷走过来跟他敬酒。

 

其实在大家的眼中,不免有不怀好意的人理解为漩涡鸣人出卖肉体达到目的的说法,因为实在太巧合了吧。漩涡鸣人第一次去采访这种大人物,竟然就被对方看上了,而且还一下子变成了基佬。但是就算是py交易又怎样呢?可不是谁的py宇智波佐助都看得上的。万年单身狗不脱则已,一脱惊人。或许这就是鸣人一直被称为杂志社里意外性最大的人的原因了吧。

 

鸣人被灌了不少酒,除了角落里的春野樱一直动都没动。他现在喝的晕乎乎的,眼前花的不行,也没心思再去在意春野樱了。他已经努力过了,如果这段友情真的就这么廉价的话,那就干脆放弃好了。毕竟就跟佐井说的那样,他漩涡鸣人从来不欠春野樱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鸣人已经完全醉了,站都站不稳。庆功宴也结束了,大家几个人赶紧架着鸣人走出去。还没到门口呢,那个气场足以碾压全场的总裁大人就来了。

 

气氛仿佛瞬间降了几个冰点,佐助看见各种各样的人碰到了鸣人各种各样的地方,眉心渐渐地蹙起了并不友好的印迹。角落里某个粉发的女人在灯光看不见的地方幸灾乐祸着,大家面面相觑,自来也正准备出声解释一句,佐助就一把拉过鸣人将他扛了起来带出去了。

 

众人傻眼。可以说是非常霸总了。

 

佐助将鸣人摔到了后座上,自己坐在他旁边,司机会意的马上开车离开了。鸣人跟个哈巴狗似的一个劲儿的嗅佐助,又像只八爪鱼一样的缠着他。嘴巴里咿咿呀呀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

 

“是…是佐助吗?”他将脸凑到佐助面前,双眼涣散。酒气直冲鼻腔,佐助皱眉捏捏鼻头。但是下一秒他却因为漩涡鸣人乐呵呵的傻笑舒展了眉头。鸣人确定了是他,好像特别开心,整个人就七歪八扭的直接坐在了佐助腿上。

 

“你…你之前没…没回我消息…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他瘪嘴,像是有点委屈。

 

“没有。”

 

“你这个人真的很霸道耶…告白也是,刚才也是…不过…”他打了个酒嗝,气味难闻的佐助快吐了,“不过我很喜欢…”

 

然后漩涡鸣人彻底醉了,他栽倒在佐助身上,也没看清佐助嘴角的笑意,他也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能在醉成这个样子之后还近的了他的身体。

 

醉鬼漩涡鸣人哼哼唧唧的,不知在梦呓着什么。不过他醉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我漩涡鸣人终于脱单了哈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11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