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攻控,了解一下。
宁拆不逆。


除了逆cp,基本没什么雷点。

【佐鸣】天生一对(五)

(一)    (二)   (三)    (四)


(五)

鸣人醒来时,是一间陌生的房间。装潢精致,摆设豪华,整体色调以黑白灰为主,只有窗帘是深蓝色,但是看上去仍然像是黑色。宿醉使他头痛欲裂,喉咙像火烧的一样。而床头柜上非常贴心的放了一份牛奶加三明治的早餐,还有一杯水,一颗药。

 

还有一张用笔压住的便利贴。上面写着:先吃早餐,再喝药。鸣人看着这些东西,心里一阵柔软,感动的不行。他是个孤儿,很长时间都是他一个人生活,这行体贴入微的关心和被人在意的感受,对他来说尤为珍稀。

 

佐助的笔迹细长整齐,遒劲有力,便利贴背面都能摸到痕迹,说从一个人的笔迹看性格还是挺贴切的。

 

鸣人顺从的吃了早餐,喝了药。喉咙里舒服了不少,头也轻了很多。他低下头一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了。而且还非常的不合身。他最不喜欢穿的衬衣,而且松松垮垮的,他的肩膀不够宽,手臂不够长,而且这衬衣起码遮住了他半个屁股。索性下半身的衣服还在,鸣人推测着肯定是吐在上身了。

 

如此一来,衣服也是佐助为他换的。鸣人脸一红,又想采到蜜的蜜蜂一样喜滋滋的,心跳就跟蜜蜂扇动翅膀的频率一样快。他昨天依稀记得有人把他带走了,然后他闻到了佐助的气味。也不知道自己稀里糊涂有没有说什么胡话。

 

还刚刚在一起不到一星期,就在男朋友面前露出这样的窘态,鸣人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房间外的钢琴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是从客厅飘来的。韵律鸣人很熟悉,是梦中的婚礼。在清晨中醒来时听到这样美妙的钢琴声可以说是只有做梦才会有的奢侈享受了。

 

鸣人听着钢琴声走出了房间,赫然发现,他原来身处一栋巨大的别墅里。客厅南面有一扇巨大的透明落地窗,几乎看的见木叶市所有的高楼大厦,林林总总的建筑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览无遗,颇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傲视群雄。

 

整个客厅非常大,但是装潢摆设的非常整齐,显然是精心设计过的,整体风格和卧室差不多,优雅与高贵并存,肃穆与沉静齐名。而佐助正坐在落地窗前黑色的三脚架钢琴前弹着这首曲子。

 

这简直像做梦,人,景,物,都像梦。漩涡鸣人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还好,会痛,他傻傻的笑了笑。他没有走到佐助跟前,因为他实在不想打搅这幅和谐的美景,他就这样站在晨光里,看着佐助。

 

佐助的双手白皙漂亮,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在黑白琴键上显得灵活而美丽。一个会弹钢琴的企业家,鸣人在心里想着,他似乎又找到一处能登上专题报道的讯息了。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啊。他都快花痴的流口水了。他终于能懂那些恋爱中的人眼睛里发光的眼神了。

 

你喜欢的人在你眼中本就可以变得完美,而如果这个人本就这么优秀,那这样的形象,可能就跟神仙下凡一样神奇了。鸣人脑子里不着边际的想着,跟神仙谈恋爱啊哈哈哈。

 

一曲结束,鸣人正傻笑着呢,佐助就望了过来。鸣人连忙整理了下表情,啊啊啊,刚才那个表情一定傻死了。可佐助并没有取笑,他只是盯着鸣人身上的衣服,若有所思:“看来衣服不太合身。”他的心情很好,语气比平时柔和很多。

 

“嘿嘿,是不太合身啦。”鸣人挠挠脑袋,被佐助盯得不好意思啦。

 

“过来。”那个人的声音本就带有淡淡的磁性,而这个语气真的太犯规了。简直就跟有魔法一样神奇,如果能有人在他这句“过来”面前无动于衷的话,那漩涡鸣人绝对改姓。

 

鸣人走到他身边,他便顺势搂住了鸣人的腰,然后自然而然的,鸣人就正面对着佐助做到了他大腿上。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害羞了,鸣人有点抗拒的推着佐助的胸膛,而佐助便把放在鸣人腰上的手用了力,两人很快就贴近的呼吸交融。

 

鸣人吞了吞口水,近距离的观看,居然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他就像在欣赏一尊完美的雕塑,认真而歆羡。

 

“别这么看着我,白痴。”总裁的嘴角一直呈上扬状态,那微妙的弧度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出端倪。而这句白痴实在是宠溺意味太足了,以至于很讨厌被人这么叫的漩涡鸣人都生不起来气了。

 

“不然我会很想昨晚没完成的事情。”

 

鸣人很快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害臊的都不敢看他了:“我们昨晚…”

 

“什么都没发生,不然你现在根本下不了床。”

 

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总是那么自信,富有威慑力,就好像即使在胡说八道,也能听起来有理有据,让人无法不信服。就算带着情色气息的话,听起来也是这么的禁欲。压迫性十足的气场,这大概来源于他一手创立企业的丰富经验。气质或许可以天生生成,但气场却可以后天培养。

 

“这支曲子很悲伤。”鸣人正害羞着,没想到佐助竟然调转了话锋。他有点跟不上节奏,随口问道:“啊?”

 

“我刚才弹的。”

 

“梦中的婚礼?…其实,我也觉得是悲伤的。梦中代表着虚假的幻境,代表着无法成真的美好,如果真的能实现,又为什么会说在梦中呢?”

 

佐助的双手从鸣人的腰抚到了脸颊,他的眼睛是一片澄澈的蓝,无论是大海还是天空,代表的都是广阔与无垠。佐助喜欢这种纯粹而空灵的美感,就像在他的眼睛里,他的灵魂都可以放空。


为防和谐请点我


 

这么正人君子的吗?鸣人看着他背影远去,有点不可思议。这个一向言行举止都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总裁居然在这方面有出乎意料的克制性和宽容度。鸣人很疑惑,但同时也很欣慰,只是他此时完全不知道,他的想法醋劲错误,而且与事实,大相径庭。

 

鸣人没有完全了解真正的宇智波佐助。

 

 

佐助将鸣人自己的衣服递给了他,昨晚就已经派人洗了,风干了一天现在可以穿了。鸣人接过衣服,就这么当着佐助的面换了衣服,直到穿好后,他才发现佐助一直偏着头,而且表情有些不自然。他这才后悔自己的神经大条,太鲁莽了。已经不能把对方当成普通的男性了吧,佐助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鸣人点点头,到了楼下分别时,鸣人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佐助一个分别吻。而佐助心领神会的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吻。鸣人开心的笑了,他同佐助挥挥手,坐在副驾驶上回去了。他靠在座椅上笑的合不拢嘴,全身心的沉溺进了爱情的美好滋味里无法自拔,整个脑子里都是佐助,他四周的空气都是甜蜜的粉色泡泡,就像在春天里一样。

 

而他身旁知晓一切的司机正暗自揣测着,这次又会几天结束呢?

 

 

身为恋爱中另一方的宇智波佐助倒是没有鸣人那么开心。他在街头站了很久,车辆远去后他又朝天空尽头看了看,乌云密布,雨丝微凉,就跟他的心情一样。但是他同时又是复杂的,没有人会因为恋爱而不开心,正如同不会有人不爱美。但是纠结的源头却如同一个黑色的秘密,在心底最深处悠悠打转。

 

他需要坦诚,但是他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他知道漩涡鸣人的个性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他不能冒任何可能会失去鸣人的险。

 

 

 

鸣人回公寓的时候鹿丸正倒在沙发上睡着呢。“哎?鹿丸,你怎么不在床上睡?!”

 

鹿丸揉揉眼睛,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了跟你留门,结果你竟然一夜没回来。”

 

感动与愧疚交织在一起,鸣人给鹿丸倒了杯热水。鹿丸眯起眼睛看着鸣人,鸣人摸摸自己的脸,怎么这几天老是有人这么看自己啊。“恋爱中的人果然不一样啊。”

 

“有…有这么夸张吗我说?”

 

“有,非常有,”鹿丸把水一饮而尽,“你看起来就像个白痴。啊不对,你本来就是白痴,应该是比白痴更白痴。”

 

“滚滚滚!”鸣人将沙发上的枕头丢到了鹿丸的身上。

 

“所以说,你昨晚是在你男朋友那里过夜了?”

 

“嗯…是呀,但是我们…”

 

“停停停!我不想知道任何细节。”请关爱一个直男的心。鹿丸说完便去厨房准备早餐了。

 

     鸣人便住了嘴,白了他一眼。不到一分钟,手机就响了,一看,果然是佐助。

 

     “安全到家了吗?”

 

     “到了哦ε٩(๑> ₃ <)۶ з”

 

     “嗯。这几天下雨,出门记得带伞。”

 

      “好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з)(ε≦*)”

 

       没后文了。鸣人却不想就这么结束,他斗胆跟佐助发了一句话。

 

       “这个周末,要约会吗? o(*≧▽≦)ツ ~ ┴┴”

 

   “不了,我有生意谈,有空再说。”

 

    “哦哦好吧。”

 

    怔了怔,有点失落。不只有一点点,是很失落。好吧是非常失落。他们应该处在                       

热恋期才对啊,为什么连约会都没时间的说。这种心理状态让鸣人觉得自己太差劲了。恋爱了又怎样,自己的事情还不是要忙!他刚准备把手机扔到一边计划着如何动笔写佐助的个人报道专题,手机响了。

 

     “生意推了,周六上午九点我来接你。”

 

      “好!(。>∀<。)”

 

       雨天又怎样,现在他的心情,比一万个晴天还要晴。鹿丸端着早餐走出来,看见的就是漩涡鸣人在沙发上捶胸顿足的傻逼样。他无语了片刻,当即决定把早餐赌端到卧室里。

 

     关爱生命,远离白痴。尤其是恋爱初期的白痴。

 

 

 

 

 

 


评论 ( 12 )
热度 ( 11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