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外链点进去若是英文点“proceed”
雷逆,雷互攻。

【佐鸣】炮友(十三~十五)

(一~二)    (三~九)   (十~十二)


(十三)

接吻是鸣人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因为接吻对他来说,是美好而甜蜜的,是两个相爱的人表达爱意的亲密举动。佐助的吻是粗暴狂乱而霸道的,经常会吻的他呼吸紊乱,大脑发晕,像是满含着无限的爱意,不容挣脱不容拒绝的强势的爱。这种错觉太可笑了。

 

“炮友”这个词真的很贴切。只关乎性,无关乎喜欢与爱。因此他可以在厌恶这种日益加深的快感的同时安慰自己,不过是上床而已。

 

这一天天气挺好的,他刚从佐助家里出来。周末是个让人愉快的日子,和兄弟们出去玩儿了一圈,打打篮球,吃吃拉面,然后在一起唱唱歌什么的,美好的没话说。只是大家都很疑惑鸣人的走姿。

 

这古怪的走姿似乎从那一次篮球赛以后就没好过,隔三差五的就变成这个样子。大家猜想是不是那一次被社会上的歹徒劫持绑架的事件给鸣人的身上留下了什么后遗症。鸣人随便应付着大家的话随便糊弄了几句,说是身体没有任何大碍。

 

那一次警察找了他和佐助做笔录。当追问到那伙人与他们结仇的原因时,两人一同选择了沉默,后来佐助急中生智说某一次在路上遇到他们收保护费,他俩看不过去就上前揍了他们一顿,这下子就结仇了。

 

 

见义勇为的高中生被恶毒坏蛋肆机报复怎么都比不良高中生厮混gay吧结果被流氓盯上导致发生矛盾来的好听。

 

大家见鸣人不太想提这些事,也就没有多问。只是鹿丸在装作打呵欠的时候忍不住多观察了几眼鸣人。瞒着的事情太多了,篮球赛也好,绑架也罢,还有走路颠簸的腿,都是秘密。但是漩涡鸣人不说,他也不会问。

 

愉快的周末很快就过去了,鸣人不情不愿的到了学校去上课。第一节课上就是班主任伊鲁卡老师的语文课,大家都有星期一综合症,而且伊鲁卡老师一向是个温柔好说话的老师,同学们一个个也都昏昏欲睡,呵欠连天。

 

看见大家这个样子,伊鲁卡老师也不生气,他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一走进教室就一直笑眯眯的,脸上如沐春风。“同学们,跟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教室里安静了不少。

 

“学校准备组织一次秋游祭,安排各个班级分批去温泉山庄游玩,每两个班一起去,这个周三到周五便是我们班和七班一起。”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欢呼雀跃的,甚至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关系好的都已经聚在一起开始讨论计划了。本该是属于欢呼一员的漩涡鸣人一直都发着呆,他刚才收到佐助的短信说放学一起回家,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绝,突然四周就吵起来了。他正愣愣的看着激动的大家,牙在他肩膀上狠拍了一下,“鸣人,你这傻小子怎么没有反应?!刚刚伊鲁卡老师说这周三到周五去温泉山庄秋游祭啊!”

 

“啊,真的吗?这也太棒了吧!”一向活泼好动爱出门的他听到这个消息也后知后觉的开心了起来。

 

“是啊,只不过我们要和七班一起去。”鹿丸看了一眼鸣人,轻飘飘的说道,似乎意有所指。

 

果然,刚刚爬上脸的笑容就瞬间冻结了。手中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他曾经为佐助设置了特别提示音,他那时正处在傻乎乎的暗恋阶段,开心的不行,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他也没改过来。此时这声音听在他耳边却有些刺耳。

 

七班…就是佐助所在的班级啊…不管是怎样的事情,但凡只要牵扯到佐助,鸣人都是拒绝的。虽然这次秋游祭会一起去两个班的人这么多,但只要一想到会有和佐助单独在某一处相处的机会鸣人就心里有点发慌。

 

鹿丸将鸣人的神态看在眼里,牙倒是什么都没察觉,乐的自在的和小李丁次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

 

 

 

 

下午放学,鸣人一眼就看到了等在教室门口的那个身影。他叫鹿丸和牙他们先走,他不想让大家察觉出任何他和佐助之间的端倪,就跟他们说他和佐助有事情打发大家走了。众人想到前些天的绑架事件佐助还英勇的救了鸣人一把,也就以为之前的那些尴尬都没了,他们已经恢复了哥俩好的状态呢。

 

佐助将背包斜挎在肩膀上,神情清冷,隐隐看出有几分不耐教室里那个家伙明显就是在拖延时间,收拾东西收拾了半天都只剩下了他一个人。拿东西的动作慢的比平时至少有半拍,跟个女孩子似的。自己不受待见早就看出来了,他知道为什么他也知道把关系搞成现在这种局面的全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但他就是想这样,他就是气不过。尽管他表面上装作的多么高傲冷漠毫不在乎,但无法忍受鸣人与自己极力撇清感受始终占据了上风。鸣人脚步迟缓的踱了出来,眼瞅着佐助这幅黑着脸的表情就撇过脸去不再看他。

 

他觉得这个家伙有时候真的很神经质,曾经在全校人眼中都是男神的人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睚眦必报小心眼的混蛋而已,而且还是个永远捉摸不透又矛盾的混蛋,可悲的是自认为那么了解他的自己,居然迟钝到现在才发现宇智波佐助这个人拥有这么多恶劣的脾性。

 

像是明明看见了自己脸上一点也不高兴,却依然发短信给自己要求一起放学回家。像是明明都不喜欢自己,却要求…鸣人脸上感觉有点臊,他不再想这个,闷闷的走着路,把身旁这座脸越来越黑的移动冰山直接等同于无视。

 

刚刚进入秋天,太阳光收去了灼热,恰到好处的温暖,微风中裹挟着草木香,有一丝凉意。凋零的早的树木已经有枯叶飞扬了起来,校门口这条长长的林荫道也颇有秋意的味道。佐助不知道说什么,把鸣人约来的是自己,而现在无话可说的也是自己。以前俩人独处时从不会这么压抑,因为那个负责聒噪的人现在比他还安静。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理由说明为什么要和鸣人一起放学回家。但根本就没有理由啊,他就只是想和他一起走回去而已。而这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才是最让他如此抗拒的。他别扭的自己都快看不过去了,但同时又太能沉得住气,一张脸比冬天还冰,但任谁也看的出他现在非常的不愉快。

 

鸣人的沉默使他焦躁,而他却没有主动开口契机。倒不是他不肯放不下身架到这一步,只是现在关系极度的敏感时期,他害怕自己的任何一个细小举动都会引起一些误会。

 

良久,鸣人终于开口了,而他们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不到一百米,就要分道扬镳了,也就是那个鸣人曾经告白的地方。

 

“你会去秋游祭吗?”他的语气闷闷的,目光平淡如水,一点也不像佐助熟识的漩涡鸣人。

 

“为什么问我这个?”他似乎猜到了鸣人开口的动机,因此的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冷,一双黑眸深邃的可怕。

 

“啊…随便问问而已…”他当然不会说确认了你去不去之后他就好决定自己去不去。佐助完全读的懂他的心思,但他没有拆穿,他自然也不会告知鸣人。他怎么会遂了鸣人的意。

 

总算到了要分别的地方,鸣人吸吸鼻子准备灰溜溜的撒开腿快走,书包带子却被那个人一把拉住了。鸣人像只受惊的兔子耳朵都要竖起来了,他眼睛瞪的圆圆的,很是戒备的将双臂抱在胸口,佐助看着他这举动冷哼了一声,提起鸣人的衣领就将他正面拽了过来。

 

这一下子差点嘴巴撞上嘴巴,鸣人紧张的急忙抿紧了嘴唇,脑袋往后偏移,怪异的姿势让他重心不稳,有点朝后跌倒的阵势,佐助扶住了他的腰。鸣人赶紧去掰开佐助的手,但佐助在他腰上敏感部位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鸣人瞬间泄了力气。

 

鸣人真的是不知道佐助想干嘛了。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今天约你一起放学回家?”他终于还是把这个本难以回答的问题给自己问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无理取闹,但是话语在大脑思考以前就先顺着嘴巴吐了出来,他竟然也会有如此多不可控的时刻。

 

“一点也不好奇,请你马上放开我,我要回家了。”他正掰着佐助的手指保持着距离呢,一个不注意佐助居然把他提了起来,拐弯的地方是一条小巷子,光线比较昏暗,平时都没什么人进出。鸣人就这么被佐助摁在了墙上靠着,挣扎了两下竟还有些困难。

 

“搞什么你这混蛋?发疯吗?!”他也渐渐来了气,捉摸不定的宇智波佐助总是不断地挑战着他的忍耐度。

 

为防和谐请戳我


(十四)

 

出发这一天的天气很好,秋高气爽,阳光明媚。他们坐在大巴上闲聊着,好不快活。鸣人无心参与讨论,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他本来索性不去算了,这样不管佐助去不去都与他无关了。只是那天刚一回家老妈就兴冲冲的为他收拾东西,牙他们也打了个电话过来兴致勃勃的跟他商量着秋游祭的计划。

 

还是不忍心拒绝亲人和朋友啊。

 

他看见佐助上了前面的大巴,心就提了上来。心情也闷闷的,一直都放不开。大家伙儿哪里习惯的了鸣人这个样子,赶紧几个人围在座位前前后后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鸣人笑了笑,他一笑大家也就放心了。

 

温泉山庄在木叶镇东南方向的郊区,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山上有许多天然的温泉。有商家看准了这点商机,在半山腰承包了一座温泉山庄,供旅客们泡温泉时休憩娱客,以此来赚取商机。

 

环山公路上风景独好,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澄澈的蓝,万里无云,秋高气爽。一排人字形大雁从天边飞了过去,郁郁葱葱的绿色树木看的人眼睛格外舒服,鸣人打开了一点车窗,清新的空气顿时涌进鼻腔,他对着外面的美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大约三个小时后众人到达了目的地,大家兴冲冲的拿下包裹,几个老师跟大家安排着房间,指了指旅社的位置,男生在南边,女生在北边。两人一个房间,按学号顺序早就分配好了。很幸运的是鸣人和牙学号连在一起,两个关系好的赶紧勾肩搭背的去房间安置东西。宾馆是传统日式风格的房间,拉开滑动木门,地板上铺着厚实的被褥,墙壁上贴着几张温泉山庄的宣传图,还有大致地图。房间不大,但很有古朴的优美感。

 

两个人都是好动的性子,在房间这瞅瞅那瞅瞅,东西大部分都还静静地等在行李箱里呢。鸣人滚到了厚实的地铺上,地板暖烘烘的,躺上去温度怡人,舒适的不行。这边他俩正高兴着,伊鲁卡老师却神色不安的走过来拉开了他们房间的门。

 

“有什么事情吗伊鲁卡老师?”鸣人和牙不解的问道。

 

“那个,犬冢牙同学,麻烦你跟宇智波佐助同学换一个房间吧。”

 

“哎?!”

 

原来刚一下大巴,佐助得知房间的安排后,就右手托着行李箱,左肩扛着背包走到了几个老师面前要求换房间。老师们当然不同意,这都是早就安排好的,现在来提要求搞什么特殊,而且这样按学号分配便于管理。可佐助一脸不善,身上的东西动也不动,就那么站的笔直坚挺的。

 

“给我单独安排一个房间。”佐助如是说。

 

跟旅社确定房间数量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温泉山庄来来往往旅客并不少,这一次秋游祭专门跟他们木叶高中安排住宿都是提前了好久说的,这怎么可能还有多的房间。

 

“宇智波同学,你究竟是为什么不愿意跟同学一起同睡呢?”

 

佐助瞟了他们一眼,没有回答,表情冷冷的,看起来没有转圜的余地,宇智波佐助性格孤僻不好说话老师们早就知道,也曾经有格外关注心理方面问题的老师想要与他畅聊沟通,但是因为这人从来不听任何劝解而且又是个成绩没话说的优等生,老师们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这档口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这孩子糟心的个性和不好相处的来头。

 

“那我现在就回去。”他这么说,然后作势真的要走出去。

 

老师们急了,现在已经快晚上了,这里交通又不便利,地理位置又偏僻,怎么可能放他一个人往回走。伊鲁卡老师急得抓住了他左肩上的背包,佐助一个眼刀扫过去挥开了他的手,他显然非常排斥别人的接触。这孩子的低气压和冰山气场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住的,伊鲁卡额头冒冷汗,他静下心来好言好语的相劝:“那么宇智波同学你能否告诉老师,你有没有愿意一起同睡的同学呢?我们一定会为你安排好。”

 

佐助的眼神像是倏忽间变了。伊鲁卡老师仿佛看到他的眼睛里有精光闪现…他愣了愣,觉得佐助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冷漠态度,但气场明显和缓了不少。

 

“漩涡鸣人。”

 

伊鲁卡老师一抚额头,特别无语的样子。想和鸣人一起睡就早说啊…拐弯抹角的整这么多幺蛾子出来干嘛?他是知道的,孤僻高傲的宇智波佐助唯一的朋友就是他特别喜欢的学生——漩涡鸣人。而且前段时间闻名全校的绑架事件,佐助还舍身救人的为鸣人捱了一棍子躺进了医院。这关系确实好,看来宇智波同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

 

既然是鸣人就好说了。

 

这边鸣人和牙都比较吃惊。鸣人更是在惊讶过后,脸色青了又白,胃部一阵抽搐,难受的要死。他缓缓的低下头,并未说是愿意还是不愿。倒是牙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和鸣人一样是个粗神经,也是个爽快人:“行行行!早就知道宇智波佐助和你关系最好。那个家伙还真是挑剔,跟个娘们儿似的精这么多。”牙戏谑似的摆摆头,顺便拍了拍鸣人的肩膀。

 

他没察觉到佐助和鸣人之间的异同,他早就以为这俩人恢复到当初如胶似漆不尴不尬的地步了。他这边三下两下就收好了东西,伊鲁卡狐疑的看了鸣人一眼,但也没多说什么。他赶紧领着牙到了新房间去了。

 

不一会儿佐助就提着行李来了。他本来脸上挺得意的,心情也不错,但一走到门口看见漩涡鸣人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瞬间就黑了脸。鸣人呆呆的堵在门口,佐助将木门全部滑开,无视他径直走了进去,肩膀不小心碰了一下,鸣人像是被惊醒了,僵硬的转过身把包裹里没拿出来的东西接着收拾好。

 

佐助无声冷笑:“这几天多关照了,漩涡同学。”他分明看到,自己说话后,鸣人的肩膀微缩了一下。

 

没过多久,旅社有专人负责给每一间房的同学发放浴衣。浴衣是传统的日式和服样式,佐助那件是墨蓝色的,上面绣着几枝深色的竹叶青,鸣人那件是橘红色的,绣着几朵样子不太标准的太阳花。鸣人换衣服时,一直背对着佐助,事实上他很希望佐助能够滚出去。

 

他动作仓促,不想过多的暴露肉体,三下五除二的就穿好了。佐助在后面看的好笑,忍不住笑道:“呵,真不愧是个吊车尾的。”

 

鸣人转过身瞪了他一眼。此时佐助也已经换好了浴衣,看起来清爽又贴身,正气十足,还有那么几分人模狗样,鸣人这样想着。但是相比较佐助就对鸣人的衣服不满意了。这浴衣明显大了一码,他蹙眉,浴衣的胸口开的太大了,认真瞟上几眼还能看到胸膛上若隐若现的两粒小球。

 

鸣人被佐助盯的恼火,脸上又控制不住的发臊。他将腰带又紧了紧,可这衣服好像怎么搞都是松松垮垮的。佐助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帮他整理,鸣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佐助却把他腰给箍住了。弄了两下也没区别,佐助不高兴的说道:“去换件浴衣。”俨然一副发号施令的模样,不管是神态还是语气都让鸣人心头火起,他原本也觉得不太合身,但这时就只想跟佐助对着干:“你要我换我就换?本大爷偏偏就喜欢这件了呢!你管我的!”

 

佐助冷着脸正欲发作,房间外就传来了老师们的声音:“好了大家赶紧准备一下,没换浴衣的快换上,咱们马上就去泡温泉啦。”

 

鸣人撒开腿就要往外跑,他老早就想着什么时候去泡一次温泉,这一次来温泉山庄秋游祭要不是因为宇智波佐助这档子事,他别提会有多高兴。前脚还没撒开,身体就被一股大力给拉了回去,他一下子被扑到了地铺上,床褥虽然厚实,但是后背还是磕的不轻,鸣人一声闷哼,还没反应过来佐助的一双大手就一下子扯开了本就宽松的领口。


为防和谐请戳我


(十五)

鸣人当然还是去了泡温泉的地方,他看见大家伙儿早就脱得精光的在水里玩儿,热气的蒸腾上来,把他们的脸都熏得红扑扑的,鸣人羡慕的不行。这里其实是天然温泉,但是温泉山庄在周围建设了一些人工设施,将这些温泉用岩壁或分隔或包围,看起来不至于过分粗糙,更显游玩的意味。

 

鸣人站在岸边跃跃欲试,但是他知道自己一脱衣服就完了。佐助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鸣人,他十分笃定鸣人是不会下水的。这个白痴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神经大条,但是某些方面脸皮可是非常薄。

 

“喂,鸣人,你小子怎么不下来啊!这么舒服!”牙在热腾腾的水雾中朝他打招呼,鸣人笑着摇摇头。大家玩儿的尽兴,也没心思多问鸣人怎么了。而那边的佐助也故意在气鸣人似的,脱下浴衣悠闲的靠在岸边泡温泉。他一只手撑着下巴,一直默默观察着鸣人的动静,果然这家伙一直都没下去。

 

他又是得意又是好笑。那家伙的浴衣领口露太多真是太碍眼了,竟然还想全裸下去和那群狐朋狗友一起共浴。他宇智波佐助会答应才有鬼。许是看鸣人不会造次,而且这温泉着实太舒服了,佐助便闭上眼睛假寐。

 

听见旁边那群家伙好像在聊什么荤段子,提到了姑娘女孩屁股奶子这些词语,佐助不禁嗤笑,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但一想到鸣人还在岸上呢,就眯起眼睛看了看鸣人的反应。鸣人很显然也听到了大家的谈话,不知是被热气蒸的还是害羞,脸蛋比刚才红了不少。

 

“哼。”佐助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他因为长相帅气成绩优秀本就招很多男生嫉妒,加上性格孤傲,人缘差的不行,因此大家在看到他下水后就一直与他保持着距离,如此一来倒为他一个人腾了一大片地方出来,佐助实在乐的清净。

 

不曾想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听见扑通的水声。抬眼一看,旁边哪里还有人,那群家伙早就走了,刚才的声音原来是鸣人那个白痴终于等到机会下水了。视线有些模糊,朦胧中只看得见鸣人光滑的麦色背脊。

 

圆滚滚的屁股沾了水,顺着臀缝滴答答的往下流,看起来滑腻腻的,实在是很想捏一把。这么想着,他也就朝鸣人的那个地方游过去了。鸣人警觉性高的很,马上就转过了身。佐助清醒了不少,他刚刚睡醒,也被水汽熏了好一会儿,皮肤看起来比平时白皙,鸣人看的微微愣神,但很快就发现他朝自己这个方向过来了,他哪里还有心情欣赏佐助秀色可餐的脸,赶紧自保吧。

 

鸣人往角落退了退,瞪大眼睛看着他,他本来兴致盎然,一看到鸣人这种举动心情就又被破坏了大半。湿漉漉的头发顶在脑袋上,没了平时的桀骜,多了几分温和,模样看起来平易近人很多,但只要一冷下脸气场瞬间就全数回归,眼神可怕的要命,冷峻的神情如锋利的刀一般尖刻,又像矗立的山一般肃穆而沉重。

 

他停止了游动:“你故意在这个时候下水,就是为了等和我单独相处吗?嗯?吊车尾的。”

 

“少自恋了我才没这个意思呢!”他本来也希望佐助干脆也快走算了,但是他实在想泡温泉心头痒痒,又一想到反正佐助看到也没事,于是索性就下去了。会造成这样的误会他觉得纯粹是因为宇智波佐助过分的自我良好而已。

 

鸣人胸前的红印还很明显,泡在水里更显其色泽,佐助莫名口干舌燥,刚刚被破坏的兴致好像又回来了,但是鸣人这受惊的样子又实在倒胃口。他勾起嘴角,接着朝鸣人的方向游动,泉水在他的动静下荡开了由小至大的涟漪,鸣人实在退无可退了,他无法猜到佐助会干嘛,现在也很是紧张。

 

然而那个人只是擦着自己的身体就游到了另一处的岸边,鸣人愣愣的,还未反应过来发着呆,身后就飘来了一句低沉的声音:“别太把你自己当回事了,漩涡鸣人。”

 

他上了岸,穿上衣服走了。

 

迟钝的感官在周围静谧无声之后,终于涌上了一阵绵密的无可言喻的钝痛,肺部挤压的沉沉的,呼吸都快要不顺畅。身后的岩壁穿过了一阵风,冷清的风像是要把这暖和的温泉也给吹凉了。

我从来都没把自己当回事啊,宇智波佐助。

 

 

 

 

其实佐助离开后,他没有待很久,没什么心情了。而佐助看起来像是睡着了,被子就那么随意的盖着,露了不少皮肤出来。想了想,鸣人还是为佐助掖了一下被角。床上躺着的人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嘴角含着莫名的笑意。鸣人一番收拾后,就在地铺上躺下了。他躺的里佐助很远,刻意保持着距离。

 

他侧躺着,以后背朝着佐助,明显的抗拒姿态。他现在心里有点乱,刚才佐助的话说完全不受影响是假的,但是他很恶心自己这种不好受的心里状态。显得他这个人特别弱,在意这个在意那个,而旁边这个混蛋也只会有取笑的份。

 

炮友就只是炮友而已吧,其他的东西想太多,有什么意义呢?

 

他一直想着事情,没注意到身旁隔的老远的人窸窸窣窣的移了过来。等反应过来,背后已经贴上了一个宽阔而结实胸膛。鸣人的眼睛陡然睁大,身体下意识的紧绷,还没来得及往前逃,那人就已经抚上了自己的腰,在腰腹和屁股之间像蛇一般滑着。


为防和谐请戳我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25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