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外链点进去若是英文点“proceed”
雷逆,雷互攻。

【雷安】遇见(一)

 老处男鼓起勇气直面性向开荤没想到419对象竟是自己的学生??

一,现代架空,师生年下,上车是必须要上的。
二,短篇,两三章完结,HE
三,ooc bug请见谅

雷狮:安老师,你应该不想我告你强奸未成年吧?

安迷修:我强奸你?! 

雷狮:嗯…?那是我强奸你了…?好啊,那你就去跟警察讲,你是如何引诱自己的学生上了你自己的。

安迷修:雷狮,你到底想怎样? 

雷狮:裤子脱了。

 
                            (一) 
   不要慌,不要怕,安迷修,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颤抖的双手紧紧握住加冰的威士忌,吧台前穿着制服的调酒师戏谑的笑着这个生涩的男人,角落里抹着浓厚的烟熏妆,身着吊带裙,黑色网眼袜,红色高跟鞋的男人正和一个壮汉接吻,舞池里一群脱了上衣的男人随着摇滚乐自由的挥洒着动作,香汗淋漓的肉体碰撞在一起,欲望的气息浓厚刺鼻,他们像是一群追求最后自由的堕落者,肆意尽情的为释放的欲望而欢欣鼓舞的狂欢。 
 
他看到夸张的刺青,还有到处穿孔也似乎不会疼痛的他们,耳钉,唇钉,乳环,单单只是看着胸前的两点被穿孔安迷修就已经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安迷修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两个小时,但他仍然无法融入那边的世界,也没有人主动搭讪向他发出邀请。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打理得体的领带,熨烫齐整的衬衣,黑色的休闲裤。的确是个无趣到无人愿意搭理的人,如果跟那些人相比的话。 
 
他抿了一口威士忌,有点后悔来到这个地方,但是如果现在有的话又隐隐有些不甘。他今晚的目的很简单粗暴,一场只为获取生理需求的419。这种事情与他向来的价值观,做人准则,甚至职业都显得格格不入,但人总有破例的时候,在如今这个社会打破诺言就如同摧毁一颗透薄的水晶一般容易,而空虚寂寞与孤独往往是操纵邪恶的隐形杀手。 
 
他是个gay,是个孤独的gay,是个伪装成异性恋多年的gay。为什么伪装?因为职业需求?因为道德底线?因为社会所迫?得了吧,何必要为自己开脱呢?只不过是一个不愿遭受排挤而压抑本性的胆小鬼而已。安迷修会是胆小鬼吗?某种情况下也说不定呢,毕竟凡事无绝对是不是。圣者也曾是有过错的小人,更何况是芸芸众生。 
 
“先生,要再来一杯吗?”调酒师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嘲讽,安迷修摇摇头。 
 
“你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吧?” 
 
 安迷修点点头。 
   “你这样干坐着是不行的,主动一点知道吗?” 
 
    安迷修看了一眼四周,心情复杂。难道他要叫一个MB才能达成今天的心愿了吗?这太堕落了,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他正纠结的思忖着,那边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肌肉夸张的男人被一个身高修长的男人反手捏住了手腕,体格方面的差距并没有带来力量上的悬殊性,这奇异的对比让安迷修不由得微微愣神。 
 
由于那个身高修长的男人背着光,安迷修一时间看不太清楚他的长像。只依稀看见一双高贵神秘的紫眸,闪烁着凌厉的美感,不知是不是五光十色的灯光造成的错觉,不然一个人怎么会拥有如此好看的眼睛。 
 
“哼,老子不是你这种丑垃圾能随便碰的。”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却又有着仿佛凌驾云端的狂妄和气势满满的攻击性,他一脚踹向了那个肌肉夸张的男人的腹部,男人捂着肚子吃痛的躺在地板上,无人敢去搭理。他甩甩手臂,像是在嫌恶的挥洒开地上那个人的腐臭气息。然后转身坐回去对着吧台,优雅的喝了一口杯中的龙舌兰。 
 
安迷修渐渐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俊美而年轻,紫色的双眸并不是灯光的效应。嘴角边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像是周围的一切都屈服在他手心里的志在必得,他只需轻轻一挥手,便可翻云覆雨。那个被踹在地上灰溜溜的男人夹着屁股逃走了,片刻的骚动转瞬即逝,布鲁斯摇滚的节奏打在耳边仿佛震击着耳膜,眼花缭乱的肉体和灯光依旧刺眼而恶心,喧哗的人声仍然吵闹而嘈杂的发出一些下流的污言秽语,但安迷修莫名觉得,这个地方似乎没有刚才那么难以忍受了。 
 
“这位先生,你不会看上那位小哥了吧?”调酒师的声音比刚才任何一句都要笑意更浓。 
 
安迷修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盯着那个人看了好久了。他回头,迎上调酒师的脸,淡淡的说道:“是又怎样?” 
 
“噗,”这大概是调酒师这个月以来上班,笑的最多的一次了,“先生,我承认,你跟这里的人相比,确实有与众不同的魅力,你之所以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搭讪只是因为,你的魅力只针对于部分人,而这里的绝大多数,并不能欣赏。而那位小哥,很显然就是天之骄子,众星捧月般的人物,长相,身材,气场,身高,无一不引人入胜,所以他很危险。而你无法应对这种危险。” 
 
调酒师说完便跟旁边的客人调酒去了,安迷修的目光依旧不愿收回。也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热,都能穿透这空气里喧嚣繁杂的因子了,那个男人侧头看向了他。而安迷修赶紧转回了头。脸上有点微微发热,想喝口酒冷静一下,发现酒杯早就空了。 
 
 
那个男人走了过来。安迷修僵硬的转过头看向他,以仰视的姿态。近距离的接触并没有因此而丧失美好,反倒将他的五官的美感更加明显的放大,也比刚才看上去,更年轻。“你,你好。”安迷修简直像个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少男,天知道他已经离这个时期遥远的隔了十万八千里了。他暗暗腹诽着自己的丢人,却无法镇定的承受这个年轻的男人,准确来说大概是男孩的魅力。 
“你,想跟我上床?” 
 
 “咳咳咳,”安迷修干咳了几声,这个男孩的直率让他哭笑不得,又震惊的让他无法接话。 
 
“哼,傻子一个。” 
 
安迷修的脸更红了,他被这么骂,也不生气,他直觉这应该是一种搭讪成功的信号,带着某种暗示的调情气息,“在下…呃…我…” 
 
“跟我来吧。”他的语无伦次让男孩感到厌烦,男孩抓起安迷修的手腕就把他带走了。骨骼分明的手掌大而有力,如青葱般布满筋络的手臂下是年轻的朝气与热血。安迷修有点迷惘的想到,这就…成功了?那么这个男孩,是属于刚才那个调酒师口中的,能够欣赏他魅力的人之一的人了?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种魅力在哪里。 
 
 

点我看老处男激情开荤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6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