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佐鸣】天生一对(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鸣人第一次明白富裕的概念,是在高中时期一个叫日向宁次的人身上学会的。一个拽拽的世家豪门公子哥,智商高,学习优,外表佳,跟佐助有的一拼。只不过那时对于日向宁次的印象只停留在意气风发却仍旧青涩稚嫩的少年时期,因此就魅力这个方向而言,他是绝对更倾向于现在的佐助的。

 

他记得日向宁次的特殊性,专属性,从衣着谈吐和言行举止中与普通人拉开的距离,那是金钱与财力堆砌的堡垒里由高学府的家庭教师培养而来的修养。他还记得那时家里出了一次变故他找日向宁次借钱时喉咙被一根绳子吊着的窒息感,生活将他的自尊心鞭打的遍体鳞伤,他坑坑巴巴的说话,像是临近失声的哑巴。宁次没有为难他,也没有羞辱他,他们当时关系不错,不然鸣人也不会找他。只是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当彼此的差距以一种公开明了的方式摊上台面的时候,没有人会心里好受。 

 

因此从日向宁次身上学到的富裕的概念,是他不想提及的,甚至有一丝耻辱意味的过往。

 

但是与佐助的就不同了。

 

他坐在直升机里,俯瞰木叶市的夜景时,想的是他身旁的这位驾驶员是如何的全能且完美。

 

“你竟然还会开直升机啊我说?!”

 

“我会的东西远比你想象的多。”他看起来对鸣人的称赞毫不在意,实际上内心正为恋人脸上崇敬的光芒而兴奋着。

 

“所以我们真的要去N市?!”

 

“对。”

 

高空的旅程浪漫而又新奇,木叶市的灯火璀璨绚丽,高高低低的建筑物组合的城市像一个巨大的迷宫,星光在头顶仿佛近在咫尺,漆黑的尽头宛如直通宇宙的边缘,鸣人时不时看一眼身旁的恋人,他的气息使人安稳,无论何时都充满着踏实得安全感,他想就算此刻直升机出了问题要坠毁了,他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他们降落在了N市的山间别墅里,管家和侍从们早就做好了接待的工作,事无巨细的服侍让鸣人甚至无所适从,他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和佐助一起坐在了露天阳台上享受着烛光晚餐。山间气温略低,鸣人搓搓手臂,身后就有人为他披上了外套。寒凉的露水从枝丫草叶上滴落,空气清新的只闻得见自然的味道。漫天的星光加剧着浪漫的氛围,摇曳的烛火里佐助微微上扬的唇角显得分外温柔。

 

鸣人拿起刀叉捣鼓了一下餐盘里的牛排,而后又喝了一大口红酒,他不小心呛住了,咳嗽个不停。侍从为他端来了一杯水,他喝了几口顺顺气才感觉好多了。

 

“怎么了?”

 

鸣人不知如何回答,他没有怎么,他理应很高兴,但是他现在只有不适应的紧张感。早前由于对文学的热爱他的体内流溢着艺术家惯有的浪漫细胞与幻想色彩,他会因为这些东西而不为自己的贫穷而苦恼,在这个社会里这种想法的确可笑,但确确实实的支撑着他度过了一段日子,虽然早已知晓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是比银河还要深的鸿沟,但是骨子里那份过去存留下的执着还是一息尚存。

 

可佐助带来的东西告诉他,金钱同样可以优雅浪漫,甚至充满诗画中的艺术气息。美酒,烛光,夜色,还有良人,还有爱情,哪样不是撩人的东西?一个落魄的艺术家只能在枯枝败叶间缀饮露水,对月吟诗,但一个体面的公爵却可以坐在包厢里欣赏一出精彩的歌剧并对此评头论足。鸣人某一瞬间觉得自己跟佐助所拥有的比起来,渺小的连他的自己都支撑不住。

 

    而且这个约会没有一丝一毫的部分是与他商量了的,惊喜在坐上直升机之行上就已经消耗光了,接下来的一切都让他感受到被支配以及被操控的不适感。就像这个人跟他发短信时的话。  鸣人不知道该不该在意这些东西,或许是他的零恋爱经验和内心深处那份不轻易为人所知的敏感招致的弊病,或许是,他真的还不了解宇智波佐助这个人。

 

      但是是否了解一个人跟是否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并不冲突。不然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就不会那么亘古流芳的存在于文学艺术甚至是芸芸众生之口了。

 

“没什么啦,只是觉得,这次的约会跟我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他嚼着自己及不喜爱的沙拉,咯吱咯吱的脆响声仿佛就能够遮掩住他不正常的心跳。

 

“那你觉得应该是怎样的?”佐助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酒,这让鸣人有一种他是否在生气的错觉。

 

“或者,我们去海边吃个烧烤,或者,我们就去游乐园坐个云霄飞车,或者我们可以去爬山。”鸣人一边说一边抓着头发,他想象中是怎样的并不是重点,他憧憬惊喜,渴望新奇,但这种新鲜感不应该有着此刻的疏离感与陌生感,他们坐在方桌两旁,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场商业会谈,而不是情侣约会。

 

或许是佐助的职业病?

 

“海边人太多,我不喜欢,而且烧烤不卫生,游乐园人也太多,爬山太不具备约会的情调。”

 

其实鸣人只是随口说的。但是他现在有点儿愣,一是愣这个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他,二是愣这几个随口的提议竟然全部被否决。

 

“那么你想玩儿什么呢?宇智波总裁先生?”

 

佐助挑挑眉:“我们可以去半山腰泡温泉,那里是我的私人领域,然后坐热气球去市郊的田庄里看薰衣草,晚上再去山顶上一起用天文望远镜看星星。”

 

好吧,听起来是很不错。鸣人被噎的无话可说,但是怎么看这些东西都不应该是宇智波佐助这样的人设想出来的方案。

 

“你说的很熟悉嘛,以前跟很多人这样约会过?”

 

“没有。”他回答的太干脆了,干脆的让鸣人那一点儿酸酸的小心思还没来得及萌芽就被扼杀了。

 

“我昨天简单的看了一下我所属领域的地图,然后调查了适合约会的地点,整合出了我刚查提出的那三条方案。”

 

“哈哈哈哈哈。”鸣人笑的前仰后合,手中的酒杯洒出了几滴红色的液体,落在了白色的方格桌布上。

 

他欢畅的笑声比自己在空谷山涧里曾经听过的鸟鸣还要悦耳,捧腹而夸张的动作将他的头发吹的东倒西歪,桌子上的烛火也在这时熄灭了,晦暗一片的环境里,鸣人脸上的笑容不曾有丝毫泯灭。侍从们欲上前把红烛点燃,佐助打了个要他们离开的手势。

 

暖黄色的灯光打开了,阳台突然变得空旷,温柔的夜色里蔓延着快活的味道。

 

“你笑的像个白痴。”

 

“我说佐助啊,你有时候真是能莫名戳中我的笑点哈哈哈。”

他们用完晚餐后没多久就对对方道了晚安,当然,还有一个晚安吻。

 

 

如果今晚不会发生什么,那么明晚或许会吧。鸣人陷进柔软的床垫里,把头蒙进被子里,脸上有点发烫。甜蜜会把烦恼蒸发,之前的想法究竟是否真实现在看来也无足轻重,因为他很确定,他确实是喜欢着那个一墙之隔的房间里躺着的那个人的。

 

这是鸣人的第一次约会。甜蜜与喜悦的双重暴击让他仿佛陷入了一个万花筒里,天花乱坠的遐想淹没的他不知所措,而当佐助的手牵着他时,他又能马上从眩晕感里回归到当下里。不管是温泉里脸红心跳的欣赏着他肉体的兴奋,还是热气球上数不尽的吻,以及田庄里紫色的薰衣草扑鼻的芳香,或者是夜晚靠在一起看星星,这都足以使他做上几天几夜流连忘返的美梦。

 

内含敏感词请走外链


TBC

评论 ( 4 )
热度 ( 87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