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佐鸣】天生一对(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如果要把自己此生最敬佩的人列一个排行清单的话,自来也一定在鸣人心中名列前茅。一把年纪还在写黄色小说,单身至今无儿无女,却仍旧逍遥自在乐在其中,为着找一些劲爆新闻不害臊的穿梭于各种风俗场所,猥琐又下流。

 

但是才华和能力还是不可否认的,而且他也是第一个如此器重自己的人。

 

只是这一次鸣人万万没想到自来也把自己喊回来的原因。他开着杂志社的车拿着文件还有录音笔,佐井坐在他旁边扛着摄像机正笑眯眯的检查着机器。他觉得从没有哪一次他有这么硬着头皮来进行一次报道专访的。

 

 

他急匆匆的赶回杂志社后自来也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面容仍然历历在目,害他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好事。

 

“鸣人你这小子总算回来了!”自来也一把揽过他的肩膀,笑的脸上的皱纹暴露的千沟万壑似的,“告诉你,咱们杂志社这次有一个大新闻可以报道了!!”

 

“什么啊什么啊?!”自来也的表情让鸣人也跟着一起兴奋起来。

 

“最近几年那个风头无两的畅销书作家山口先生你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呀,他的书我还看了,虽然不是特别喜欢的说,但是还是读的下去。”

 

自来也突然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紧张兮兮又贼头贼脑,鸣人心想这事情八成不简单。

 

“他今天上午被带进警察局了。”

 

“啊?!为什么?!”

 

“SM过度导致妻子小野女士不幸身亡。”

 

鸣人睁大了眼睛,他甚至连惊叫都喊不出来,而且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笑还是哭。因为这种事情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好像几个重磅炸弹投进了他心里,又宛如几个晴天霹雳炸的头顶嗡嗡作响,鸣人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手心直冒冷汗。

 

“不是…他怎么会SM…??他…明明就看起来很…很正常啊…他的作品那么积极向上…而且…”

 

“鸣人你听好,距离事情发生还不到两个小时,还没有多少媒体知晓这件事情,警察局里有我的熟人,我要你现在拿上东西和佐井一起去案发现场来个惊天大报道,标题怎么博噱头就怎么取。”

 

“可是,好色仙人,关于佐助的专题报道我都还没完成啊!”

 

“先别管你的宇智波总裁了!”

 

“……”

 

还没有从冲击里恢复过来,鸣人就已经被推上了车。

 

 

“生命是一场永不停歇的奋斗之旅。”——出自山口先生的自传《与命运搏斗的人》

 

“赞美日出与新生的希望,赞美心怀热忱追寻理想的人。”——出自山口先生的散文集《赞美》

 

“在我五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母亲独自一人照料我和卧病在床的奶奶,她以一个瘦弱的身躯扛起了这个家庭的重担,我的童年也许并不如大多数人一般幸福和无忧无虑,但是艰难的环境让我过早的学会了坚强,这使得我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历练成了迎难而上的不屈性格,而我母亲的坚韧形象也影响了众多女性在我心中的畅想,我深信每一位女性都是可爱,美丽,坚强和值得被爱的。从小缺失父爱的我并未缺乏身为一名男性应有的担当与勇猛,因为我的母亲既是父亲又是母亲,他是我童年里的英雄,也是我一生中最敬佩的人。而我的妻子小野女士,同样是一位自强独立的伟大女性,却又不失女性特有的温婉与贤良,他在我创作的道路上给予了我非同凡响的鼓励与支持,我书中许多正面积极的女性都是以她的形象为原型而下笔描绘的,如果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也没有我源源不断的灵感,我衷心的感谢她。”

 

 

山口书里的话言犹在耳,佐井的手机里正播放着三年前的采访视频,视频中的人谈吐不凡,风度翩翩,得体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他身旁坐着的妻子温柔如水,同样微笑的人使人心醉。彼时正是他横空出世,意气风发的时候,自信飞扬,才华横溢,旁人只能侧目。

 

“很讽刺是不是,鸣人君?”鸣人因为佐井脸上的笑容皱起了眉头。

 

诚然,他并不喜欢这个人的作品,有一种自我中心主义者不切实际的美妙幻想,以及飘飘然凌驾于云端的不自量力。他读出了一种傲慢,甚至他在那个视频中看到山口先生提到过去的困难岁月时,山口的目光里依然有一种傲慢。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疾苦与困难是旁人所不能比拟而且理解的,而且他过去的痛苦就是为了今日的成就而生的。他过度的渲染自己如何乘风破浪披荆斩棘的成为今日的他,不知是想获得大众的崇拜还是同情。

 

这对于鸣人来说是无用的。不管是他的身世经历还是笔触。因为只要他想,他大可以谱写出一本比山口先生还要壮志恢宏的励志史。

 

不过这并不代表在这个人遭遇到今天的困局时,他就会去嘲笑。因此这也是他为什么硬着头皮来采访的主要原因之一。次要原因当然就是这个话题本身让他觉得很…很不齿。

 

“鸣人君,吻痕很不错哟~”

 

鸣人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险些撞上了会车车辆的后视镜。佐井收到了一记来自蓝眼睛里狠狠地鄙视。

 

 


到的时候警察已经封锁好了事发现场,但已经有了不少人开始围观拍照。鸣人上前说明了来意,并且提到了自来也的名字,果然他们就顺利的进入了其中。

 

佐井一路上拍了好几张照片,不管是门口排列的警车,还是立入禁止的横幅,只要跟山口先生扯上关联,就已经可以上好几个头条了。他们来到发现尸体的卧室,床上和地板上血迹斑斑,褶皱的床单凌乱一片,其他的地方似乎已经被警察处理了,他们找到相关人员,询问了一下情况。

 

相关人员表示在卧室里发现了一副被拷在床头的手铐,还有一根皮鞭,一根绳子,一根锁链,以及一个项圈。更令人震惊的是,死者小野女士的阴部还有一串珠子,肛门内有跳蛋。左右两个乳头皆有乳环,胸部,背部有鞭伤,脖子,手腕,脚腕都有红肿淤青,疑是长期遭受项圈,手铐的捆绑和束缚。最终死因是锁链勒住颈部导致窒息死亡。

 

听了相关描述以及看了相关照片,鸣人只觉一阵恶寒,种种行为与明面上那个作家的形象联系到一起,简直天差地别,书里的优美词句,发人深省的连珠妙语,也都成了虚伪以及讽刺的劣等产物。鸣人简单的作了记载,脸上表情难受至极,佐井倒是听的看的津津有味。

 

最最重大的发现是,山口先生的别墅的地下室,俨然就是一个SM器具储藏室。鸣人和佐井在警方的带领下参观了一圈。昏黄的灯光下,那些冰冷的器具闪着刺眼的光泽,阴暗的色调显得鬼气森森,四四方方的房间里有一个很高的四方形小窗户,窗户上钉着井字的金属铁棒,像是一座牢房。

 

佐井调好焦距,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拍下了最精彩的照片,而鸣人则是一秒钟也不愿意多停留的赶紧离开了。

 

一路上鸣人都心神不宁,佐井如常的整理着照片,他看了一眼鸣人,说道:“鸣人君,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我来开车好了,我可是很爱惜生命的。”

 

鸣人瞪了他一眼,镇定下来看着前方的路,努力排斥掉刚才的所见所闻,专心致志的开车了。

 

“鸣人君,这没什么好震惊的,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人表里不一,衣冠禽兽也比比皆是,习惯了就好了哦。”佐井的一双眯眯眼,对比刚才鸣人所看见的,此刻也比平时更加顺眼了多。

 

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强烈的冲击感不是几句话几个深呼吸就能缓过去的。而怎么想也想不通其中道理的拼命钻牛角尖,也使他的思维陷入了一个僵局里。

 

很快,自来也的杂志社里就报道出了这样一个专题:震惊!知名作山口先生家竟是性变态者!SM行为过度致其妻子小野女士不幸身亡!

 

杂志社这一期的杂志销量达到了历史新高,封面上暗红色的血淋淋的场景和超级醒目的红色大衣配着左下角山口先生往日的照片,对大众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爆炸新闻以及惊天奇事。翻开杂志的第一篇文章就是这篇报道,结尾的几个字,“撰稿人:漩涡鸣人”让鸣人很有一种想抹消的冲动。

 

 

但鸣人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相反的,他似乎很沉重。他敲着键盘想把佐助相关的报道快点完成,可是满脑子都是这个SM有关的事情。他莫名的想起了佐井在车上对他说的那句话,又莫名联想到了佐助奇怪的行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重重的夹击着他的心脏,他感到胸口窒闷,呼吸不畅。

 

自来也乐呵呵的在工作室里看着这一期杂志的销量反馈,鸣人敲响了他工作室的门。

 

“好色仙人,那个…山口先生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自来也脸上的笑容凝滞了,他正色着将手臂撑在了桌子上:“鸣人,不管背后的原因如何,他的身败名裂都是无可挽回的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没兴趣为他力挽狂澜,也没有很喜欢他。我只是…我只是很好奇…他明明亲口说那么爱小野女士,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呢?”

 

“也许他根本就不爱他,也许在他错误的认知里,他认为伤害也是一种爱。”

 

 


真的有人会伤害自己爱的人吗?鸣人把头埋进胳膊里,怎样苦思冥想也没有结果。如果伤害也是一种爱的话,那么每一种伤害不都可以曲解为因为我爱你?爱应该是包容,怜惜,温柔与呵护,而不是凌虐,占有,暴力与毁灭。

 

外面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鸣人窗前樟树的叶子上落下了清脆的雨滴,街道上笼罩了一层迷蒙的雾气,五颜六色的伞撑开了一方小小的天地,在拥挤的城市里推搡着。突然有些困倦,鸣人打了个呵欠,抬头看着电脑文档上佐助的报道还遥遥无期。

 

他正准备接着码字,又想到是否应该跟佐助打个电话,自从那天回来后,两人有一个星期没联系了。他忙着这期杂志社报道的事情顾不上佐助,电话也差点被各种人打爆,害得他拉黑了一个又一个名单,才能勉强制止住骚扰的人。而没想到佐助也同样的一个消息没发过来。

 

佐助有没有看这期杂志社的报道呢?应该有吧,他会是什么想法呢?他会不会很厌恶他们杂志社里这样无节操博噱头的报道方式,毕竟他们是真实的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一群人了。

 

想了想,他拨通了佐助的电话。

 

“喂,佐助,是我,你这几天…还好吗?”

 

“嗯,我很好。”

 

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淡,鸣人突然有点惶恐。

 

“你现在很忙吗我说?”

 

“不忙。”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这很明显就是有事情,但这种态度却总是能使追求有话直说信条的漩涡鸣人打起退堂鼓。因为他害怕他的有话直说换来的是更残酷的真相。因为他永远揣测不了佐助的心思,事实上他本就不太擅长揣测人心。

 

“你有没有看我们杂志社这期的杂志啊?”

 

“有。”

 

“那个,你觉得怎样?”

 

“很吸引人,你写的很好。”

 

“嘿嘿谢谢啦。”呵呵的笑声也掩藏不了电话里只言片语间的尴尬,幸好不用面对面的直视眼睛,要不然鸣人连装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电话里一阵沉默。静的只听得到对方的呼吸声,鸣人以为佐助会挂电话,但他一直没有。他觉得佐助应该还有话跟他说。

 

雨势渐渐转大,豆大的雨滴从窗外砸了进来,鸣人放下手机,把窗户关上了。

 

“鸣人。”

 

“嗯?我在呢。”

 

“你觉得这种行为很恶心吗?”

 

“嗯?什么行为?”

 

“山口先生的。”

 

“…也不是恶心吧…只是觉得无法理解,也很难接受。因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会口口声声的说爱一个人,却对对方做出这样的行为。”

 

“也许他…”没有了后文,只有沉默。佐助像是如鲠在喉,鸣人都能透过电话听见他吞咽的呼吸声。

 

“也许怎么…?”等了大概一分钟,鸣人终于发问了。

 

“没怎么,我马上有个会议开,挂了。”

 

“好的拜拜。”

 

握在手心的手机第一次有硌手的感觉,手中急切的想要捏紧什么东西,来缓解这种来势汹汹的忧虑,敏感的直觉嗅得到空气中的不寻常,即使隔着手机,隔着距离,隔着空间,看不到对方,鸣人也能想象佐助欲言又止的表情。更要命的是他仍旧一头雾水。

 

他很想马上回拨过去,但是他怕影响佐助开会,于是他一直等着,直到雨都快停了。下过雨的木叶街道一片绿色的清新感,雨雾朦胧,从鸣人这里看过去整个街市透露着婉约的美感,机车看不太清全貌,只有一把把伞立在上方,仿佛上个世纪里的老街,韵味十足,铃音悠长。

 

他的手机短信提示音终于响了。

是佐助。

 

上面只有三个字:分手吧。

 

                                                TBC


评论 ( 4 )
热度 ( 76 )
  1. 下页※海贼迷ASL♥珊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