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佐鸣】天生一对(十)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你现在要搞清楚的疑问就是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他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缓慢的敲击着玻璃桌面,在商场上雷厉风行惯了的性子促使他沾染上了这个习惯,就是谈话时喜欢用一些小细节给予对方压力。也许鸣人想的很对,佐助的确有些过重的职业病。

 

毫无疑问他的气场很强,而此时并不是需要气场的时候。他们只不过是两个闹了小矛盾的普通情侣想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把问题解决清楚,但显然佐助并没有这么想。他将这个问题看待的过分严肃,不是说严肃点认真点不敢,而是他这种严肃中有着陌生的冷漠感,鸣人尝不到感情的味道。他甚至觉得,他们现在坐在这儿,像两个仇人坐下来谈判。

 

 

    “也不仅仅是这个,”鸣人正试图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抵抗这股冰冷的低气压,某种程度而言他并不惧怕这样的人,他只是讨厌现在的气氛,以及佐助单方面的抗拒感,“我觉得你有很多事情都没跟我讲过,我想要了解你,但你总是拒绝给我了解你的机会。”

 

     佐助垂眸思索了一会儿,再次抬头的时候依旧是不变的表情。

 

     “我不愿意伤害你。”

 

     “嗯?”鸣人因为这跳跃性的话还没回过神来。

 

     “分手的原因,我不愿意伤害你。”

 

    “你为什么会伤害到我?”佐助似乎还在抗拒着说出鸣人想要的答案,他及尽避把真相摆出台面,而是用这种模棱两可的借口企图搪塞,这太无用了,他根本应付不了鸣人,“因为你喜欢SM吗?”

 

     “呵。”佐助的唇角轻扬,笑起来的模样很好看,只是眼睛里的冰霜仍旧覆盖在眼球上当,看的人浑身凛冽,“是,也不是。”

 

     “你太小瞧我了,总裁大人。”鸣人突然站了起来,他大跨几步走到佐助旁边,正面对着坐到了他腿上,然后用力的吻住了他。生涩的挑逗却意外的很有效果,溢满阳光的躯体散发着毒药一般的味道,佐助发现自己完全抗拒不了。很快他就被动的来了感觉,顺从的本能的把鸣人压在了这张桌子上,两人激烈的互相拉扯着对方的衣服,刚才还清冷正派故作正经的谈话的总裁,此刻像是一头发情的狮子,鸣人简直要快活的笑出声了。

 

      但是问题依旧出在下半身那个地方。佐助还是按住了鸣人企图扒他裤子的手。

 

      “这个时候你要怎样呢?”鸣人不服输的坏笑道,蓝色的眼睛里在柔和的白光下闪着澄澈的光,“鞭打我?拷住我?捆绑我?”

 

     “我劝你还是不要玩火。”

 

      “哈哈哈哈哈宇智波佐助,你是什么火?你是冰还差不多吧?”

 

      佐助从他身上起来了,他整理着衣服,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我们先把事情说清楚。”

 

      “好,”鸣人也十分爽快的腾的站直了,“那等到没有问题的时候,我要在这个地方和你做个爽。”

 

   佐助不知道该为他的不知天高地厚而担忧,还是该为他开放热情的想法而欣喜。不管怎样,他很确定这个笨蛋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越是激将自己就证明他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他正在担心,害怕,所以他习惯用这些轻松的伎俩糊弄过去。这些佐助都清楚的。

 

     “首先关于我有两件事你必须搞清楚。”

 

      “你说。”

 

     “第一,我不做爱,我只会狠狠地操你。”他望着鸣人,没有一丝笑意,冷静的让人胆寒。

 

      “然后第二呢?”他的确被这句话惊到了,但是他刚才已经把话放的那么大,他不可能因为这么一句话就怕。而且除了惊以外,他还真的不怎么怕。他笑着问,这笑容看起来很真实,佐助不由得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

 

     “跟我来。”

 

他带着鸣人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些西方艺术画,由于灯光偏暗,走廊悠长,且这些艺术画的色调大都以冷色系暗色系为主,莫名有一种让人阴寒的感觉。走廊尽头有一条通往楼下的楼梯,他们踏在楼梯上的步子得得作响,下一层依然是与上一层大同小异的摆设,不过引人注目的是角落里那间红色的门通往的房间。

 

 而这个房间的确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当第二次见到类似于山口家的地下室看见的东西时,鸣人已经没有过多的感觉了。事实上,在进入这个房间的前一分钟,他就已经猜到了。

 

     但佐助的这个房间和山口的房间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同。山口的房间是闭塞的,阴暗的,阴森的,像一座逃不出去的囚牢,他的心脏被深深地压迫着,除了抗拒与逃离,鸣人不想有更多的接触。而佐助的却是沉静的,优雅的,摆放整齐,分门别类,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什么高档收藏品的收藏室。与其说是SM器具室,倒不如形容是一个情趣房间。

 

鸣人走上去好奇摸了一根羊毛皮鞭,还有一个金属手铐,他联想到了那一天去山口先生家里的情景,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并不能想象这些东西用在自己身上时的情景,因为单单是用手触碰他都觉得这些死物隔着皮肤表层凝滞了他的血液。

 

“所以,我们每一次都必须用上这些东西?”鸣人吞咽了一下,可以看出他现在非常紧张。

 

“不一定。”

 

 “嗯?”鸣人有些惊喜的睁大了眼睛。

 

 “但是你必须习惯。”佐助很快就剥夺了他的希望,“我之所以之前不愿意和你发生关系是因为,我不想在后来突然有一天变成这样吓跑了你。”

 

“你必须从一开始就要搞清楚我本来的样子。”

 

“但你却选择了直接和我分手。”鸣人笑着强调了这一点。

 

 “那是因为我不敢。”佐助的眼神有些迷惘,鸣人不禁怔然,“不敢”这两个字从宇智波佐助的嘴里说出来多么新鲜啊,新鲜到让他连吃惊的表情也做不出来。一种酸酸的喜悦突然流淌进了心窝,他本应该笑,然而他却实在笑不出来。

 

“那些弄清楚的人,没有一个留下来的。但是我无所谓,因为我对他们的喜欢远不到使我纠结怀疑和退步的地步,但是你不同。”

 

佐助捧住了他的脸,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个动作,他们脸贴的很近,却又始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刚刚好看得清彼此的眼睛,“鸣人,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他没说完,但是他的眼神替他说出了接下来的话,说是深情的凝望也不为过,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懊恼。

 

而鸣人是懂的。他的手抚上了佐助捧他脸颊的双手,然后柔声说道:“没有什么敢不敢的,因为在我心中你就是你,是宇智波佐助,是我喜欢的人。”

 

“好了,事情搞清楚了,可以按照我说的做了吧?”鸣人贴上了佐助的笔尖,长长的眼睫扑打在他的眉宇上,他的的世界里仿佛涌入了一片纯粹而幽深的蓝。他顺势吻住鸣人亲了一口,“待会儿不要哭出来。”

 

“切,谁怕谁啊?别小瞧人混蛋佐助。”

 

 于是我们的总裁大人就把鸣人小记者一把扛在了肩上,鸣人哈哈直笑。因为他觉得肚子上有点儿痒,“佐助你不用这样吧哈哈。”

 

“我又不是第一次扛你。”佐助拍了一下他的屁股,鸣人愣愣的,看起来傻的可爱。

“喂喂喂,那个…你今天,可以稍微柔和一点儿吗?”鸣人努力的转过头,但是他依然只能看的到佐助的后脑勺。

 

“哼,你刚才不是一副很不得了的样子吗?”

 

后续请走外链  

                                                                                                               、

                                                                                                       TBC


不是很想写肉,但是这个题材这个坑都是我自己挖的,跪着也要填完。思考了一下后续,希望能尝试着把后面的SM情节一笔带过或者简略下来。已经拖了快一年我实在不想拖到开学,只希望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快点完结,其他的我都不想管,也不在乎。

评论 ( 22 )
热度 ( 13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