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所欲,来去自如。

【叶黄】 Mission: Love (ABO架空/上)

   一,ABO架空,会引用原著里战队的名称为小队组别名称。

   二,反正文中的叶黄就是两个暗杀小队里的人凑到一起做任务,有肉渣

   三,ooc, bug请原谅我!!!绝对HE! ! !谢谢!!!爱你们!!!

 

                                    序

   名为LOVE的致命毒药,拥有着混乱ABO世界的超凡功效,研制者由一名疯狂的天才研发而出,这个天才是一个O。他早年由于受到ABO制度的深度荼毒,导致思想扭曲,他的才华由于仇恨得到了空前的释放,他耗费半生的心血研制出了名为LOVE的药品,此药物只针对于A,从A损害A的生理机能,并且还会在身体内植入比O还要频繁的发情期。

 

他们会从操控者变成比O还要更低下的被操控者,身心皆受折磨。疯狂的天才在进行着他的疯狂报仇之时,不在少数的A遭遇了他的毒手。后来他甚至为了扩展和增强LOVE的功能与功效,不惜抓来大量的A来进行试验。那其中的大部分A都在折磨之中选择了自杀,毕竟生不如死。一只虎变成了一只猫,一只鹰变成了一只雀,就算还能苟延残喘,但身为强者的尊严又岂能甘心被践踏呢?

 

这个听起来惨绝人寰的毒药,却被取名为LOVE。天才给出的原因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爱与和平。

 

而这个疯狂的天才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在奋战着,他以金钱收买强壮的B,以药物威胁部分的A成为他的军队,而且他拥有着一大批因为同仇敌忾的信念的O成为他忠实的拥趸者。天才为这批O研制出了药效突出的抑制剂,并且加强着他们的体格训练,那些由于愤怒所支配的热血O们,竟成了天才手下不亚于A和B的战斗部队。

 

天才率领着他愤怒的门徒们横空出世,在这个A占少数的世界里,这样的一场无妄之灾使得人心惶惶,政府紧急调动出一批特别暗杀小队,对天才的部队进行了大范围的围剿,长达四年的对抗中,天才的部队终于岌岌可危。

 

只是名为LOVE的毒药,仍在敌手。暗杀小队派出了各个小队最为突出的精英,在制定了精密的计划与详细的步骤后,精英小队决定对天才的总部进行最后一次总的突袭。

 

                                    (一)

 

黄少天真的没有想到他的搭档会是叶修。

 

这是魏琛的安排,他知道魏琛是一定会为着自己考虑的。他是整个暗杀小队里为数不多的O,而大部分的O都选择待在总部做一些文职工作,为他们制订营养餐,安排他们的每日训练目标,为每一位成员做出每周体格健康指数是否达标的表格,参与作战计划的讨论,还有一些更精明的O会留在拆弹部队,或是枪械制造。

 

这样冲锋上阵的O放眼整个暗杀小队,只有黄少天一人。

 

他知道魏琛会为他安排一位能力顶尖的A成为他的搭档,尽管心有不甘,但他毕竟是O。可他万万没想到魏琛把整个暗杀小队的第一人安排给了他。

 

“你都看了我一路了少天大大,还没看够呢。”叶修点燃一支烟,从越野车上跳了下来,副驾驶上的黄少天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紧随其后。

 

疯狂天才的基地非常大,而且分布的并不紧密,所以就以小组分配从各个方向进行围剿。

 

疯狂天才的军队早已所剩无几,残兵败将对于暗杀小队的成员们来说,没什么可怕的。最棘手的还是找到天才的准确位置,以及防备着那个智商200的天才,还有找到名为LOVE的致命毒药并有效摧毁。

 

“喂,老叶,你等等我呀!”黄少天在后面小跑了几步,前方的叶修已经闲庭信步的抽起了烟,他侧头瞟了一眼赶上来的黄少天,又假模假样的抬头望了望天:“这太阳今天也不是从西方升起的呀。”

 

“你在说什么呢?”

 

“——不然怎么这一路你一句话也没说?”叶修掸了掸烟,笑着看向黄少天,“您是改走深沉路线了吗?平常嚷嚷着和我PK的劲儿呢?”

 

“去你的,”黄少天撇撇嘴,“我不想说话就不说呗,你别拐着弯嘲讽我话多啊。”

 

“你不会是,紧张了吧?”叶修突然顿住了脚步,黄少天也跟着他一同停了下来。

 

“本剑圣怎么可能紧张,叶不羞你也太小瞧人了,这点任务算什么,我的能力可是一级棒,就算没你这个搭档我也照样能应付。”

 

“我不是说你因为任务紧张,我是说,你跟我待在一起是不是很紧张?”

 

“我为什么要紧张你以为就算你是整个暗杀小队公认的第一我就会被你的能力惊的五体投地不能自已吗?想多了你叶不羞。”他说着便自顾自的接着走了,叶修也跟着一同上前了。

 

这处基地在一个荒废的郊区工厂,有几幢建筑燃烧着烟雾,旁边一个沟渠里排放着各种化学废料,他们脚下是一片废墟,建筑物的骨架还剩下一点残余,玻璃碎片有着隐隐的微光,太阳大部分隐藏在云层里,空气沉闷,还有一丝燥热。

 

 

“放心,哥会保护好你的。”

 

“切,臭不要脸的谁要你保护我了?我自己完全能保护我自己。我们是搭档,是搭档,用不着谁保护谁。”但是他心里因为叶修的这句话感到很愉悦,无法抗拒的愉悦,因此他就算说着不好听的话,笑容依旧飞扬在嘴角。

 

 

他们听见了一阵脚步声,从前方无法看清视线的废墟深处传来,拥有强烈警觉性的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就近躲藏在了一排钢筋混凝土的后面。

 

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还负着伤,三个人除了手中的冲锋枪,其他的装束看起来与难民无二。看来,确确实实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

 

叶修对黄少天比了几个手势,意思是:前面两个归我,负伤的归你。黄少天心里不太高兴,但是现在这情况他也不会这么没分寸的和叶修争。勉强同意了,点点头。只见叶修从怀里掏出了两把左轮手枪,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对准了那两个人的脑门,上膛之前她最后向黄少天示意了一下,黄少天腰间的冲锋枪也已经对准了他的目标。

 

三个人中的某个人的视线终于从钢筋的缝隙中窥探到了叶修和黄少天,然而他还来不及发出指示,就已经被叶修的手枪爆了头。啪啪啪几声脆响,麻烦已经解决了。三把枪,却几乎只听得见两声枪响,很少有人能把双枪使得精妙,尤其还是手枪。叶修把手枪别在了腰上,拍拍手便站了起来。他的腰后是小队分配的冲锋枪,而他却很少使用。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叶修的能力,但那时候毕竟都是日常训练,这样外出一同作战,真的是第一次。而他心里的不安却似乎更加重了一些。诚如叶修所说,他的确紧张,他紧张的不是任务的艰巨性,而是紧张他给叶修拖后腿。他真的害怕过程里他的O属性会带来什么麻烦,尽管他来之前吃了足够的抑制剂。

 

他们跨过那几具尸体,黄少天低下头无意中看了一眼其中某具死不瞑目的尸体,暴凸的眼球里布满血丝,那执着而愤恨的眼神令他心悸。

 

走了一路,他们仍然提高着万分的警觉度,然而却没有再碰上一个敌人。畅通无阻的来到了一处地下通道的入口,入口旁杂草丛生,里面漆黑一片,而这里面极有可能是疯狂天才的藏匿之所。他们不能放过任何机会。

 

                                     (二)

他们从怀里拿出手电筒,一起走了进去。黄少天将别在军靴里的瑞士军刀拿了出来。他们轻手轻脚的,高度戒备着周围的一切。他们先是经过一段楼梯,而后便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通道,里面的环境不算完全的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也需要光亮才能看路。周围的墙壁都是老旧的水泥墙,有些缝隙角落里布满了厚厚的青苔,还有滴答滴答的落水声,隐隐约约的闻得见一股潮味儿。

 

长期的高强度训练使他们对于未知的危险具有强烈的敏感性,但是黄少天却觉得身旁的叶修悠闲的就像在散步一样。

 

“你拿着一下。”叶修把手电筒递给了黄少天。

 

然后他便从上衣口袋拿出了烟和打火机,姿态与平常无二,夹在两只手指间的烟放进嘴巴里,像是嚼着口香糖一样普通。

 

“这时候你还有心思抽烟吗?真是个老烟枪,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这笔事。”

 

“为什么没心思?”叶修拿过手电筒,“倒是你,从来的时候到现在话都太少了,这可不像你啊少天大大。”

 

“这得分场合你知道吗,比方说现在这个情况,我要是一直说话一直说话把你搞得精神无法集中突然有危险了你没注意到受伤了那不就得我背锅了吗。”

 

“哦,照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少天大大少话之恩了?”

 

“那可不。”

 

他们的说话声在通道里散发着断断续续的回音,刚才顾着探路处于戒备状态的黄少天还没注意到,这会儿停止了说话声再次恢复到了死寂中,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地方静的可怕。

 

 

“少天,你用不着这样不说话,”叶修侧头看着他,微笑的眼睛微微弯起,“你想说话就说,这种时候听你多说话,我心里反倒还舒坦一些。”

 

“是吗?你平时不都还嫌我烦吗?”他忽然感觉面部发热,低下头声音越说越小,叶修只听见了“是吗”两个字,后面那句话嘀嘀咕咕的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

 

“没什么。”

 

他们继续前进,却一直未曾到达尽头,这路似乎长的可怕,而且前方的光线越发昏暗,黄少天也把手电筒打开了,两束光到处向四周照着,时而交汇,时而融合,就像他们的呼吸声一样。

 

“老叶老叶,我们先停下来。”黄少天一把拉住叶修,“你说这前面哪个地方突然有什么陷阱怎么办,像是踩上去突然就嗖嗖嗖射出几支箭,或者掉下去被关在什么牢里,又或者墙壁突然朝里挤,把我们活生生压扁了怎么办?”

 

 

“你以为盗墓呢?”叶修已经抽烟了第四根烟,正准备接着点燃下一根,黄少天突然夺过了他的打火机。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看咱们还是先扔个东西过去看看。”说完,就将打火机扔到老前面,落地声传来,还有小小的回音,而后什么事也没发生。

 

“我看你是故意要扔我的打火机吧,”叶修无语的看着黄少天,“幸好哥多带了一只。”

 

黄少天也没再说什么,就感觉刚才的举动实在蠢的慌。赶紧上前几步走了。再走了不到三十米,他们就看见通道分叉成了两条,一条直行,一条右转。

 

他们停在分岔路口,互相对望一眼,叶修的烟还剩半截儿,他把烟扔了。“走哪边儿呢?”叶修说道,但是他的语气一点也听不出来苦恼或是惶惑。他笑着看向黄少天,像是征询他的意见。

 

“不如我们分头行动?”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这个建议他觉得十分可行。

 

“不行,太危险了。”叶修少见的展现出了严肃的表情。

 

“这有什么危险的?你是不是质疑我的能力啊,跟你说叶不羞你少瞧不起人了,我在我们蓝雨小组里的身手不说第一但也是数一数二的,还是说你是因为我是O所以你觉得我不行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没有质疑你的能力,”叶修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分开行动会非常危险。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选哪边都不可能百分百安全。所以啊,少天大大我知道你不怕,但是哥怕了行吗?哥不想一个人,哥想和你一起行动可以吗?”

 

“既然…既然这样的话,本剑圣就成全你好了,行行行,咱们不分开行动了。”黄少天感觉身上臊的慌,叶修说怕他当然不信,只是过分深究这背后为什么他一定和自己在一起行动的理由时,黄少天就觉得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很微妙的感受。

 

 叶修在黄少天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摸索着什么东西的时候,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轻轻笑了。

 

黄少天掏出了一枚硬币:“正面直行,反面右转。”

 

“行,听你的。”

 

硬币落在黄少天手上。天注定他们是必须要走弯路的人。

 

                                (三)

 

右转了大概几十米,前方的光线渐渐亮起来。但周围的墙壁,地面,更加破损,陈旧。两人发现地面或大或小裂开了一道道口子,上面也是,墙面也是。墙角处生长着并不茂密的杂草,青苔从上面顺着墙壁一直长到地面,绿油油的,弥漫着潮湿的气息。

 

地面上大大小小的碎石块,两人踢踢踏踏的,激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虽说光线越来越亮,但是却依然看不到前方的尽头,他们心中暗自感叹着这个基地的复杂构造,又有些汗颜的想着难道这些东西也是疯狂天才涉及的吗?

 

“老叶,你有没有发现地面越来越软了。”黄少天问道,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这种软是那种让他们感到地面随时会塌陷的软。他感到地面的裂缝越往前越多,越往前越大。并且随着他们的脚步声还有轻微的抖动。

 

“嗯,发现了。”叶修停住了脚步,“而且我还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

 

黄少天仔细的嗅了嗅,确实是有那么一股香味,诡异,浓厚,而且刺鼻。他感到浑身上下都不舒服:“还要继续走吗?”

 

“嗯,”叶修将另一把左轮手枪也掏了出来,“你跟在我后边儿,别随便乱动。”

 

滴答的水声不知何时早已消失,通道的视野越发的开阔,明亮,但却并非预示着尽头。

 

 

叶修差点被一块大石头绊倒,黄少天在后面便用军靴踢开了石头。就在这时,地面陡然塌陷,猝不及防,两人一同落坠,叶修紧紧抓住了黄少天的手。并没有如武侠小说里一样落到什么无底洞里永远下坠,也没有滚进什么隧道,呈翻滚式的下坠。就只是呈直线下坠,并且几秒钟后就被硬邦邦的地面嗑的疼痛无比。

 

枪管别在身上这么一掉下来,把他们的腰顶的生疼。

 

“少天,没受伤吧。”叶修依旧抓着他的一只手,而且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的全身上下,这样一来,他们的距离隔的非常近,叶修这么看着他,黄少天觉得自己一抬头就要和叶修碰到鼻子了。

 

“哎呀老叶老叶你别把我当成个瓷娃娃行吗,本剑圣身强体壮的完全没事。”

 

“嗯,那就好。”叶修往后退了退,两人一同磕磕绊绊的站了起来。他们不约而同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前面是一道金属铁栅门,其他三面都是墙壁,修葺整齐且平整的水泥墙壁,没有裂痕,没有青苔霉菌,从金属铁栅门在传来隐约的光线。这是一座囚牢,一座四四方方的,不见天日的幽闭囚牢。

 

他们抬头看,落下来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闭合着,在他们还未整理好力气重新爬回去的时候,上面就已经被堵死了。还真的有什么机关吗?叶修无语的叹气。

 

黄少天往金属铁栅门上开了几枪,砰砰砰火花四射,烟口冒着热气,看起来好一番激战,但却对金属铁栅门没有一点损害。而这个门上根本没有锁,它应当是从上往下的卡住入口的。于是两人试着掰开底部抬了一下。虽说两人在暗杀小队里接受的是军事化的训练,黄少天作为一个O在抑制剂和体能训练的基础上他的力量甚至超过一部分B,而叶修就更不用说了,暗杀小队各方面能力都在顶尖的A,但此刻他们无法把这个金属铁栅门撼动分毫。

 

叶修已经放弃,坐在地上揉了揉腰还有肩膀,掏出烟,点燃,姿态优雅,看起来一点不像个落入困境的人,反倒像一个闲适的漫步到此处的人。

 

   黄少天还在使劲儿的抬着铁栅门,累的满头大汗。

 

   “呵,还真被你毒奶了,我们果真掉了下来。”叶修轻笑一声,打趣道。

 

黄少天颓然的坐到了地上,用手擦了擦汗:“可恶啊,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我就那么随口一说的,这也太倒霉了吧,本剑圣大人难道就要栽在这种鬼地方了吗?”

 

“总会有办法的。”叶修站起身,在墙壁上开始敲敲打打,耳朵扒在上面试着听动静。没错,他在找是否有空心的墙壁。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他也跟着一起帮忙。忙活了一阵,很不幸,都是实心的墙壁,而且分外坚硬。

 

两人靠着墙壁坐了下来,黄少天把头埋在臂弯里,靠着膝盖,看样子挺郁闷的。叶修忍不住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他很快抬起头来:“喂喂喂你个叶不羞不要把我当小孩子一样好不好?!”

 

“你本来就比我小,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都还是个毛孩子,”叶修给黄少天递出一根烟,“要抽吗?”

 

“我不抽这玩意儿。”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在裤子口袋里掏东西,拿出来一看,手机已经碎屏碎成了渣渣,他瞬间又恢复了无精打采的郁闷状态:“老叶,你有带手机吗?”

 

“我平时都不喜欢这玩意儿,这会儿出任务更加没带了。”

 

“我靠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啊啊啊!!!”黄少天狂躁的抓头发,他抖动着身体,急得快要崩溃了。

 

 

     “你现在乱叫只会浪费体力。”说着,叶修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金属铁栅门旁像是在嗅什么东西,黄少天狐疑的看着他的背影,而后他转过身,对视中,黄少天的眼睛慢慢睁大,震惊而惶恐。

 

刚才在通道里闻见的香味,此时正来势汹汹的从门外飘来。像是迷迭香的味道,刺骨的诱惑,性感的挑逗,那香味像是轻柔的翎羽一般抚过他们的皮肤表层,在他们的敏感之处扫荡着,张开他们的毛孔,自动的接收这露骨的香味。钻入他们的鼻腔,嘴巴,随着呼吸进入肺部,然后吐出,像烟一样在他们的呼吸道中过滤着,融入血液,渗入骨髓,他们的身体开始呈现不同程度的燥热。

 

“老叶,你说这不会是LOVE吧?”黄少天担忧的看着叶修,如果真的LOVE,那叶修就危险了。

 

但叶修笃定的摇头:“LOVE只能依靠口服或者注射,靠气味无法达成。”说完,他紧张的看着黄少天,因为黄少天的面部已经开始渐渐呈现潮红,而且满脸汗水,而自己就像是提前进入了易感期,他闻到了黄少天的信息素味道,甜甜的香橙味,与空气中弥漫开来的迷迭香比起来,格外清新,醉人。那味道丝丝缕缕的钻入他的鼻子,像一层无形的网纱罩住他的身体,那网纱像是在火中炙烤过了一般,他的身上呈现出惊人的热度,叶修知道情况不妙了。


一辆车速不太高的车点proceed


他们的身上沾满了在地上滚动的灰尘,脏兮兮的,他们穿好衣服,黄少天离叶修远远的坐到了这个囚牢的最远的角落里。叶修就坐在原地,点燃一根烟,淡蓝色的烟雾漂浮在他们之间,像一堵无形而厚厚的屏障。这是黄少天在叶修面前,沉默的最久的一次。他好几次张口欲言,却在几次眼神的对视里败下阵来。

 

他无法大大方方的感谢叶修,也不能愤恨恼怒的骂叶修。不管怎么说他帮了自己,尽管是自己厌恶的方式,尽管是他并没有恳求的。但是他没有忘记他们此时还在做着任务,而且他们还被困在一个无望的囚室里,找不到脱身的方法,也许这里不久后又会有什么毒气,诱导素,或许他们的同伴会一直找不到他们,或许他们会死在这里。

 

“老叶,你…”黄少天站起来的这一刻,脚下突然踢到了什么东西,叶修闻声看过去走到他那边,两人拿出手电筒一照,赫然都吃了一惊。昏暗的角落里,有几具分解的七零八落的碎骨,还有几缕黑色的头发丝沾满了厚厚的灰尘,纠缠着团成一团团。大概有三个人,但是死去的时间应该都不太相同,叶修猜测,这些应该是惨死在疯狂天才的LOVE手里的A们。先让他们喝下LOVE,然后把他们扔到这个地方,用诱导素使他们像O一样发情,在反反复复的折磨里痛苦的死去,葬身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两人一时无话,叶修像是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表情看起来有些晦暗不明。黄少天看着这些碎骨,恻隐之心在胸腔内蠢蠢欲动,他蹲下身,动手整理着这些碎骨还有头发丝,想把他们拼凑在一起,过了一会儿,叶修却突然说道:“少天别动!”

 

“怎么了老叶?”黄少天虽然不明白怎么了,但听见叶修口气这么严肃,也就不由得停了下来。

 

只见叶修俯下身,用手轻轻拿开了最里面的几块骨头,然后吹开表面的灰尘,将几团纠缠在一起的头发丝挥到一边,一个圆形的金属小门出现在眼前,上面还有一道锈迹斑斑的锁,那锁上似乎被各种钝器磨过,却始终无法凿开。

 

叶修和黄少天笑着看向了对方,他们都在对方的眼中,读出了欣喜的希望。

 

                                 (五)

叶修用手枪射开了锁,他们打开这个圆形小门,漆黑的下面看不分明。黄少天往里面射了几枪,除了砰砰砰的回音,什么也没有。

 

这个通道很窄,只能容纳一人先通过,无法同时进入。“我要先进去。”黄少天抢在叶修前面开了口,叶修想起刚才在外面自己要黄少天跟在后边,然后他就把那个石头给踢开导致他们掉到了这里面。

 

“好,你先,哥跟着你,等着少天大大给我开路。”

 

他们跳下去之后,就有一条横着的管道超前伸延,狭窄程度和形状构造让黄少天想起了下水道,一瞬间有些作呕,但是这里也没什么可疑的臭味儿,估计也不是。管道内有着一滩滩浅浅的水,他们以爬行的姿势前行,胳膊还有膝盖都被打湿了不少。黄少天左手拿着电筒,右手拿着瑞士军刀,在前方缓缓开路,叶修跟在他身后。

 

好在他们平时训练过在纱网覆盖的泥地下练习过匍匐前进,这样爬着比匍匐要简单的多,因此他们的速度并不慢。

 

“老叶,你说,为什么疯狂天才还要在那里故意设计那样一个东西呢?他就不怕他们真的逃走了?”前方的黄少天突然发问。

 

 

“也许这之前并不是囚室,也许这只是那个疯子另外想出的膈应人的方法,”叶修顿了一下,“故意设计一个看似是希望的出口,他们却没有能力打开这个出口,徒增绝望与痛苦。”

 

“是吗…?”黄少天的声音很轻,“那这样也真是够变态了,这种人真可怕。”

 

“而且这里通往哪里还是未知,也许我们会到一个更可怕的地方也说不定。”黄少天突然停住前进的动作,叶修的脑袋差点撞上黄少天的屁股,他郁闷的朝后退了一点:“剑圣大大停下来之前就不能先说一声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黄少天干笑两声,“本剑圣有些走神。”

 

 他们继续前进,黄少天却未再言语。这时,一阵细微的吱吱声传来,黄少天吓了一跳,瑞士军刀朝前挥去,却听见身后的叶修的嗤笑声。“老鼠您都怕呀,真不愧是少天大大。”

 

“怕你妹呀叶不羞,我这是有安全意识好吗?哪像你这么老不正经的我看你待会儿一不小心受伤了流血了都说不定呢。”黄少天脸上实在挂不住,连忙糊弄几句垃圾话过去。

 

叶修停止了笑意,轻声地,温柔的说了一句话,像是承诺,像是誓言:“放心,就算前方是比刚才更危险的地方,哥还是会保护你的。”

 

“本剑圣强的很…才不要你保护呢…”他的声音小小的,因为他害怕一大声,就把那些心底藏着的喜悦,无所遁形的暴露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这条通道在拐了一个弯儿之后变宽了,正好能容纳两人同时前进,叶修赶紧爬到黄少天旁边,接着两人并驾齐驱的前进没多久,终点就到了。

 

或许他们今天一整天的幸运都给了这一刻了。他们直接到达了疯狂天才秘密研制室的顶端,这是一个通风口,有几个铁架子横亘在矩形的口上,叶修和黄少天两人默契的止住所有声音,盯着下方的一举一动。

 

这里是秘密基地的顶下方,研制室里点着昏黄的壁灯,各种化学仪器还有颜色各异的瓶瓶罐罐摆放在一条靠墙的长桌上,上面摆放着专门盛放瓶瓶罐罐的架子,整齐的排成三列。那个疯狂的天才原来已经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肥胖男人,秃顶,啤酒肚,黑色框架的眼镜架在他扁平的鼻梁上,厚厚的嘴唇嘟嘟囔囔的不知在说着什么。他的身影映衬在昏黄的灯光里,圆圆大大的影子投射在对面的墙壁上,显得十分可怖。一个丑陋的人,本可以靠才华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却偏偏将才华安放在丑陋的心上,那心日夜躁动不安,终于有一天狂怒操控了他的意识,他凭一己之力,造成了整个ABO社会长达十年的灾难。

 

这个人曾经经历过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一个恶贯满盈的人不会因为拥有一个悲惨的童年而降低刑罚,他作为人最基本的同情心早已泯灭,又何谈让别人来同情他呢?

 

叶修和黄少天偏着头尽量把研制室四周看清楚,他们发现在门的那边守着两个拿着冲锋枪的属下,缓缓的在研制室内踱步走来走去。

 

这么多的瓶瓶罐罐,不知哪一瓶是LOVE呢?又或许有很多瓶的LOVE呢?天才一直忙活着,他丝毫不因为自己的王朝力量覆灭而苦恼,仍然一本正经的研制着不知是否是LOVE的东西。

 

叶修和黄少天撬开了通风口,他们准备直接把下面那几个人全部射杀,然后把这个研制室毁掉,再从研制室的门外出去。

 

叶修拿出他的双枪,黄少天掏出腰后的冲锋枪,上膛,对准,两个下属被叶修爆头,脑浆迸裂,天才被黄少天射中心脏倒地,血液溅满了面前得地板。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跳了下去,血腥味弥漫在密闭的研制室,昏黄的灯光有些电线短路,呲呲呲的响着。

 

 

 

“你们…你们这群混蛋…不许动我的LOVE…”天才竟然还没死绝,他颤抖着想从地上爬起来,眼镜已经碎掉了,能够更加看清楚他眼神里藏着怎样的疯狂与愤怒,他摸索着想掏出怀中的枪,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地上抠挖着,发出难听的噪音。

 

“你们以为…你们能全身而退吗…”他勾起嘴角,嘴角流出的鲜血惨烈的渲染着他恶心的笑容,叶修一枪崩掉了他,笑容瓦解在了子弹穿透眉心的这一刻,暴凸的眼球像是要跳出眼眶,恐怖,恶心。

 

“少天,以后射击时记得养成爆头的习惯。”叶修走上前去,看了一眼这些颜色各异的药水。

 

黄少天跟在他身后,两人似乎有点苦恼无该怎样解决这些小东西。这时,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像死亡催眠曲一样突兀的传入了他们的脑海。脑中警铃大作,叶修和黄少天迅速朝着声源找到了堆放在瓶瓶罐罐之间的定时炸弹!还有两分钟!!

 

原来这就是天才所说的无法全身而退吗?

 

他们走向门边,这才发现门早已被高级的机械从外面锁死,他们用枪快速扫射了几下,没有作用。他们赶紧来到通风口下,叶修双手呈墩状:“少天,快,你先上去。”

 

“你…”

 

“快呀!别废话!”

 

黄少天咬紧牙关,踏着叶修的手艰难的爬了上去。炸弹的滴答声仿佛越来越快,黄少天感到时间就像一个无形的魔手遏制住他的咽喉,他将冲锋枪递下去,叶修握着枪的另一端,黄少天用尽此生最大的力气拉着叶修,他额头上青筋乍现,冷汗一颗一颗掉下来,胳膊上的筋脉暴凸,叶修不知此时是什么心情。

 

好在他们的身手都是练过的,而时间却似乎听见了他们的祷告,给了他们最后一点幸运,叶修起身之后,他们一起握着手朝原路返回,热浪从身后袭来,波状的力量从下方四散开来,像一双巨大的翅膀轻轻一挥,就卷起狂乱的飓风,他们跟生命赛跑,跟时间赛跑,不住的往前,往前。

 

天旋地转,世界仿佛崩塌在眼前,他像一个躲在混沌初开世界里的创始者之子,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与深深的沉睡里,而他感到背后有一个人抱住他,用尽全部力气的把自己揉在他的怀里,为他抵挡所有灾难与风雪,周围的天地皆是冰雪与黑暗,而他在某个人的怀里却感到了温暖与新生。

 

    这是他此生唯一一次无比强烈的希望他和那个把他抱住的人都活着,因为他有太多的话要问。

 

                                                                   TBC

 

 不好意思没检查错别字可能特别多orz

 

 

 

 


评论
热度 ( 38 )

©  | Powered by LOFTER